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你替我拿金蟬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0:43
A+ A- 關燈 聽書

蕭湛臉上依然還掛著笑容,可背後陰風嗖嗖地刮著,他不由得心一緊。

他相信,眼前這喪心病狂的男人狂暴起來絕對做得出來。

「那……那暖床的事情,我不做,留給陛下做可好?」他依舊笑眯眯的。

蘇雲沁揉著自己做疼的額際,好一會兒才說道:「你們鬧夠了沒?」

不知道為什麼,話題好端端的從正兒八經變成了暖床?

她看向蕭湛,指著蕭湛說道:「我不需要你暖床,不過,有一個人,需要你來暖床。」

「呃?」蕭湛眉心一跳。

「你壞了我的計劃,現在,就由你來替我拿到佛光金蟬。」

「什麼?」蕭湛一個行軍打仗的男人,對藥物並不研究,聽見這麼一個陌生的藥物名字,他愣了許久。

蘇雲沁冷笑,「你若是不將佛光金蟬拿到手,我絕對會閹了你。」

蕭湛心底咯噔了一下。

他終於發現了,這個蘇雲沁的性子跟風千墨一樣,果然是物以類聚!

卑鄙陰險狡詐!

……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回了宮后,蕭湛也一同跟隨著他們。

入了寢殿,蕭湛正要進入,卻被邪風給攔住了去路。

「行了,你就留在這裡,等候陛下發落。」

蕭湛:「……」

他真是受夠了,有這麼對待一國功臣的嗎?

只是,為了攝政王給的任務,他還是得忍著。

他垂下眸子,眼底陰狠的光一閃而過。

蘇雲沁與蘇雲沁踏入殿內,兩個孩子聽見了動靜,立刻撲了上來。

蘇小陌率先抱住了風千墨的腿,而蘇小野則是抱住了蘇雲沁的腿。

這會兒天色已經稍暗了,看著兩個孩子,蘇雲沁抬起頭來與一旁的男人對視,相視一笑。

好像,時間就在這一刻靜止了。

一家四口,若是就這麼一直下去就好了……

「娘親,門外有個怪蜀黍在瞪著我們哎?」蘇小野忽然伸手指著殿門口,訝然。

蘇雲沁轉頭看了一眼殿門,便瞧見了一雙正幽怨瞪過來的眼睛,她嘴角抽了抽,拉著蘇小野往裡走。

風千墨的這位將軍,性子太古怪了。

風千墨輕瞥了一眼門口正哀怨看過來的蕭湛,神色並無波動,拉著孩子往裡走。

他可不喜歡他的幸福時光被別人偷窺。

……

夜色漸深了幾許。

蘇雲沁將兩個孩子哄睡了后,挑開珠簾往外走,發現男人臨窗而立,正靜靜地看著窗外的夜景,不知在想什麼。

她走近他,腳步放的很輕,不動聲色地伸手從背後環住了他的腰際。

她的臉頰輕輕靠在男人寬闊的背脊上。

「怎麼?」風千墨的眸色微動。

「沒什麼,就是想抱抱你。」

蘇雲沁邊想邊用臉輕輕蹭著他的後背,「千墨,那蕭湛,不是你的人,你還要留在身邊?」

蕭湛一看就是別有目的。

只是不知道他要幹什麼呢?

蘇雲沁想不通。

那人表面看上去一副中二青年的樣子,實際上,報復心很大。

「嗯,即便是你想趕他走,他也不會走。」風千墨似是很了解他,「這些事,你不用擔心。」

蘇雲沁沒再說話,便靜靜地靠在他的懷裡。

不過男人卻伸手將她從身後拉至身前,不等她問什麼,攔腰將她打橫抱起,朝著床榻而去。

因為這宮殿很大,孩子和他們是分房睡。

靜容負責照顧兩個孩子,因此往常蘇雲沁都非常放心地將孩子照看的任務交給了靜容。

「我不服,你要跟我算賬是吧?好呀,那我們就好好算一算!你還敢夜不歸宿,好意思說?」

她猛地伸手拉扯住他的衣襟,將他更近扯住。

「風千墨,我最討厭你的一點就是這樣,一聲不吭就走。我已經夠寬容大度了,若是日後,你敢一聲不吭地消失超過十天,我保證,我再也不會原諒你,一輩子!」

他的眼神一深,俯下頭。

「雲沁,昨晚上,我可以解釋。」

「那你現在解釋,我等著你解釋。」

「第三種蠱葯,我已經拿到。」他平靜地說道。

「昨晚上你一聲不吭離開就是去取葯?」蘇雲沁咦了一聲,很驚奇。

「嗯。」他昨晚上坐在燭火前,剛剛點燃燭火,便得到了關於蠱葯的消息。

蘇雲沁想起昨晚上,他沒有帶金澤和金冥,甚至連邪風都留在了她的身邊。

一想到他隻身一人去取葯,可能會冒很大的風險,蘇雲沁的眼神也緩和了一些。

「那你不早說,非要等我問,你要是早些解釋,我就不會生氣了。」

「我錯了。」男人很誠懇地認錯,「時辰不早,該休息了。」

他正要起身,哪知女人依舊不肯放手。

他驀地看向她。

「怎麼?」

「要不……我們試試?」

他的眼神深沉而泛著瀲灧的光。「你想好了?」

蘇雲沁狠狠點頭,「我想好了。」

「該死!」

蘇雲沁忽然低咒了一聲。

那是……姨媽來了!

「怎麼了?」

「我我我……」蘇雲沁窘迫地紅了臉,一時之間說話都結巴了。

她都不知道該怎麼解釋自己這是來葵水了。

「怎麼了?」風千墨又問了一句,看著女人這副哭笑不得的樣子,他的心一緊。

「我……」她將他推開,坐起身來。

風千墨看了一眼她剛剛躺過的地方,赫然留下了一灘血漬。

只是一眼,他恍悟。

他雖是男人,可也明白女人的規律……

「你等等,我讓靜容過來。」他起身大步往外走。

蘇雲沁鬱悶,扶額。

早不來晚不來,這個時候來!

氣死她了!

……

蘇雲沁換了乾淨的衣裳,床單也被靜容給換下了,雖然靜容什麼都沒有問,可始終用一種了悟的表情笑著離開的。

目送著靜容那目光,蘇雲沁總覺得那死丫頭的笑容里有嘲弄的意思。

她躺下后,翻轉了個身,不知道風千墨是不是還會再回來跟她一起同床共枕?

絲……

想想真是大囧。

不知過了多久,在她似睡非睡之時,被褥忽然被人掀開了,一具帶著涼意的身子鑽入了她的被窩裡。

蘇雲沁瑟縮了一下身子,卻還是乖巧地往裡挪動,將大部分的空間留給了他。

她嗅到了男人身上淡淡的沐浴過後的香氣。

他是沐浴了嗎?

恐怕洗的冷水吧?

想到這裡,她主動伸手抱住了他的腰際,湊到了他的懷裡蹭著。

風千墨垂眸看著在自己懷中像只貓兒似的蹭著的小女人,有些失笑,眼神一柔,在她的額際上印下一個溫柔的吻。

夜色濃郁,外面的涼意似是在這一刻全數散開了去。

……

聖初月坐在屋中,看著自家皇姐正紅著眼眶看著夜色發獃,她手中還捧著一杯酒。

她翻了個白眼,上前皮水奪過了聖初雪的酒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