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是受害者也是施虐者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47:42
A+ A- 關燈 聽書

喬御琛沉默片刻后道:「岳母。」

「沒錯,就是阿姨。安然為了愛你,她可以把自己受過的苦難和心裡存下的仇恨放在一邊,可她對她母親的死卻無法釋然,你知不知道,當年阿姨是怎麼死的。」

喬御琛點頭。

「那你知不知道,安然被你折磨的拖著半條命回去的時候,她的母親都在雨水中泡的……沒了樣子。」葉知秋搖了搖頭:「阿姨是她的一切,我清楚的記得,安然告訴我這件事兒的時候說過,她一定會殺了這個人。」

喬御琛沉默,這種時候,他沒有資格說什麼。

「還有那個孩子,那個被你害死的,你自己的孩子,若安然知道那個孩子是你的,你覺得,她會不會痛苦,她愛上的男人,害的她沒能好好的送走她的母親,也沒能好好的跟你們的孩子打過招呼,這種打擊,安然絕對承受不了。

喬御琛,你說當年,你是被御仁的母親下了葯,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都做了些什麼,甚至也不知道自己給安然帶來了怎樣的災難。

我承認,這樣算起來,你也是受害者,甚至於安然知道了這件事兒后,慢慢的也一定能想明白,你也是受害者。

可是你別忘了,你除了是受害者,也同樣是施虐者,安然或許可以理解你,但卻一定無法原諒你,在這整件事情中,她雖然跟安家有恩怨,但卻是個十足十的無辜者,她賠上了自己的母親,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四年青春,還有三分之一的肝臟。真相揭開的那一天,她現在到底有多愛你,將來就會有多痛苦,你以為,她真的敢接受這犧牲了一切,換來的愛情嗎?如果你是安然,你會欣然接受這樣的你自己嗎?」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葉知秋說著,搖了搖頭:「我甚至無法想象,安然到底會做出些什麼事情,這種時候,如果我幫了你,將來,我還如何有資格站在她身邊力挺她?畢竟,是我讓她慢慢接受你的,她未來要承擔的苦痛,我也有一部分責任。」

這麼說起來,葉知秋的愧疚感倒是更重了。

他不會幫喬御琛,因為幫了他,就意味著,安然真的是孤苦無依的一個人了。

聽葉知秋這樣說完,喬御琛更加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是啊,他只想到了自己的無辜,想到自己或許還有機會懺悔。

可是他忘記了,自己還是個施虐者。

他的痛是誰給的不重要。

可是安然的痛,全都是他給的。

看到喬御琛痛苦的樣子,葉知秋想了想,自己的話,是不是說的太重了?

「那個……你剛剛說,安心之外還有人知道這件事?」

喬御琛茫茫然的點了點頭。

「那你知道這個人是誰嗎?」

喬御琛眼神有些無力:「並不知道,但我猜測,應該是顧雲清。」

「御仁的母親?」葉知秋驚訝一下:「不會吧。」

喬御琛看他:「八九不離十,當年的葯是她給我下的,她就是為了拍我的不雅視頻,才設計了我,既然已經成功了,那她不可能只開頭,不結尾,所以,她知道實情也說的過去。」

「如果她真的知道真相,有什麼必要隱瞞?」

「這一點,我也不是很確定。」

「那倒是找出她來問吶。」

喬御琛蹙眉:「她那麼狡猾,你以為那麼容易找到嗎?」

葉知秋猶豫片刻:「我知道她在哪裡。」

喬御琛驚喜,看向他:「你知道?」

「御仁走了之後,我見過她一次,那時候,我並不知道,御仁死的事情,跟她有關。我告訴她,御仁雖然走了,但以後,我會像親生兒子一樣照顧她。所以之前,我每個月都會給她的一個神秘賬號匯款。那時候她也跟我說過,讓我不要把她的行蹤告訴任何人。」

「她在哪裡?」

「她的具體住址,我是說不清楚,但是我有她的神秘卡號,只要知道這個卡在哪裡刷過就容易找到了。」

「快告訴我。」

「這個卡號的主人名字叫隋東浩,卡號在我手機里有,我發給你。」

喬御琛接到卡號,立刻給林管家轉發了過去。

他撥通了林管家的電話:「林管家,找到突破口了,立刻去查這張卡的刷卡記錄所在地,這個卡的持有人,實際就是顧雲清。」

「好的少爺,我立刻就加派人手去查。」

掛了電話,喬御琛感恩的看向葉知秋:「你又幫了我一個大忙。」

「我是在幫安然。」

「可是你的情,我來領。」

葉知秋嘆息一聲:「我不需要你領我什麼情,我只是好奇,你以後到底打算怎麼辦,萬一事情暴露了呢?你就從來乜有想過,會如何嗎?」

「不是沒有想,是不敢想,」她搖了搖頭:「也不能想,這件事沒有退路,絕不能讓安然知道。」

葉知秋凝眉:「喬御琛,你當真是聰明呀,就這麼把我拉上了賊船,讓我都沒有反駁你的餘地。」

喬御琛無奈:「抱歉,我本來沒想讓你為難,可是,除了你,也沒人能幫我了。」

「可是現在這種情況下,我也幫不了。」

喬御琛點頭:「我能理解,只是……這件事你能幫我對安然保密嗎?」

葉知秋猶豫片刻,點了點頭:「事已至此,除了幫你保密,我還有別的選擇嗎?」

喬御琛無奈苦笑。

葉知秋看了他一眼,沉默片刻:「我會……稍微拐彎抹角的勸勸她的。」

喬御琛感恩的看了他一眼。

終於明白,安然為什麼會說,為了葉知秋,她可以拚命了。

不是誰都能這麼幸運的找到這樣的藍顏知己的。

喬御琛回到家,如往常一樣,在門口敲了敲安然的門:「安然,我回來了。」

房間里也如往常一樣,沒有一點回應。

喬御琛站了片刻后,就下樓去了。

傍晚,一直在外面忙碌著的林管家終於回來了。

林管家匆匆敲門進了他的卧室:「少爺,我回來了。」

喬御琛看他:「調查的怎麼樣了?」

「你給我的這個卡號,使用人根本就不是顧雲清,是一個男人。」

喬御琛凝眉,男人?那個隋東浩?

「這個男人跟顧雲清之間就沒有任何一點的關聯?」

「我也好奇,所以讓人去調查了這個隋東浩的底細,拿到這個男人的資料時,我覺得這個男人有些眼熟。一開始我還沒想起來,後來是回來的路上,我開車的時候才想起,這不就是當年顧雲清離開中國前的司機嗎。」

喬御琛眼神一冷:「司機?你確定嗎?」

「少爺,我不會弄錯的,當年我雖然不知道這個男人叫什麼名字,但卻的確見過他很多次。」

喬御琛沉思片刻,起身走到了窗戶邊,背對著林管家站在那裡低頭看這個隋東浩的個人資料。

看完,他搖了搖頭:「這份個人資料太簡單,再去查,以顧雲清的為人,她不可能會信任一個司機到願意把自己的身家財產都交給對方管理的程度,不計一切代價,查到這個男人跟顧雲清的關係。」

林管家點頭:「知道了少爺。」

喬御琛看向他:「尋找這個男人的下落這件事兒也不要停,顧雲清極有可能就跟這個男人在同一所城市,不然她花錢會非常不方便。」

「好的,少爺。對了,今天……葉少說了什麼嗎?他願意站在你這邊嗎?」

喬御琛搖了搖頭。

林管家蹙眉:「那葉少……不會把這事兒告訴夫人吧。」

「不會,然然這朋友是交對了,他所有的一切考量,都是站在安然的立場上斟酌的,雖然我沒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但起碼……不管最終發生怎樣的結果,我都不必擔心然然身邊會空無一人了。」

這樣,也算是有了最好的結果吧……

第二天早上九點多,喬御琛難得的進了安然的房間。

她已經醒了,正在一個人吃早餐。

見他進來,她凝眉,臉色上帶著幾分不悅。

他走上前:「金楠的母親今天凌晨在平安醫院去世了。」

安然起身,就要去換衣服。

「金楠特地囑咐,讓你不要過去了,你還懷著孕,不合適。」

喬御琛走到她身前:「我知道你還在生我的氣,可我現在還是你的丈夫,所以……我代替你去。」

安然垂眸,「我也去。」

「金楠看到你過去祭拜,也會覺得難過的。」

「那我在門口等。」

喬御琛見她一臉堅定,知道自己也倔強不過她,只能點了點頭,兩人一起下樓,時隔多日,兩人終於坐進了同一輛車裡。

路上,喬御琛不時看她。

「安安這幾天沒有鬧你吧。」

「嗯。」

「醫生說,現在這個月份,正是孕婦最痛苦的時候,因為沒有辦法平躺著睡覺。」

安然側頭看向窗外:「別問我的事情了。」

「可我關心的,只有你的事情,我擔心你會不會手腫腳腫,擔心你晚上會不會睡不好,也擔心安安會不會太調皮,我……」

「現在再說這些,還有意義嗎?」她看向他,打斷他:「本來,你可以親眼見證這些擔心會不會實現,可是,你拒絕了這個機會。」。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