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書中女主的情敵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4:20
A+ A- 關燈 聽書

雲輕歌的話音剛落,便感覺到一股銳利至極的視線落過來。

她抬起眼帘,猝不及防與夜非墨的視線撞上。

心咯噔了一下。

很快,她就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撇開了頭。

媽呀,他不會認出她了吧?

夜非墨將她的神情盡收入眼底,目光深沉地道:「既然是裁縫,就讓他們留下。」

夜傾風:「哎?」

哥哥剛剛不是還一副很針對的模樣,怎麼這會兒反而還同意他們留下來了呢?

雲輕歌也沒想到他突然鬆口留下他們。

只有青川,默默低下頭,心中一個勁地念著:完了完了。

「怎麼?」夜非墨見夜傾風正一臉錯愕地盯著自己看,挑了挑眉梢問。

夜傾風慌忙搖頭,好半晌才微微回神似的說:「那既然如此,那個誰,小八,你把他們二人帶去見新娘。」

雲輕歌暗暗鬆了一口氣。

剛抬步準備跟著小八離開,豈料這時一聲輕柔的女音倏然響起。

「鬼帝大人!您何事來的,怎麼都不曾與我說起過?」

這一道女音,很成功拉扯住了雲輕歌的腳步。

她半轉身看向那方的情況。

青川更是一臉極其糟糕的表情——真是什麼壞事都湊到了一起。

只見一襲鵝黃衣裙打扮精緻得如同瓷娃娃的姑娘拎著裙擺飛奔而來,她的容顏精緻無暇,大大的眼睛里全是希冀的光。

雲輕歌很無奈。

就知道大反派的桃花很多。

不論在哪兒都有,以前在王府這廝就被太后塞了一眾小妾,這會兒出門在外又是一堆桃花。

更何況還有上次的西玄公主明若兮,差點就要把夜非墨強留下來了。

嘖嘖……

她心底真的非常不快。

鵝黃衣裙的姑娘朝著夜非墨奔過去,又偏生知道在離男人五步的距離停下,她低下頭有些羞赧地扯了扯衣裙,聲音細細小小的。

「鬼帝大人,多日不見……」

夜非墨視線並未落在她身上,而是看向了遠處的雲輕歌,眸光里閃爍著幾分無奈的笑意。

不過雲輕歌站得遠,自然是看不出來的。

「你們還愣著做什麼?」這時小八見雲輕歌還站在原地,不滿地喝道。

雲輕歌收回目光,跟上了小八的腳步。

心情不悅,令她此刻即便是易容的臉也黑沉的厲害。

青川弱弱地斜眼看她的神色,暗暗扶額。

這要是主子日後真的拿到了皇位登基,這王妃可有得醋吃了。畢竟……要坐穩一國之君的位置,可是真的需要各方勢力的平衡,到時候女人就會變成籌碼。

待雲輕歌與青川離開,夜傾風忽然問:「哥,你認得他們?」

男人眸光微閃,很快復又平靜:「不認得。」

他即便是認得也不會承認。

夜傾風捏了捏下顎,陷入了沉思。

他非常肯定,哥哥一定是認得,只是在演戲罷了……

「你們在說什麼呀?」溫情連忙問。

她拽了拽衣裙,在一處座椅上坐下,少女大大的眼睛卻始終黏在夜非墨的身上,白皙的面容上有一絲淡淡的粉色。

「沒什麼,你來這兒做什麼?」夜傾風轉過頭,看向少女那雙大而有神的眼睛,略帶幾分無奈,「更何況最近多事之秋,誰准你來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溫情被少年嚴厲的語氣訓得有些委屈地垂下頭。

「我怕最近萬一有人要來圍剿我們,我這還能起到些作用,我可是大夫呀!再說了,鬼帝大人萬一這毒發了,我還能幫忙呀!」

夜傾風冷哼了一聲。

「而且師姐此刻還在帝都,我們這兒也只有我這麼一位大夫了。」

看著她煞有介事的解釋,夜傾風懶得與她較真。

更何況,他發現哥哥表情好像有些……心不在焉。

哥哥在想什麼呢?

「哥,你要不要去看看我的嬌小新娘呀?」

他隨口一提,打心底可不希望夜非墨去看他強搶過來的新娘。

就憑他哥哥這張臉,隨便拉出去,女人都會趨之若鶩的。

果不其然,男人蹙了蹙眉說:「不去。」

夜傾風暗鬆了一口氣。

可很快,不知男人是想到了什麼特別之事,竟是突然之間改口了:「嗯,也可以去看看。」

「噗!」夜傾風一口茶水噴了個老遠。

而溫情,卻一臉警惕:「還是別去了,那妖女有何好看的?」

……

小八帶路再次領著他們拐過了長廊花園,卻在一處守衛極其森嚴的樓閣前停下了。

這是新娘居住的地方?

看起來如同犯人。

門口站了整整三排的守衛,把樓閣護得結結實實。

雲輕歌看向青川。

系統這時聲音在耳畔響起:「雲小姐,裡面是個重要人物哦,小心。」

「重要人物?」雲輕歌目光一深,越發好奇裡面到底是個什麼樣人物,竟然讓系統說出這番話。

這本小說里,最重要的任務肯定是跟女主有很大關係的……

果然,下一刻系統解釋說:「這是女主的重要情敵,在原書中這位姑娘可是被作者塑造出來的最強女二。」

雲輕歌目光望向樓閣緊閉的門。

「最強?」

這個形容詞是不是給的過高了?

「她戰鬥力很強——唔,就是武功很厲害。不過捏,現在她受了重傷剛好被魏王給抓走了,又要被逼婚,在書中魏王被炸死後這姑娘就被太子救下,還成了太子身邊的女侍衛。」

「她身份是?」雲輕歌揚了揚眉。

「她的身份很神秘,她其實是西秦國的女將軍,只是因為某些事情……嗷嗷嗷。」

「喂,傻瓜?」雲輕歌最恨的就是這該死的系統每次說話說到一半就沒影了。

她又喚了好幾聲,結果都沒有傻瓜系統的回應。

靠!

這死系統沒事就喜歡放她鴿子!

也就是說,按照書中劇情的發展的話,很快皇帝也會派夜天珏出兵圍剿叛軍,到時候就是這位姑娘和夜天珏相遇的時機。

既然是雲挽月的情敵,那麼,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自然她也是可以拉攏對方的!

她回憶了一下書中的劇情,似乎有那麼點印象,只是不記得這位姑娘的姓名。

畢竟是女侍衛,所以最後在夜天珏登基之時還是被雲挽月給害死了……

她斂眸,從空間里取出了一些針線和量尺,表現出自己像一名正兒八經的裁縫。

「我可以進去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