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漠北王竟然沒死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0:50
A+ A- 關燈 聽書

「皇姐,你至於嗎?為了一個無關緊要的人,你這樣可真不值得!」

聖初雪想搶走妹妹手中的酒盞,可沒想到妹妹舉起酒盞就扔開了去。

酒杯在半空中劃過一道優美的弧度,最後落至地面上發出了清脆的碎裂聲。

聖初雪雙眼迷濛的看著妹妹,咬唇。

「皇姐,那個蘇雲沁,就是個蛇蠍心腸的女人,你竟然還要與她做朋友?」聖初月上前幾步,挽住了聖初雪的手臂,柔聲細語地說道,「皇姐,真的不是我說你,你這樣哪裡有半點帝王的威嚴。」

聖初雪噗嗤一聲笑了,說:「帝王的威嚴?我何曾有過帝王的威嚴?我就是那些長老們的傀儡罷了。」

聖初月忽然也安靜了。

長老,才是真正能夠左右整個聖女國的人。

長老們一共有三位,每一代的女帝皆是由長老們挑選出來。

如今一看,她們確實都是長老的傀儡。

聖初月捏拳說道:「皇姐,替我選駙馬吧!」

聖初雪驀地抬頭看向她,愣了一下。

「對,選駙馬!我需要一個男人,打破現在這樣的規則,然後我們有新的開始!」

她說的激動不已,一雙眸子泛紅,卻有力而堅定。

聖初雪幽幽地看著夜色,經濟你地回憶著妹妹的話。

能……打破?

……

天色尚早,蘇雲沁感覺有人在親她。

她輕輕嗯了一聲,連忙翻轉了個身。

現在她的意識還很迷糊,根本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唯一感覺到的就是有人在占她便宜。

而占她便宜的人是個讓她非常放心而熟悉的男人,所以她根本不擔心這些,就任憑這樣小心翼翼而又偏生帶著些掠奪性的吻落下。

翻了個身,躲過了那人的吻,她又沉沉地睡下了。

再醒來時,天色已經大亮,但身邊已經沒人了。

她伸手摸了摸身邊,是涼的。

看來是離開很久了。

她下意識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再摸了摸自己的唇,彷彿早上那吻的觸感還在。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懵懵懂懂地起身穿衣,這時候門開了,蘇小陌和蘇小野一溜煙闖了進來。

「娘親,早!」蘇小陌拉著蘇小野站在床沿邊,非常一致地彎腰向著蘇雲沁打招呼。

看著兩個孩子突然這麼有禮貌,蘇雲沁疑惑。

「怎麼了?」她看向陪著兩個孩子入屋的靜容。

靜容也有些無奈地聳聳肩,「好像是因為今日公主要選駙馬。」

「選駙馬?」蘇雲沁眉梢高高揚了揚。

昨天跟聖初雪鬧崩了,今日不知道去看熱鬧,她最好還是站得角落一點,免得被殃及。

想到這裡,蘇雲沁已經起身穿上了鞋子。

「小姐,聽說今日那位漠北王也會出現。」

正穿鞋的蘇雲沁動作驀地一頓,不可思議地抬頭看向靜容。

「漠北王?」

那個人上次不是被風千墨給弄死了嗎?難道漠北這麼快就已經選出了新的帝王?

靜容很篤定地點點頭,「而且,還是那個人,奴婢都是聽周圍的宮女說的。」

還是……那個人?這科學嗎?

蘇雲沁收斂眸光,「風千墨呢?」

「爹爹在用早膳,讓我們叫娘親過去用早膳。」蘇小野連忙回答了一句,笑眯眯地說道。

蘇雲沁輕輕摸了摸孩子的腦袋,腳步不停往外走。

如果說,漠北王沒死的話,只能證明那日風千墨殺錯了人,很可能是漠北王當時尋了一個替身。

還有另一種可能,就是有人代替之前的漠北王,坐這個位置。

拉著兩孩子去往用膳廳里,只有風千墨一人坐在那方。

他如往常一般一身素雅的墨袍,手中正拿著一本摺子。

而他身邊,正是蕭湛。

蕭湛站在他的身側,似是正在說著天玄之事,不過因為距離有些遠,蘇雲沁並不能聽清楚。

等她領著兩個孩子走入時,二人已經不說話了。

「爹爹,早!」蘇小陌和蘇小野同時打招呼。

娘親說過,他們要做一對有禮貌的孩子。

風千墨揚唇,拍了拍自己身側的位置,「過來,坐下。」

蕭湛目光忽然落向二人,雙眸眸光一深。

「陛下,這是你的孩子?」竟然叫風千墨爹?這事情,太后怎麼沒有跟他說過?攝政王都不知道。

風千墨輕睨他一眼,不想理會。

蘇雲沁牽著兩個孩子坐下,白了一眼蕭湛,很無所謂地道:「難不成我生孩子還得跟你說一聲?你這是什麼心態?」

蘇雲沁的話噎得蕭湛不知說什麼。

「蕭將軍用過早膳了沒?」

蕭湛一聽,剛要搖頭,哪知風千墨快一步說道:「他用過了。」

一聽這回答,蕭湛內心在吐血。

「哦,既然用過了,蕭將軍你可以退出去了,打擾到我們用早膳。」蘇雲沁又補充了一句,「用膳的時候絕對不能說話,否則會消化不良。」

橫豎解釋這麼多,不就是想讓他離開嗎?

蕭湛默默地瞪了一眼蘇雲沁,無奈之下,只好抬步往外走。

蘇小陌和蘇小野兩個孩子同時看著男人往外走,二人相視一眼,都在對方的眼中看出了絲絲的好奇之意。

「那個怪蜀黍,到底是為什麼出現呀?」蘇小陌一臉不解。

「吃飯。」蘇雲沁將兒子的小腦袋瓜扳正,讓他正視自己面前的早飯。

風千墨含笑看著他們一大二小的三人用餐,眸光柔了幾許。

「你不吃嗎?」蘇雲沁喝了一口粥。

「孤吃過了。」

蘇雲沁也不再問。

她知道他很早就起床了,只是不知道在秘密做什麼,既然三種蠱葯都拿到手了,他應該不必在偷偷做什麼了吧?

「雲沁。」正當她喝下一口粥時,男人那低沉的嗓音忽然在她的耳邊響起。

他湊得很近,薄唇幾乎要貼上她的耳廓。

蘇雲沁默默地抬起頭來看向他,用表情詢問他怎麼了。

這個時候,他湊得這麼近,清涼的氣息全拂在了她的頸項里,又涼又麻,還有些酥。

風千墨低聲道:「今日起,跟緊我。」

「哦?」蘇雲沁很訝然,小聲問道:「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看來男人也是知道那漠北王沒死的事情了。

「你應該已經知道了,所以,不許亂跑。」

蘇雲沁輕輕點頭。

「還有,我已經有佛光金蟬的消息。」

蘇雲沁拿著筷子的手驀地一頓,心底湧起興奮之意。

風千墨卻沒有再說。

「今晚行動?」她用口型問道。

男人微微頷首。

……

聖初雪挑選駙馬之事瞬間便傳開了。

不過今日宮中迎來了貴客,漠北王突然到訪,讓人不有得措手不及。

此刻皇帝的屋中,聖初月絞著衣角,紅著臉說道:「皇姐,我想嫁給那漠北王。」

「不行。」聖初雪想都不想就拒絕。

「為什麼啊?」聖初月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一聽不同意,她原本興奮的心情瞬間被人澆下一盆冷水。

聖初雪終於從奏摺中抬起頭來,暗嘆了一聲:「他也是一國之君,你若是嫁給他,那邊是嫁,而非娶。你與他就得回漠北,那這一次的女王挑選,你還要參加?」

聖初月狠狠怔了一下。

皇姐說的確實也沒錯,只是現在認識了那位漠北王,其他人在她的眼裡都變成了多餘。

「皇姐,我不管,我一定要嫁給那漠北王!其他的駙馬就不用選了!若是你不答應,我現在就跟著那人回漠北!」

聖初雪被氣得一把將手中的奏摺扔了出去。

奏摺扔在地面上發出一聲細微的響聲,四周的宮女皆垂下頭,皆是駭然。

「你鬧夠了沒有?行,你非要嫁是吧,你去嫁,他若是願意娶你的話,我絕對不反對!」

漠北王是個什麼樣的人,她難道不比聖初月更了解?

……

是夜。

蘇雲沁將兩個娃娃留在宮中,跟風千墨走出了宮。

「為什麼要出宮啊?」她忽然問道。

總不可能這麼一個佛光金蟬,聖初雪還藏在宮外吧?

「在宮外。」似是為了佐證蘇雲沁的猜測一般,男人不咸不淡地說了一句,「在一家春樓里。」

「什麼?」蘇雲沁瞪大眼睛,不可思議。

風千墨走在前,蘇雲沁走在後,他因為蘇雲沁的腳步有些慢,不由得也放慢了腳步。

很快,蘇雲沁追上了他的腳步,小聲地問道:「你說的都是真的?」

「她雖是皇帝,可她不能讓她的子民們認為她是個放.浪的女人,所以自己親自開了一家春樓。春樓沒開多久,不過……這個是沉澱點也不會有什麼生意來往。」

蘇雲沁連忙挽住了男人的手臂。「想不到你這麼短的時間查到了這麼多的事情。」

雖然是狗腿地表揚,心底卻已經跟蜜罐似的,甜滋滋。

這男人對她好到什麼程度,她心底最清楚。

「春樓名為雪樓,客人不多,你不能引起注意。」

「哦,那怎麼辦?我可以不引起注意,你會引起注意。」這麼一個高大的男人,帶著他突然走近了春樓,到時候多少女人都盯著他看。

她忽然覺得自己虧了。

風千墨似是看出了她的心思,唇邊泛開絲絲笑意。

「你便說我是你的男寵。」

「我都有你這樣的男寵了,還需要去春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