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哥哥特別對待的女人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4:34
A+ A- 關燈 聽書

既然是裁縫,為何會知道人家快死了?

「她不是裁縫。」不等雲輕歌解釋,夜非墨淡淡地說了一句。

夜傾風驚奇地看向夜非墨。

果然,哥哥是認得這裁縫……哦不,這小個子的少年。

很詭異呀!

難怪哥哥說讓這小子留下。

「那他是……」溫情也怔了一下。

雲輕歌暗暗心驚,正想先一步夜非墨的話說自己就是個普通大夫,卻不料夜非墨說了一句。

「本王前不久隨手救下的人,竟沒想到會跟著本王上了山。」

「噗……」夜傾風震驚,「哥哥你也會救人?」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這也太詭異了吧!

憑他對哥哥的了解,哥哥可是從來不會救人的,為何今天又救人了?

雲輕歌暗暗抽了一下嘴角,雖然這個解釋有些令人不快,可也還是令她鬆了一口氣。

她並不希望自己是靖王妃的身份暴露在這兒,雖然這兒應該都是夜非墨的人。

不過……

這叫溫情的姑娘,令她覺得會是情敵。

「呵呵,我這不是上趕著向鬼帝大人報恩嗎?」她呵呵笑著,隨口胡謅著,「再說我也是一名大夫,正好可以為你們盡一份綿薄之力。」

夜傾風雖然年紀尚小,可他並不傻,他捏著下顎,用一種詭異的目光掃視著雲輕歌。

不對勁。

哥哥和這人之間氣氛很奇怪哦。

說起來哥哥成親后,他從來沒有見過嫂子,哥哥也從來沒有讓嫂子出現在他們一眾兄弟們面前。

不過外面都傳,這王妃是個又丑又蠢的女人,哥哥十分不待見,真的假的?

「報恩?」男人清冷的嗓音響起,帶著一分似笑非笑,「既然如此,大夫可想好如何報恩了?」

雲輕歌心知他是故意逗弄她。

但這會兒,她可一點都不高興。

她隨即說道:「現在還是先給這位姑娘看病吧。」

溫情始終關注著夜非墨和雲輕歌之間,憑著她的直覺,夜非墨和這位假扮裁縫的少年定然有些什麼,只是這種不為人知的秘密,她不知道是什麼。

一想到她的非墨哥哥和別的人眉來眼去,她的心頭就沒來由地慌了。

「我來給這位姑娘治傷吧。你們都是男子,多少有些不便。」

「我也可以留下來幫你。」雲輕歌又道。

夜非墨並不反對。

他知道媳婦的心思。

媳婦這一遇到病人就總是忘記他這個正牌丈夫的存在,令他吃味。

可惜的是,他也不能說什麼來反駁。

「你?你可是……」

「我是女子。」雲輕歌很坦誠地解釋道。

「什麼?」夜傾風差點驚得要咬斷了自己的舌頭,「你你……你是女人?」

這裁縫是女人沒什麼,可是這裁縫是哥哥救下的,哥哥竟然救下了一個女人?這事兒,詭異不詭異?

雲輕歌尷尬地扯了扯唇角。

承認自己是女子的原因也是……此刻她想有機會接近這床榻上昏迷不醒的女人。

若是繼續假裝下去,夜傾風這小子肯定不會讓她留下。

「哥哥,她她她……」夜傾風還一臉驚得嘴微張的模樣,嘴裡足以塞進一個雞蛋這麼大,他顫著手指著雲輕歌,好半晌都吐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他驚愕的不是這是個女人,他驚愕的是這是哥哥救下的女人。

哥哥何曾救過什麼女人,呸,哥哥走在街上連個美人都不會多給一個眼神。

那麼……

這話,也令溫情倏然抬起頭看向了雲輕歌。

她雖面上無波無瀾,可心底卻多了一分危機感,掩在袖中的手緩緩握成了拳頭。

倒是雲輕歌,暗暗叫了一聲糟糕,她點點頭說:「是,你們不信我也沒關係,不過溫大夫不是在這兒嘛!」

「是哦,溫情,你給我好好盯著這女人。」夜傾風驟然想起這不是還有溫情在嘛!

溫情恍然回神般,好半晌才輕輕應了下來。

「這兒對各位公子也不方便,還請各位出去吧。」雲輕歌也出聲,推了推青川。

青川這下頭皮更是發麻了。

這要是出門去了,就要被主子給揍死吧?

怎麼辦?

把人趕出去后,雲輕歌才撈起衣袖,將榻上昏迷不醒的姑娘給翻過身去。

傷勢在腰腹和背後,這樣的傷勢絕對不是小傷,可怕的是這傷勢因為未處理在惡化邊緣。

她見溫情還站在那兒發愣,隨即吩咐說:「溫大夫,您還站在那兒做什麼?過來搭把手。」

溫情好半晌才想起要做什麼,抬步走過去,幫雲輕歌。

「你……是怎麼認識鬼帝的?」她輕輕問,神情似乎還有些恍惚。

雲輕歌早已看穿這小姑娘的心思,不過也希望這姑娘不要妄想太多,還是解釋說:「我們……在帝都認識的。」

「哦……」溫情得不到具體的答案,眼神驟然暗下來,垂眸看著這眼前的人兒,只能替姑娘寬衣。

傷口一直沒有處理,但之前她也有給這位姑娘隨意包紮了一下,不過也是沒有上藥,好幾次想給這位姑娘動手醫治,卻都被夜傾風那混球給阻止了。

她挺同情這姑娘。

若是這姑娘恢復了,指不定第一件事情就是要跟夜傾風拚命。

「這位姑娘……是怎麼受傷的?」

「她是西秦人,你也知道,西秦離我們天焱很遠。她是被追殺到此,本來一直躲在西臨城,但我們老大喜歡上了這姑娘,每回一遇這姑娘就要挨揍。

直到那日,姑娘被追殺的人打成重傷,我們老大才帶了人去救下。」

在外人面前,溫情都會把夜傾風喚成一聲老大。

雲輕歌也不在意這姑娘的稱呼,只是瞭然般點點頭,「她姓秦?」

「嗯。」溫情低下頭細心給這位姑娘擦拭傷口。

小姑娘的眼帘垂下,眼睫在眼眸下方落下一層陰影,倒也看得出來她的心情的不好。

雲輕歌扯了扯唇角,也發現這姑娘對自己的冷淡,索性也不問了,便也開始給這秦暮雪收拾傷口。

系統說:「這位秦暮雪姑娘性子比較冷,而且動不動就喜歡打人,但是見到夜天珏第一眼就愛上了人家。」

「咳咳,男主光環,沒法。」

系統繼續煞有介事地問:「所以,主人,你打算怎麼做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