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日後便是你的人了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0:36
A+ A- 關燈 聽書

邪風本來還勒著蕭湛的脖子,一聽他竟然把所有的身份都抖出來了,氣得更用力勒住了他的脖子。

這蕭湛,沒腦子!

難道看不出來現在這樣的情況不對嗎?

蘇雲沁擰了擰眉,側頭看了一眼被面具遮了面的男人,最後又將視線落向身後的聖初雪。

聖初雪站在原地石化中。

愣神了許久許久之後,她原本拉著蘇雲沁衣袖的手緩緩放下來。

「初雪。」蘇雲沁轉頭看她。

「你……你騙我?」聖初雪指著蘇雲沁,第一次有一種被傷害的感覺。

蘇雲沁扶額。

她也沒騙她什麼,不過就是隱瞞了風千墨的身份罷了,怎麼就變成了騙?

蕭湛還在那方嚷著:「你是不是蠢,敢問女王陛下,你到別國難道不會隱瞞身份?你怪人家騙你,分明是你自己蠢……」

「蕭湛,閉嘴!」邪風趕忙捂住了蕭湛的嘴。

他還真有些慌,他是知曉蘇雲沁的所有目的和計劃,現在因為一個蕭湛,全破壞了。

聖初雪一雙眼睛通紅,腥紅著眸子從懷中掏出了匕首對著蘇雲沁,作勢要刺下去。

風千墨的眸底冷芒乍然一閃,上前拉開了蘇雲沁。

「啊!」聖初雪還沒有反應過來,人就被一股強力彈開了幾分,重重摔坐在地上。

她慌亂地抬頭看向眼前如神般佇立的男人。

仰視著男人,只能看見他的墨衣衣袂隨著夜風輕輕拂動。

她咽了咽口水,心中頓時感覺到了一絲恐懼。

殺意。

這個男人身上有很強的殺意!

「你……你要殺朕?」她的聲音打顫,腥紅的眸子里閃爍著慌亂。

她自登基做女皇開始,就一直被保護得極好,何曾面臨過如此強勢而殺氣騰騰的人。

「千墨,你等等。」蘇雲沁上前拉住了男人。

其實剛剛聖初雪要動手刺自己的時候,她是感受到的,剛剛本想用別的方式,只是風千墨的反應太快,讓人驚詫。

風千墨沒有言語,抿唇。

「陛下,我也沒有騙你什麼,我不過就是隱瞞了這位天玄國陛下的身份。這有錯?更何況,今日是你帶我來此,是你非要買下這紅衣的小倌,誰又會料到這是天玄國的將軍?」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蘇雲沁蹲下身來,平視著聖初雪的眼睛。

她又解釋道:「你要知道,你若是殺了我,就是親手毀了與天玄、古周兩國的邦交,你覺得划算嗎?」

聖初雪咬唇,雪白的貝齒陷入到嫣紅的唇里,看上去委屈巴巴的。

「你說得對。」她好像想通了什麼似的,低低地說了一句,「既然話已至此,我們回宮再說。」

她警惕地瞥了一眼風千墨。

這男人不言不語的,可身上散發著強大的氣場,讓她心中一陣害怕。

蘇雲沁站起身來,看向風千墨。

「親愛的,我先送陛下回宮,宮中見。」

她知道,風千墨肯定要跟蕭湛說什麼。

男人眸光一深,自喉際輕輕溢出了一聲嗯字。

他家小女人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善解人意了?

蘇雲沁對著聖初雪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陛下,請。」

聖初雪依舊咬著唇,因為咬的過重,唇色都泛白了幾分。

走出春樓,聖初雪的馬車依舊還靜靜停駐在門口,但聖初雪沒有馬上上馬車,而是轉頭看向蘇雲沁。

蘇雲沁也懶得出聲。

「雲沁,朕一直以為朕可以交給知心朋友。」

「是嗎?」蘇雲沁不置可否地聳聳肩,「我看陛下似乎並沒有把我當成真心朋友,畢竟剛剛想拿刀刺我的可是陛下。」

「……」聖初雪重重咬了咬下唇。

她不知道該說什麼。

「陛下,請。」

「朕自己回宮,不用你送了。」聖初雪心中對蘇雲沁的怨恨頓生,丟下一句話后,便爬上了馬車。

她的心底很失落,甚至還有些煩亂。

蘇雲沁也不攔她,幽幽的視線目送著她的馬車遠去,心底有一陣憂鬱之感。

佛光金蟬……

該死的蕭湛!

畢竟蘇家也是將門世家,所以對於他國的將軍都是耳聞,更何況還是蕭湛這樣的人物。

天玄國能夠在三大國中一直處於首位也跟天玄的戰鬥力相聯繫。

天玄有四大將軍,據說這四大將軍都是各有專長。

蕭湛最擅長的便是布陣排兵,以柔克剛,戰術總是讓敵人猜不透,讓人捉摸不透。

只是據說蕭湛長相雖然帶著些陰柔之美,脾氣卻是最暴躁的。

如此一看,確實如傳說中一樣。

蘇雲沁收斂了心思,再次踏入春樓里。

……

風千墨坐在桌案前,手指沉而有節奏地敲擊在桌面上。

「蕭湛,你為何出現在這裡?」終於,邪風率先出聲問道。

這裡可是聖女國,這蕭湛出現在這裡,是不是太奇怪了?

更何況,四位大將軍中,有兩位並不是陛下的人。蕭湛也並不是陛下的人。

蕭湛瞥了邪風一眼,不卑不亢地看向風千墨,抱拳道:「回稟陛下,臣是奉攝政王之命來此查案,只是沒想到受奸人暗算,受重傷。」

之後,他就被這春樓的老闆給撿來了春樓里。

要不是因為現在身上還有傷,他早就可以自己逃跑了。

風千墨依舊不言不語,沉冷的眸子盯著桌上的茶盞,始終沒有吭聲。

屋中的氣氛很壓抑。

蕭湛垂下眼瞼,心底腹誹:這風千墨,又在這裡裝深沉了。

「吱呀」一聲,屋門忽然被人給推開了。

蘇雲沁入屋的剎那,屋中的三個男人同時看向她。

她頓了頓,覺得自己是不是進來不是時候?

「你!」蕭湛看見蘇雲沁,原本妖冶的桃花眸子里盛著一分氣惱,「你這個女人,本將軍難道才值一千兩?你竟然用一千兩就買下了本將軍!」

蘇雲沁迎視著蕭湛,她瞥了一眼默不作聲的風千墨。

看得出來,蕭湛一點都不懼怕風千墨。

這位風千墨的臣子,看上去性格有些……二?

蘇雲沁慢慢將門給闔上,緩步走至風千墨的身側,揚眉道:「既然知道你已經被我買下了,就該對主子客氣點。」

「你!」蕭湛瞪眼,一口氣提到嗓子眼,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蘇雲沁揚唇,「蕭將軍,你別忘了,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人了。若不是我,你恐怕會淪為其他女人的禁臠。」

「……」蕭湛想吐血。

風千墨卻忽然抬眸,輕眯鳳眸,危險的眼神射向了蕭湛。

這充滿冷意和威脅的目光,讓蕭湛覺得不對勁。

蕭湛古怪地看著風千墨,覺得他的眼神……像是要他的命似的?

「所以呀,從今開始,你得聽我的差遣。」蘇雲沁伸手輕輕搭在了一旁風千墨的肩膀上,微笑。

看她跟風千墨如此親密的動作,蕭湛蹙了蹙眉。

他似是感覺到了一絲絲……不妙。

「你們什麼關係?」他問的自然是蘇雲沁跟風千墨。

「你覺得呢?」沉默良久的風千墨終於出聲,忽然將蘇雲沁拉下坐在了自己的腿上。

蘇雲沁倒也沒有反抗,但她能清晰感覺到來自身上男人的強大……冷氣。

嗯,他好像有些不太高興,為什麼?

她又看向一臉無辜又警惕的蕭湛,她突然道:「夫妻。」

看得出來,蕭湛並不是風千墨的人。

如今的天玄,並不是風千墨一人能說的算。

還有太后,還有攝政王。

她很好奇,天玄到底是怎樣的國家。

蕭湛原本還有些懵,但如今瞧見二人這般親密的姿態,再看看風千墨那一臉宣示主權的樣子,他心中頓時了悟。

瞬間,他的腦子裡便有靈光乍然劃過。

他可是記得清清楚楚,風千墨以前可是不允許任何女人靠近,這會兒主動將一個女人拉在腿上坐著,還一副警告的姿態看著他。

嘖嘖……

他忽然尋到了一個有趣的事情,可以將陛下給氣得跳腳的方式。

思及此,他驀地一撩衣袍,單膝跪下。

蘇雲沁不解地看著他,一臉莫名。

下一刻,只聽得他忽然出聲道:「主子,我日後便是你的人了!」

「呃?」蘇雲沁一臉好像見鬼的表情。

風千墨的眸光一沉,真想一掌把這小子給掀飛去。

他絕對是故意的!

蕭湛抬起頭來,漾開了一抹妖冶無比的笑容,不知是看著蘇雲沁笑的,還是看著風千墨笑的。

「主子,您放心,日後我只效忠你。你讓我打誰我就打誰,你讓我向東我絕不向西,你讓我暖床也可以,讓我……」

「蕭湛,找死?」終於,風千墨忍無可忍,徒手捏碎了桌上的杯盞。

咔地響聲,在所有人的心中都好似響起了一聲。

蕭湛見他怒了,彷彿發現了新大陸似的,一臉驚奇地問道:「陛下您放心,既然她是您的女人,說明臣也沒有背叛陛下。」

「……」蘇雲沁嘴角狠狠抽了起來。

這男人……真的非常二。

如此性子,她都不敢相信這是要上陣殺敵的大將軍。

前一刻還氣勢洶洶地宣布自己就是天玄赫赫有名的大將軍,下一刻畫風就變了,真是……讓她有些凌亂。

風千墨深沉的眸子盯著蕭湛,好一會兒才強忍下要殺人的衝動,冷沉的聲音好似從齒縫間迸出。

「你若敢暖床,孤的宮中還缺個閹人,你正好可以跟小風子作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