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我痛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47:21
A+ A- 關燈 聽書

「我們不分開,」喬御琛雙手握住她的手,緊張兮兮的看向她:「我絕對不會和你分開,你要去御香海苑待產沒關係,我也跟你一起去。即便你去天涯海角,我都可以陪你一起去。」

「那安心呢?你不管了嗎?你能做到以後再也不去管她了嗎?」她笑著看向他。

喬御琛凝眉,他多麼的想告訴安然,『我真的不想管安心,可是……我怕失去你。』

但他沒有辦法說出來。

「我問過醫生,她的情況不太好,沒有太久的時間了,人之將死,最後的請求,我也不好拒絕,我跟她之間沒什麼的,我只是會偶爾去看看她,別的什麼事都不會有。」

這種解釋,連他自己都覺得混,更何況是安然。

這就是他想瞞著安然的原因。

「最後的請求?她要是跟你要我的肝臟呢?你也會給嗎?」

「我當然不會。」

「是啊,你不會,因為我現在懷了你的孩子,你不敢冒險。」

「不是這樣的,與這個孩子無關,我不會讓別人傷害你的,現在,你是我的妻子。」

安然笑,笑的很凄涼。

喬御琛凝眉:「是真的。」

安然苦笑一聲:「我以為,我們和安心,已經是兩個世界的人了,我以為,你以後真的不會再被安心左右了,可是看起來,是我錯了,你不光被左右,還因為怕我知道而一直在瞞著我。」

是她傻瓜,算錯了喬御琛愛的重量。

她以為,所謂的愛,應該是一心一意的,真心的,執著的。

可是為什麼,安心的病重,會讓他這樣揪心。

他對安心,真的就沒有愛嗎?

這樣真的算是沒有愛嗎?恐怕,他自己都不會相信吧。

喬御琛心裡慪的難受。

「喬御琛,是安心主動找的你,對吧。連我都看的出安心的目的是為了讓我痛,你不會看不出來,可你卻還是走到了她身邊,你是在幫她懲罰我。」

喬御琛百口莫辯。

安然呵呵一笑:「既然你想守護她最後的人生,那麼,我成全你,你去守護你想守護的,我給你自由。」

「你不會是……想要跟我離婚吧。」

安然看他:「你願意嗎?」

「當然不願意。」

「那我們就不離婚,」她的手輕輕的撫摸向自己的小腹:「我也不希望,我的孩子出生在破碎的家庭里,他出生后我們的關係會如何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不能讓他擁有出生證明的那一刻,父母的關係是離異。」

喬御琛緊緊的握拳。

她笑了笑:「讓我回御香海苑,眼不見為凈,這是目前,對我來說,最好的善待。」

喬御琛眉目間帶著一抹傷感:「你就不能乖乖的留在我身邊嗎?給我一點時間,只要安心離開,這輩子,我會永遠的好好的陪著你。」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不需要安心離開后你的施捨,喬御琛,我從來都不是一個懦弱的人,我也知道,這個世界上,沒有誰是為誰量身定做的,人與人之間的相處,都需要磨合,合適了,兩個人在一起生活一輩子,不合適,兩個人就彼此分開,放彼此自由。

雖然別人說你冰冷,說你孤傲,說你是閻王,可是跟你在一起的這些日子,我能感覺到,你只是面冷,內心其實並不是冰冷無情的人。所以,你想去照顧安心,我同意。你不想跟我離婚,我也答應你。但我希望,你也能尊重我的決定。」

喬御琛看她,眼神中帶著失落:「你是一早就打定主意要離開我了吧。」

「決定,是看到新聞後下的,」她表情淡定:「沒錯,我心狠,因為我恨安心,所以,即便她去死,我也不會有任何的惋惜。但你卻跟我並不是一樣的想法,你對她的珍惜,是我所不能容忍的,我不想跟你吵架,所以,我才做了這樣的決定。」

「我不會跟你吵架。」

「可你也不會因為我的話,就放棄去陪伴她人生的最後一程,不是嗎?」

喬御琛心裡一陣糾結。

安然站起身:「我回房間去收拾一下東西,今天我就回去了。」

喬御琛一把握住她的手。

安然沒有動,也沒有回頭,她心裡也很痛,非常的痛。

可是她真的沒有辦法,放他去陪伴安心。

只要他說一句,『我不會再去看安心了』,她就可以當做這件事從來都沒有發生過。

可他卻不肯開口。

這麼久的陪伴,原來還抵不過一個安心。

即便安心是要死了,可那又如何。

如果他真的只是把安心,當成一個跟自己沒有任何關係的路人,他還會在意嗎?

不會。

之所以在意,是因為他心裡真的為安心的病感到心疼。

一個心疼安心的男人,她要來做什麼?

喬御琛只是拉著她,卻沒有說話。

安然等了足有十秒鐘,才將自己的手從他手碗里抽了出來。

她挺著大肚子上樓,換了衣服,將自己平常出門隨手拎的包拿起,往樓下走去。

喬御琛進門來,擋住她:「安然。」

安然仰頭看他:「別攔我。」

「我不能讓你一個人住。」

「我讓你別攔我。」

聽到動靜,林管家連忙趕了過來。

他走到喬御琛身側:「少爺,夫人,這是怎麼了。」

喬御琛表情悲傷,沒有說話。

安然看向林管家,笑了笑:「林管家,能勞煩你送我回御香海苑嗎?」

「少爺和夫人今天要去御香海苑住?」

「不是我們兩個人,是我自己一個人。」

林管家側頭看向喬御琛,他的表情,已經說明了一切。

夫人不光知道了,還不能體諒少爺。

「夫人,這件事……」

「誰說都沒用,我要離開這裡,如果你們不放心,就把門口所有的保鏢都讓我帶走,我需要靜一靜。」

見喬御琛不說話,也不讓路。

林管家道:「夫人,我帶著幾個阿姨,跟你一起過去住行嗎?你一個人,別說少爺了,我們都不放心。」

安然與喬御琛四目相望,聲音幽幽的道:「可以。」

現在,只要讓她離開這裡,離開喬御琛,別的都可以。

林管家側身對喬御琛道:「少爺,那我先送夫人過去,有事兒您給我打電話。」

喬御琛沒應聲,可是卻放下了攔著她的雙手。

林管家和幾個阿姨,跟安然一起離開。

喬御琛踉蹌的走到沙發上坐下,久久沒能動彈分毫。

路上,安然一直在沉默著。

林管家開著車,也沒好說什麼。

回到御香海苑,安然淡淡的道:「林管家,讓人幫我把卧室收拾一下吧,我去海邊走走。」

「夫人,海邊風大,沙軟,我跟您一起吧。」

安然擺手:「不用,我一個人能行。」

她說完,就往海邊走去,林管家站在原地,有些頭疼。

他掏出手機,撥通了喬御琛的號碼。

「少爺,我們到了。」

「然然她說什麼了嗎?」

「一路上一句話也沒說,剛剛她說要自己一個人去海邊走走,不讓跟我們陪同,現在她在海邊坐下了。」

喬御琛閉目:「漢卿哥,我有些……有些快要受不了了。」

「少爺,我知道你委屈,可是再委屈也要忍住,想想夫人當年受到過的傷害,你就當做,是在接受懲罰,總會好的。」

「可是為什麼,我覺得完全看不到光明,然然她說要走的那一刻,我的心好像被撕碎了一般,我怕我放她離開后,就真的會失去她。」

林管家凝眉:「不會的,一定不會的,少爺你放心,我在這裡會無時無刻的提醒夫人,你對她有多好的。」

喬御琛嘆息:「好好照顧她。」

「少爺你放心吧。」

掛了電話,林管家猶豫片刻往安然那邊走去。

安然坐在那裡,心裡一陣發涼。

良久后,她苦笑,聲音淡淡的道:「媽,我回來了,有些狼狽,終究,我還是輸給了安心。媽……愛上一個人,為什麼會這麼,這麼的痛。如果知道,愛上的結局,是依然不能完整的得到他的心,我當初就該好好的剋制的,明知道不可以,卻還是愛了,該說我是勇敢呢,還是蠢。」

她說著,閉目,極力的忍住委屈,可是嘴卻還是不自覺的憋了起來,眼淚從眼眶裡擠落了出來。

聽到身後有腳步聲,她連忙抬手快速的擦了擦自己的眼睛。

看到她的動作,林管家為難的撓了撓眉心,已經走過來了,總不能當做沒有看到。

他上前,半蹲半跪在安然生前:「夫人,你沒事兒吧。」

安然點頭,淺笑:「沒事,挺好的。」

可是她濕潤的眼眶出賣了她。

「夫人,少爺他只是有情有義,畢竟他當年虧欠了安心小姐,你就當他是為自己做錯過的事情,做最後的補償吧。瞞著你做這件事,他心裡也不好受,他是真的在乎你,真的愛你,所以才會這麼小心翼翼。」

她淡淡的扯了扯嘴角,所有人都說,喬御琛愛他,可是為什麼,她卻從來沒有聽他親耳說過呢。

「夫人……」

「林管家。」

安然輕聲開口,「我不是沒有良心,我不否認,他曾經對我的好。就是他對我的好,把我變成了有血有淚的女人,可是也是他,又在我心上插了一把尖刀。」

她的右手,慢慢的放在了心臟的位置:「我痛。」。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