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拉鋸戰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47:28
A+ A- 關燈 聽書

林管家頓了一下。

少爺痛,夫人也痛。

這和事佬,如何做?

「夫人,安心會得到少爺的照顧,與情愛無關,無非是少爺想著五年前那一夜的恩情,那一晚的女人,即便不是安心,是別人,少爺也會因此感激涕零的。

以前少爺不知愛情是何物,誤把感恩當做可以延續的感情,可他甚至還因此而傷害了你,他真的很後悔,現在,他已經明白了什麼是愛,也明白,感激與愛情不同,所以他才會瞞著你,因為他怕自己的行為會給你帶來傷害。

是安心她太有心機,為了要氣到你,所以才安排了這些報道,讓你可以發現少爺的有意隱瞞,如此一來,你一定會跟少爺產生隔閡。夫人,你真的想要讓安心的奸計得逞嗎?」

「如果喬御琛心裡真的沒有安心,剛剛我這樣鬧,甚至要離開,他就不會為了安心,而無可奈何了,安心想要的已經得到了,他若真的無心,以後完全可以不再管安心的死活,可是他沒有這樣做。」

「那是因為……」林管家欲言又止,偏偏,最真實的真相,不能讓夫人知道。

他拐彎抹角的想要讓夫人知道,過去的傷害,全都是源於那一晚。

如果那晚的人不是安心,是別人,甚至是夫人,悲劇就不會發生,可是……夫人應該並沒有辦法理解他的話吧。

這麼看來,他剛剛的解釋,像是在為少爺狡辯一般。

看到林管家一臉的為難,安然將手從心口的位置移開:「林管家,我知道你的善意,可是今天真的對不起,這個人情,我賣不了,因為我過不了我自己這一關。」

林管家嘆口氣:「夫人,你相信我的為人嗎?」

安然看他,點頭:「當然。」

「若你連我都相信,那你也一定會相信少爺的為人吧。請你相信,這世上,少爺唯一不願意傷害的人,就是你。他願意與全天下的人為敵,卻絕對不會想傷害你,因為他知道,你於他而言意味著什麼,如果可以,真的請你,好好的思量一下你跟少爺之間的這段感情,給他一個機會。」

安然垂眸,「讓我一個人安靜的想一想吧。」

「好,那夫人,我先去廚房看看,讓人去準備一下食材。」

安然點頭,林管家離開。

她目光有些迷離,她也想讓自己不要去在乎這些,可是,這世上那個女人能容忍得了自己愛的男人,去找一個他明明口口聲聲說不愛,明明也知道她有多恨的女人呢?

如果不愛,就不能遠離嗎。

就算安心對他的恩情再大。

可是他也為了安心,毀了她的人生不是嗎。

她是鼓起了多大的勇氣,才會每天都麻醉自己,讓自己不要在意那些傷害的。

可她的努力,他似乎完全都看不到。

她快要痛死了,他也並不在意不是嗎。

這樣,要她如何再給他一次機會。

她願意為他放下驕傲,可他卻根本就放不開安心。

晚上吃飯的時候,喬御琛來了。

他一個人在家,越想越不對勁,不能真的就這樣分開,所以,他就厚著臉皮開車過來了。

林管家給他開門,看到他的時候,有些驚訝。

「少爺,你怎麼過來了。」

喬御琛拍了拍他肩膀,笑了笑:「一會兒,你把門外的保鏢都撤走,你也出去,就去一趟醫院吧,十點再回來就好。」

林管家看到他幹勁兒十足的樣子,笑著點了點頭:「我這就去辦。」

「去吧。」

林管家離開,喬御琛一個人進了屋。

安然沒有什麼食慾,可是為了孩子,還是在勉強自己盡量多吃一點。

喬御琛進來的時候,她還以為自己出了幻覺,把林管家錯看成了他。

直到他走到酒櫃里,拿出一瓶啤酒,咕嘟咕嘟的灌了下去,然後走到她對面的餐桌上坐下,讓阿姨給他盛飯,她才知道,不是幻覺。

真的是喬御琛來了。

「你怎麼來了?」

喬御琛笑:「來陪你。」

安然有些生氣:「喬御琛,你是故意氣我的嗎?我說過了,我要一個人住。」

見夫人發起了脾氣,阿姨連忙去了廚房,給喬御琛添碗筷。

喬御琛對她笑了笑:「今晚我不能走了,我喝酒了,不能開車。」

安然將手中的筷子,一下子就拍到了桌上,聲音很響:「林管家,林管家?」

喬御琛壞笑:「林管家去醫院陪你楠楠姐了。」

「讓保鏢送你走。」

「保鏢都被我撤走了,這裡現在只剩下你,我,還有兩個廚房的阿姨。」

安然氣悶:「喬御琛。」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可是我不走,這就是我進門喝酒的原因。」

安然站起身要上樓。

喬御琛上前,快步追上了她,擋住了她的去路。

「先吃飯吧,別餓壞了安安。」

「你放心,安安今晚不用吃飯,只要吃氣就飽了,」她口氣不善。

喬御琛看她:「你說我厚臉皮也好,不要臉也好,我要留在離我孩子最近的地方,我是孩子的父親,這樣不過分吧。」

「你……」他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你是不是這孩子的父親還不一定呢。」

喬御琛苦澀的笑了笑:「你不用為了氣我,連這種話都說,我了解你。」

安然咬牙:「既然你這麼了解我,那你就該知道,我說想一個人住,不是在跟你對弈,我是真的……」

「我都知道,」喬御琛打斷了她的話:「可是,即便知道我也不能放任你一個人,因為我不放心。」

「喬御琛,你別在這裡跟我玩兒這種拉鋸戰,你也別以為,只要等到安心死了,你回來好好的哄我,我就會回心轉意了,我不是可以被人隨便拿捏的皮球。」

喬御琛無奈:「如果你真的是就好了,安然,如果你真的這樣討厭我,我可以睡在樓下,孩子已經八個月了,我是真的不放心,我不能錯過孩子的出生,所以,別趕我走了好嗎?」

安然看著他一臉可憐兮兮的樣子,心裡覺得心疼,腦子裡覺得氣憤。

「所以,讓你不去管安心,就真的這麼難?」

提到安心,喬御琛再次沉默。

安然無語的側頭一笑:「每次只要一提到安心,你就會裝沉默,你以為,沉默就可以解決所有問題嗎?你可以對安心負責,為什麼就不能對我仁慈。」

她最後一句是用的吼的。

喬御琛看向她:「我……」

安然等著他的答案,可是他卻沒有說出口。

安然嘆口氣,轉身往樓上走去,「今晚你想住在這裡就住吧,別上樓來,我不想見到你,我怕看見你,會氣的消化不良。」

她說完上樓,喬御琛站在樓梯口沒有動。

聽到客廳里沒動靜了,廚房裡的阿姨小心翼翼的端著碗筷出來:「少爺。」

「把夫人的晚飯給她盛好,送到樓上去,照顧她吃完。」

「好的,我這就去。」

安然前腳進屋,不到三分鐘,阿姨就把晚飯端了上來。

她本想著不吃了,可阿姨軟磨硬泡,她只好將一碗飯都吃光,這才讓阿姨端著空碗下樓去交差了。

可能是心情不好的緣故,平常覺很多的她,今天卻覺得並不困。

她端著一杯溫熱的水來到窗戶邊坐下,不遠處,兩排延伸到海岸邊路燈不知道什麼時候亮了起來。

她坐在這裡,心裡發悶。

他就在樓下,可是,她卻見不得。

這種感覺並不好。

沒多會兒,門口想起了敲門聲。

安然側頭往門邊的方向看去,「誰?」

「是我,」喬御琛的聲音響起。

「我可以進來嗎?」

「不可以。」

安然重新將目光落向窗外。

「那……你能到門邊來坐嗎?」

安然沒有動,也沒有做聲。

喬御琛等了片刻后道:「我想給孩子念故事,我怕你離我太遠,他聽不到。」

安然眉心微微皺起,手不自覺的撫摸到了肚子上。

小傢伙適時的踢了她一下,她淺淺的對著對子抿唇笑了笑。

「我們安安想要聽爸爸講故事?好,那媽媽就依著你。」

她聲音不大,門口的喬御琛自然不會聽到。

她走到門口的位置,席地倚靠著門坐在地毯上。

又過了很久,喬御琛的聲音再次試探性的響起:「安然?」

「念你的故事吧。」

聽到她的聲音在門邊響起,喬御琛抿唇笑了笑,也在門邊席地而坐,倚靠著門,拿起一本書翻開。

「安安,爸爸給你講故事,今天,我們講大鬧天宮的故事,開始了,孫悟空在天上做官,一天,他和小仙們喝酒時,知道了『弼馬溫』是個很小的官。他非常生氣,丟掉管帽……」

安然的頭依靠在門上,手自然的輕輕的來來回回的撫摸著肚子。

故事講了二十分鐘才講完。

喬御琛將故事書合上,靠在門上輕聲問道:「安安,爸爸請你幫個忙,你能幫爸爸,好好哄哄媽媽,讓媽媽不要生爸爸氣嗎?爸爸做錯了事情,可是又不知道要怎麼才能讓媽媽消氣,所以……」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只要,」安然打斷他的話:「只要你斷絕跟安心的往來,我就原諒你。」

她把話已經說的這麼明白了,只要他開口放棄,她就妥協,這是她最後的讓步。。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