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為了不毀掉安然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47:35
A+ A- 關燈 聽書

門口像是沒人在一樣,一點動靜也沒有。

安然搖頭一笑,站起身,往浴室走去,洗澡。

她從浴室出來,也沒有管喬御琛是不是還在門口,只是一個人躺在床上睡覺。

儘管……她其實也睡不著。

十點多的時候,門口傳來林管家驚訝的聲音。

「少爺,你怎麼坐在這裡。」

「噓。」

兩個人的對話聲,安然只聽到了這麼多,兩人就一起下樓了。

林管家問道:「夫人不讓您進屋嗎?」

喬御琛淡淡的苦笑:「換做是我,我也會做出跟安然一樣的決定的。」

「可是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

喬御琛笑:「起碼她沒有趕我走,這也算是一種進步。」

「少爺,這件事……你要不要找葉少商量一下,我覺得,如果說現在還有人能勸得了夫人,也就非葉少莫屬了。」

喬御琛沉思:「我想過找他,可是這意味著,我要把五年前的秘密告訴他,多一個人知道……就多一份隱患,所以,我不打算找他。」

看到喬御琛患得患失的樣子,林管家也是無可奈何。

「少爺,夫人對你,也動了真格的,她這樣對你,其實她心裡也不好受。」

「我知道。」

林管家疑惑的看他:「知道?」

「安然對我的感情,也與從前不同了,若真是從前,她會毫不猶豫的離開我的,可是她沒有這麼做,這就證明,她也是真的不捨得我,因為不舍,所以她才要一個人來這裡住,她要的,只是讓我妥協,讓我不要再去管安心的閑事,可偏偏,呵,」他搖頭無奈:「被人抓住把柄的滋味,還真是不怎麼好。」

喬御琛抱懷,眼神帶著微涼:「一旦讓我抓到那個知情的女人,我一定讓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林管家想了片刻:「少爺,其實這件事,我們也沒有證據,可以證明那晚的人到底是不是夫人,會不會……」

「是她。」

林管家凝眉:「少爺當真就相信安心的話?」

「那晚我雖然是迷糊的,但是當時的感覺不會錯,去年我第一次碰安然的時候,明顯感覺到她的身體我很熟悉,而在這之前,我最後一次碰女人,就是五年前那一夜。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而且,我很久之前,就知道安然五年前被人強迫過,她進監獄不到一個月就流產,這一點,在時間上也很吻合,所以那晚,那個女人一定是安然。」

「如果你真的能確定,那我覺得,你倒是真的可以找個人來幫你遊說一下夫人,畢竟,五年前發生的事情已經不可逆了,但是你們的未來還要繼續,我相信,葉少絕對不會做讓夫人痛苦的事情。」

喬御琛沉思片刻,點了點頭:「這件事再讓我想想吧。」

第二天,都上午十點了,安然還沒有下樓。

喬御琛知道,安然是根本就不想看到他。

阿姨端上去的早餐,她倒是都吃完了。

十點半的時候,他上樓去敲了敲門:「安然。」

房間里沒有應答聲。

沒錯,安然是真的生氣了。

「今天天氣不錯,我們一起去買一下安安出生后的生活必備品吧。」

安然不理會。

喬御琛挑眉,不放棄:「別人都說,孩子出生后第一年吃的喝的穿的,最好是父母一起挑的,孩子才會過的幸福。」

安然撇嘴,撒謊,騙子。

「我沒有騙你,我說的是真的。」

安然凝眉,難不成他還會讀心術了不成。

「安然,我知道你生我的氣,不想見到我,這樣吧,我們一起出去,我跟你保持距離,行嗎?」

安然拿起手機,發了一條簡訊給他。

就三個字。

「別煩我。」

喬御琛看完,無奈一笑。

他現在是真有些後悔,前幾天因為不敢面對她,而總是躲著她的行為了。

早知道會這樣,就該珍惜每一分每一秒,好好的抱著她,黏著她了。

一連幾天,他跟她雖然生活在同一個屋檐下,可是他卻見都買見到她一面。

安心每天都會煩他,讓他去給她送飯。

她說,起碼,在死之前,她要每天都吃他親手送去的飯,這是她唯一的願望。

林管家說,每天他前腳離開,安然後腳就會出來出去曬會兒太陽。

兩人就像是太陽和月亮,總是無法在同一個時間下出現在一個地方。

本以為,只要安心不死,這個局面就很難打破。

可是這一天,爆出了他婚變的傳聞。

因為他每天都去『探望』安心,卻很久沒有跟安然同框出現了,所以這個傳聞一出,立馬被像真事兒一樣,傳的沸沸揚揚。

也正是這一天,他從醫院回來的時候,終於見到了久違的安然。

雖然只有幾天不見,可她的肚子又大了一些。

而且,她身邊還陪著她的知己好友,葉知秋。

見到他,葉知秋滿臉的不爽,他攙扶著安然一起從他身前走過,兩人都沒有看喬御琛。

安然臉色微微帶著幾分憔悴。

葉知秋將安然送她回了房間后出來。

喬御琛還站在門口等他。

葉知秋冷哼一聲,從他身前走過。

喬御琛道:「我們談談吧。」

葉知秋回身,抱懷,口氣不善:「還是算了吧,我的好朋友被人欺負,我可沒有心情聽你傾訴你的苦衷。」

他說完就要走。

喬御琛冷聲:「如果我這樣做,是為了不毀掉安然呢?」

葉知秋愣了一下,再次看他:「什麼東西?」

「跟我談談吧,我現在也是沒辦法了,只能找你求助。」

葉知秋抱懷,他往樓上的方向看了看,安然還坐在窗戶的榻榻米上。

他想了想,撇嘴:「出去談吧。」

兩人一前一後,各自開著自己的車,走出了一公里。

將車停在路邊后,兩人都從車上下來,越過馬路欄杆,到了海邊。

兩個男人在海邊談心,看起來……有那麼一絲的奇怪。

幸好,這裡不是金沙灘,沒有人。

「你剛剛的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為了不毀掉安然,難道是安心那個女人用安然要挾你了?你不會是連安心那種人都害怕吧。」

「我是被要挾了沒錯,因為安心抓到了我的把柄,」喬御琛嘆息:「你知道……安然五年前曾經被男人……被男人給強過的事情嗎?」

葉知秋驚訝了一下,看向他:「啊?」

他當然知道,可是重點是,他怎麼會提起這件事兒。

喬御琛懷疑的看向他:「你不可能不知道的。」

「我……知道,可是那個男人,不是已經死了嗎?」

喬御琛無奈一笑:「那個男人沒死。」

葉知秋腦子飛速的轉動,可是依然有點兒跟不上節奏:「什麼東西?你怎麼知道的,你確定過了嗎?還是說,有什麼線索?」

「我就是那個男人。」

葉知秋這下子不是一般的驚訝了,是驚嚇,十足十的驚嚇。

「你……你瘋了吧,這種事情,還有往身上攬的?」

喬御琛無奈:「你也覺得很不可置信吧,可是,那個男人的確是我。」

他將五年前的事情,跟葉知秋說了一通。

本想著,葉知秋可能會理解他,可是沒成想,葉知秋卻是一把拎住了他的衣領,滿臉的戾氣。

「怎麼會是你,怎麼就偏偏是你,為什麼你當初不好好確定,你知不知道,你給安然帶來了怎樣的災難。」

「我知道,我比任何人都知道,所以我才會為了不讓安然知道這件事兒,而答應了安心的要求。我沒有辦法,這件事兒,只有安心知道另一個知情人是誰,為了找到另一個知情人,我只能妥協,為了安然,我不敢冒險。」

「你的妥協,給安然帶來了第二次的傷害。」

「我都懂,可是你說,我還有別的路可以走嗎?」

葉知秋聽了他的話,將他一把推開。

喬御琛並沒有生氣,他也沒有心情生氣,只要葉知秋能夠幫他,他即便被葉知秋打兩拳,也覺得舒暢。

葉知秋氣悶的轉身,面向海平面。

別說安然了,就算他知道這件事兒,也很難原諒喬御琛。

如果是安然……只怕更難了。

「現在這種情況,不是我出面,就能幫你解決的了的。」

喬御琛無奈,他也想到了。

「有些事情,我現在若幫你,就是幫著安然一起騙她,我沒有信心欺騙她。」

葉知秋看向喬御琛:「我這輩子,騙我自己,都不能去騙安然。」

「我不是要你騙她,只是想要你幫我瞞著她這件事,幫我好好的開導她,她現在懷著孕,我不想讓她因為我去照顧安心的事情而痛苦。」

葉知秋看他,半響才道:「你覺得可能嗎?你知道安然現在對你的感情嗎?」

喬御琛沉默片刻,有些艱難的問道:「她……是不是也愛上我了。」

葉知秋嘆口氣,「你倒是敏感。」

「我一直都有感覺,因為安然對人好的時候,真的會讓人覺得,春天到了。可是我不敢相信這件事,畢竟,她要愛我,需要付出太多的努力。」

「幸好,你還不算沒有良心,可是這件事,我還是幫不了你,你知道,安然的心結在哪裡嗎?」。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