第219章 他沒認出她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4:12
A+ A- 關燈 聽書

也對哦,青川也得好好易容一番才行,不然以夜非墨那火眼金睛,很容易就看出來。

半個時辰后。

雲輕歌吩咐了一聲吉祥一些事,便領著青川離開。

吉祥獨留下,看了一眼正打開門要走出門的姜愷,蹲在角落裡身子也緊繃著。

她知道這個姜愷是個毒人,王妃也在昨夜跟她解釋過了。

雖然王妃說過這個人不壞,可她還是會感到害怕……

姜愷走出也沒有問雲輕歌去了何處,而是比較和善友好地朝著吉祥露出了一絲微笑說:「吉祥姑娘,請多指教。」

他為了不讓雲輕歌趕她走,早已問過雲輕歌身邊的這些人都叫什麼名字。

更何況,為了能夠好好待在雲輕歌身邊,他還得把雲輕歌身邊所有人都討好了才行。

……

「王妃,那姜愷留著沒問題?」

雲輕歌斜睨一眼青川,正好瞧見他面容上帶著的憂愁和擔心。

「你若是這麼擔心,那你別走了,留在那兒看著不就行了?」

不知怎麼,她有直覺,這青川心底有點喜歡吉祥的。

希望不是她的幻覺。

青川則是一臉非常鎮定地搖頭,一副堅決不會回去的模樣。

王妃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

……

鳳尾山。

雲輕歌與青川二人上了山後很快就被幾名黑衣人攔住了去路。

「你們是何人?」

雲輕歌回頭看了一眼青川。

此時此刻青川心底才是最崩潰的。

日後真的應該讓青玄留在王妃身邊,讓青玄跟著王妃才是明智之舉,而他,真的非常不適合伺候你王妃。

他將馱著木箱的馬兒牽到了黑衣人面前,面上表情很鎮定地解釋:「我們是負責賣布帛的,聽說你們老大最近在尋找裁縫。」

「你們……是裁縫?」黑衣人目光一瞬落在雲輕歌身上。

雲輕歌一身淡色布衣,易容的是一張清秀至極的臉,只是因為她相較於男人來說身高比較矮,倒顯得像個嬌小的少年。

「就這小白臉?」黑衣人面上浮起嘲諷。

雲輕歌:「……」

他才小白臉,他全家都是小白臉!

青川一向表情不外露,所以也滿臉認真地點點頭,「是,就是我們。」

黑衣人相互對視了一翻,二人也不言語,但卻二人卻做著奇怪的手勢。

這樣的舉動似乎更像是手語。

用手語當做暗號,如此一來,別人也無從得知他們手勢之中表達了何種意思。

雲輕歌劉敏輕揚了揚,倒也有了幾分興緻。

「好,你們跟我來。」身形更壯碩一些的黑衣人率先出聲,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隨即領著雲輕歌和青川踏入了他們鳳尾山的地盤。

做衣裳這事兒,確實是他們老大最近要做的。

老大最近看上了個姑娘,可不就是想把對方強娶過來,所以要做衣裳。

這事兒……整個西臨城的百姓都知道。

其實他們叛軍在此地,西臨城的百姓並不反對,甚至還極其歡迎他們的到來。

自從他們出現,這兒的官兵都老實了許多,連壓榨百姓的行徑都少了許多。

雲輕歌跟隨著他們的步子往裡走,打量著四周的布置,很意外。

這兒布置很古色古香。

一開始聽鳳尾山這名稱時,她本以為這些叛軍是準備佔山為王,以此用土匪寨子也掩蓋自己是叛軍的身份。現在看來,他們還是一群會享受生活的「叛軍」了。

關於大反派集結叛軍兵力這事兒……

她從心底佩服大反派。

凡事要做兩手準備,說的大概就是夜非墨這樣的男人。他凡事都需做到有把握,倘若皇帝不肯讓位,這叛軍就可以派上用場。

皇帝在書中雖說對大反派有些疼惜,可隨著太子的逐漸強大的勢力和出類拔萃的表現,皇帝心中天平自然而然就越發傾斜向太子。

這次……

就看大反派對叛軍是如何解決?

拐過長廊,經過庭院,所有布置都不輸帝都王府的奢華。

七拐八拐之後才在一處美不勝收的別苑裡停下了。

「啪」地一聲清脆響聲,是棋子落盤的聲音,

雲輕歌抬眸一看,面上毫不意外。

果然,夜非墨在這!

而且他沒有易容。

她已經許久沒見他了,更是很久很久沒見過他真容了。

從雲輕歌的角度看過去,正好看到男人那完美無瑕的側顏,如鬼斧神工般的線條沐浴在微暖的陽光下,明媚又妖孽。

青川也看見了自家主子在場,渾身一個激靈,只覺得有股涼意從頭到腳襲來。

他真覺自己完蛋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而坐在對面的是一身青衣的少年,五官上稍稍有些稚嫩,可他的眉眼間卻泛著不屬於這般年齡的沉著和睿智。

這應該就是小說里的魏王了!

兄弟兩倒真有閒情逸緻在這兒對弈,渾然不知別人心底擔憂什麼!

雲輕歌心底也是懊惱的,現在真想上前去給那淡定如斯下棋的絕美男人一個暴栗。

「老大,有位裁縫主動說給您縫製衣裳。」

領著雲輕歌踏入別苑的下屬走至魏王身邊,點頭哈腰地輕聲說道。

魏王別看年紀小,可這本事還是極大的。

他目光盯著棋盤就沒有抬起過,隨口應道:「既然是裁縫,讓他去給新娘量個尺寸。」

下屬點點頭。

「等等。」忽然,夜非墨那極具辨識度的嗓音響起。

這麼簡單的二字卻成功讓向來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的青川變了臉色。

他心想,完蛋。

雲輕歌卻彷彿無事人,泰然自若地看向遠處還執著白棋的男人。

他修長手指玩弄著棋子,棋子便遲遲不能落盤。

「這二位裁縫,是如何上山的?又是如何知道你需要裁縫?」

他的語氣漠然,表情也很冷塵。

而這模樣,令青川鬆了一口氣。

但也令雲輕歌心底不快。

他沒認出她,而且這言語之中的敵意,是把他們當姦細來對待了嗎?

雲輕歌內心鬱悶了。

「回這位公子,我們是昨日聽說了鳳尾山要舉辦婚禮,需要裁縫,我們最近生意蕭條,才冒著試一試的法子上山來。」

雲輕歌故意啞著聲說。

幸好來之前她吃了變聲的葯,此刻應當不會讓人懷疑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