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但願如此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46:51
A+ A- 關燈 聽書

第222章但願如此

涼亭上,一架金色的簡易望遠鏡利於其中,女孩兒們沒見過自然不知道它是做什麼用的,皇后解釋了它的作用,女孩兒們才發現了它其中的妙處。

剛剛落水之事純屬意外,只能說是郭巧新和慕雪柔兩人倒霉,所以,女孩兒們很快將剛剛的事情拋在腦後,新奇的圍在望遠鏡旁邊,想要一窺究竟。

容離幾人上來時,望遠鏡旁早就圍滿了人,這次四人有志一同的選了個偏僻的角落坐下。

要從這兒被擠下去,那可怎麼躲都沒用了。

容離屁股剛一挨到座位,便聽到皇后『慈愛』的聲音喚她,「離兒來,到本宮這兒坐。」

說完,還拍了拍身邊的座椅。

完全忘了,就在剛剛不久前,那一聲咬牙切齒的『容小姐』也是自她口中說出的。

當面違抗皇后的話顯然不是什麼明智之舉,容離也想到了這一點,所以沒有多說什麼,而是從椅子上起來,走到皇後身邊。

與她同行的,是小小的漪沫。

夏侯漪沫邊跑邊說,「皇伯娘,沫兒也要坐你身邊。」

撒開小短腿率先跑到皇後身邊坐著,接著她指著自己身邊的椅子說道,「你,就坐哪兒吧。」

話語間帶了些公主的趾高氣昂。

容離知道小丫頭是故意的,從剛開始來到這裡,小丫頭就在保護她。

至於受了誰的囑託,還用問嗎?

本來圍在望遠鏡旁的千金們,聽到動靜紛紛回過頭來,她們諷刺的看著容離,看來晗月公主並不喜歡她,這麼明晃晃的命令帶著幾分嫌棄。

眾人也不看遠景兒了,乾脆坐了下來,想看看事情接下來會如何發展。

接下來的發展倒還算符合她們所想,皇後娘娘想要拉著容離說話,可晗月公主老大不樂意往皇後身邊蹭,試圖引起皇后的注意,不要跟容離說話。

皇后被擾的煩不勝煩,又不能發脾氣。

夏侯漪沫身份不同,就連她這個皇后都不敢怠慢,忍著心裡的氣不住的哄夏侯漪沫,至少人前她是一個善待侄女兒的皇伯娘。

有了夏侯漪沫的插科打諢,順便時不時對容離怒目而視,她成功的將一個爭奪大人注意力的熊孩子,演繹的淋漓盡致。

容離忍不住有些心疼漪沫,這麼小的一個人兒,能在各種各樣的形象中快速切換,足以體現出她在宮中生活的不易。

不然一個被長輩全心全意寵愛的孩子,怎麼會有如此表現?

她只要做自己便好,哪裡用得著這麼累。

容離心下嘆了口氣,關於漪沫的事情,她定要好好問問阿襄。

時間過得飛快,自女孩兒們進宮已經很久了,皇后見時辰差不多了,吩咐了一聲回宮,今日的賞花宴也就接近尾聲了。

皇後站起身,這次沒給夏侯漪沫纏她的機會,拉起容離的手笑道,「陪本宮下去吧。」

不等容離說什麼,她又將玉昭儀招來,因為她佔了最右邊的地方,所以玉昭儀再來只能站在最左面,也就是容離的身旁。

皇后拍了拍容離的手到,「今日本宮高興,你也不必在意那些虛禮兒,陪本宮一起走。」

說完又看了玉昭儀一眼,「玉昭儀懷著身子不大方便,就讓離兒攙著你吧,也合規矩。」

她是皇后,自然不能攙扶一個嬪妃,容離的身份剛好,這樣就能達到她的目的。

容離在皇后將玉昭儀招到她身邊的時候,便知道皇后要作什麼妖。

傷害龍嗣,無論是有意無意都是重罪。

容離本以為皇后要玩陰謀,沒想到直接給她來了個陽謀,但是這謀能不能成,也得看她的本事不是?

三人走在前面,皇后拉著容離像是有說不完的話,走的不算快。

其他人跟在身後當真是看紅了眼,容離的命怎麼這麼好,與端王沒關係了,皇后還待她那樣好?

漪沫有些著急,現在離姐姐的位置相當危險啊。

她身旁就是玉昭儀,萬一玉昭儀有個什麼意外,那罪過完全有可能落到離姐姐的頭上。

瑾萱同樣想起了漪沫之前在池塘邊說的話,小心玉昭儀,照這個情形來看,更像是小心玉昭儀受傷。

事已至此,她要如何幫阿離。

瑾萱的大腦飛速旋轉,她得想一個讓阿離脫身的法子。

正在這當口,走在最前面容離的聲音響起,只見她穩穩的站在台階上,雙手扶著皇后的身子,脆生生的開口道,「皇後娘娘,台階有些陡,您可得小心些。」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原來,在最後一個拐彎處,皇后伸出腳將要將容離絆倒。

現在容離攙著玉昭儀,只要她一倒,必沒有那麼快的反應能將纏著玉昭儀的手收回。

這樣一來,容離倒下去勢必會帶倒玉昭儀。

玉昭儀剛剛顯懷,胎兒還不大穩,若是從階梯上滾下去難免保不住腹中的胎兒,最壞的打算是將胎兒救過來。

不過沒關係。

她只是想要治容離的罪而已,死罪活罪都可以,只要治了,那和戰王的親事就進行不下去。

至於玉昭儀,皇后倒是不急,她肚子里的那塊肉,自己遲早能給拿掉。

今日,不過是拿她算計容離罷了。

可皇后千算萬算沒想到容離會功夫,練功之人本就是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的,容離又防著她。

所以,在皇后伸腳的一瞬間,容離便及時收住了腳步並調整好重心。

不止自己停住,連葉昭儀都被她拉住了。

此時,容離鬆開了攙扶玉昭儀的手,實打實的扶著皇后道,「臣女還是扶著您吧,這台階頗陡,若是一個不小心跌落,再傷到皇後娘娘,可就是臣女的罪過了。」

容離笑盈盈的看著皇后,眼裡的光芒看的皇后心中一突。

她看出來了!

皇后心下一凜,她的目的是將容離除掉,而不是自己把自己的目的暴漏在容離眼前。

容離和夏侯襄已有婚約,她不知道容離和夏侯襄的關係到底如何,容離會不會講此事告訴夏侯襄?

雖然這事鬧到皇上面前也沒什麼用,畢竟沒有證據,可將自己送到別人眼前的感覺並不好。

皇后臉色微變,她聲線有些僵硬,避開容離瞭然的目光,「離兒多慮了。」

多慮什麼?

這句話實在意味不明。

容離似笑非笑的看著皇后開口,「但願如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