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曾幾時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07:18
A+ A- 關燈 聽書

第22章曾幾時

「誰知道這是怎麼了,王爺不是不待見那位嗎?怎麼今兒我看著王爺事事讓著她呢?在門外大伙兒看的真真兒的吧?王爺到了,王妃連禮都沒行,審林娘子的時候,王妃坐著王爺站著,可王爺不但不惱,還時不時的看看王妃,之前昕雪院,王爺不都要將王妃休了嗎?怎麼現在說變就變?」章沅苦惱的拍著腦門,他負責生活用具,平日里壞個杯子壞個碗,或者屋裡東西舊了要換新的,都要經過他手,是以他也沒少收王妃銀子,如今讓都還回去,他除了孝敬柔側妃的,其他都花了。

「你們再多有我多嗎?」謝娘子嘆了口氣,她是負責府內胭脂水粉布料衣物的,這都是女人每日必須要用的,她扣的銀子最多,怕除了林娘子就數她了,現在王妃讓還銀子,她去哪兒整啊?

「哎!」還有其他沒開口的,他們多多少少都難為過王妃,本以為王妃在王府里不受寵,翻不起浪,他們還暗自比過誰收的多,順帶還鄙視一下沒收多少的人。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關鍵是,他們收銀子全憑心情,根本沒個准數,王妃可發了話,若是還少了,廚房就是前車之鑒,王妃那個演算法,他們可頂不住,所以只能將錢數加到最多,一點兒也不敢少算。

「這個數打死咱們也還不上,不然,去求求主子?」劉良大概算了算,發現他根本還不起,在坐的管事基本都是柔側妃的人,扣了王妃的銀子,他們也是交一半花一半,現在出了事,他們只能去求柔側妃,希望能將銀子湊足了。

「只能這樣了。」謝娘子點了點頭,她可沒少交,往常孝敬主子她最積極,有什麼好東西她也想著先拿給側妃用。

其他管事也都點頭,不去求主子,根本沒辦法,幾人一商量決定等王爺明兒個出了府,他們便去找側妃求銀子。

慕雪柔在夏侯銜走後,吩咐小廚房做了飯菜,之後一直溫著想等他回來用,沒想到夏侯銜一去不回,著人去打聽信,丫頭回來報說王爺處理完廚房的事,便去了書房沒出來。

她又問了廚房到底怎麼回事,丫頭將自己打聽的一字不落告訴慕雪柔,待她聽完,氣的捂住胸口直咳,碧衣連忙幫她又是順氣又是倒水的,好半晌才緩過來。

慕雪柔重重的一拍桌子,好個容離,真有本事,既砸了廚房還將她的人換了,王爺竟然看著她鬧什麼都沒說?慕雪柔覺得事情大大的不妙,王爺是什麼意思?難不成對容離動了情?

不可能,慕雪柔搖了搖頭,王爺愛的是她,怎麼可能喜歡容離,一定是因為容離變化太大,王爺還沒弄明白怎麼回事,不然王爺不可能這麼反常的。

她吩咐碧衣,去廚房將飯菜裝上,暮雪親自提了食盒去書房給夏侯銜送飯。

坐在書房中的夏侯銜,望著燭火在想自己最近是怎麼回事,明明之前那麼厭惡容離,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並沒有那麼反感她了呢?

好像是從容離主動要休書時起,她一反常態換了裝扮,又主動要求自己將她休了,本以為是她欲擒故縱耍的把戲,誰知後來她每次讓他簽字時,神情都是那麼的冷漠。

眼中再也不見從前對自己的深情,還記得第一次見面,在丞相府的假山後,他迷路了隱隱約約聽到假山後有哭聲,他一時好奇順著聲音尋了過去,發現一個小女孩躲在那裡哭的特別傷心。

他過去拍了拍她,她抬起頭來,白白嫩嫩的臉上頂著兩個紅腫的大眼睛,特別有喜感,本來想要安慰人的他,一時沒忍住笑了出來,結果她哭的更傷心了,夏侯銜彷彿還能看到那時容離的樣子,輕輕的笑了。

後來他好一頓安慰,容離終於不哭了,估計是看他眼生,容離問他是誰,他便將自己身份說了出來,容離重重的點了點頭,說她記住了。

從此,每次見到他便小哥哥小哥哥的叫,現在想想還是挺有意思的,那自己為什麼討厭她呢?

大概是容離越來越差的審美,讓她每次穿著打扮像只花蝴蝶,很多人笑話她的裝扮,可她不以為然,不僅如此,每次見到自己,她都圍著他打轉,自己的兄弟、朋友沒少拿這事取笑他,所以他漸漸反感,不希望自己也成為別人口中的笑柄。

再往後,他認識了慕雪柔、母后讓他娶容離、容離的算計再加上慕雪柔因為他成親而服毒自盡,這一切讓他越來越討厭容離,甚至到了恨的地步。

夏侯銜還在梳理思緒,突然聽到有人說話,「王爺。」

他猛的回過神,便見慕雪柔提著食盒一臉擔心的看著他,夏侯銜有些詫異,「柔兒?你怎麼來了?」

慕雪柔這才舒了口氣,委屈的說,「爺,你嚇死柔兒了,剛剛柔兒敲了半晌門,你都不出聲,柔兒生怕你出事,便推門進來了,你不怪柔兒吧?」

「我怎麼會怪你,」夏侯銜站起身,走到慕雪柔身邊,接過她手裡的食盒,「晚上涼還跑過來,再著了風寒,到時難受的可是你。」

「柔兒難受不打緊,爺的身體才重要啊,你到現在都沒吃飯,餓壞了怎麼辦?柔兒聽下人說你沒吃飯就來書房了,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沒有,」夏侯銜搖了搖頭,沒將自己之前想的事情說出來,「柔兒吃飯了嗎?」

慕雪柔搖頭,「柔兒自己吃不下。」

「那咱們一起吃好不好?」

「嗯。」慕雪柔點了點頭。

夏侯銜拉著慕雪柔坐下,又將飯菜端出來,他一邊吃飯一邊聽慕雪柔輕聲細語的和他說話,夏侯銜默默的在心裡否認之前對容離產生的一絲好感,他喜歡的是柔兒這樣小意溫柔的女子,而不是像容離那般咄咄逼人。

在大廚房審訊林娘子時,他明確感受到,容離散發出來的氣勢一點也不不輸於他,夏侯銜定了定心神,他愛的是慕雪柔,怎麼可能會對容離有好感。

慕雪柔面上笑意盈盈,可左手早就將掌心掐紅了,她進書房時夏侯銜明顯正在回憶往事,流露出的溫柔刺傷了她的眼。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