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是女兒的救命葯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0:57
A+ A- 關燈 聽書

聽著她如此反駁,男人真想抱著這小女人咬一口。

蘇雲沁見他不反駁,又說道:「要不,你告訴我在哪一間,我進去找,到時候咱們在屋中匯合。」

男人擰眉。

因為是春樓,春樓里多少小倌。

他不放心。

他家小女人萬一看上個別的小倌……

「你不會這種醋都吃啊?」蘇雲沁彷彿看穿了他的心思。

男人連忙握拳在唇邊輕咳了一聲,掩蓋自己的心思。

她說對了,他確實吃醋。

蘇雲沁上前,輕輕拉扯住了他的手臂,用自己的臉頰蹭著他的手臂,輕柔地說道:「放心吧,我又不是那種意志不堅定的女人,你是不信我?」

「不是。」男人面色微沉。

「那不就得了,既然相信我,就讓我進去。」

風千墨:「……」

他這是被這小女人給套路了。

蘇雲沁鬆開了他,大步往前走,又想到什麼,她忽然又折返回來,踮起腳尖在他的薄唇上狠狠印下一個吻。

「到時候,樓上見。」

「……好。」唇上柔軟的觸感,讓他的心一軟,終於還是同意了。

蘇雲沁微笑,不有得在男人的薄唇上又重重咬了一口,咬完了才連忙往旁退開了兩步往前走。

看著女人大步離開,風千墨抬起食指輕輕摩挲了自己的薄唇。

……

雪樓里的客人極多,嘈雜的春樓里都是男男女女。

蘇雲沁踏入時,老闆一眼便瞧見了她身上的衣著不菲,猜測到她的身份必然很高,連忙迎上前來。

「這位夫人,您是有看好的小倌嗎?」

蘇雲沁抬頭看了一眼二樓,連忙點點頭說道:「對,我看好了一個。」

老闆一聽,樂呵呵地更加熱情了。

蘇雲沁一邊應對著老闆,一邊目光四周掃視著。

沒想到堂堂的聖女國皇帝,竟然自己開了一間春樓。

看來這些聖女國的女王陛下都是些欲求不滿的女人,但凡有什麼需要都會入這春樓里自己解決吧?

嘖嘖……

「夫人,請跟我上樓,您的雅間都給您安排好了。」

蘇雲沁點點頭。

二樓所有的屋子都已經點亮了燈,唯有一間屋子是被上鎖。

這間屋子的門上還貼著告示,禁止所有人入內,還刻意將「屋中鬧鬼」四個字寫得極大。

古代人最為迷信,一看見這門上字跡,哪裡有人會敢冒險。

老闆見蘇雲沁站在這間屋門前停駐,她心底頓生疑竇,可也沒有說什麼,笑眯眯地問道:「這位夫人,您是怎麼了?」

「哦,沒什麼,我就是想看看這是什麼。」蘇雲沁回過神來,朝著老闆微微笑了笑。

她笑得靦腆單純,好像真的就是一個無辜隨便看看的意思。

老闆被她的表情所惑,覺得可能是自己想多了,便不再懷疑,領著她入了一間雅間。

雅間內已經有一名身穿青衣的小倌,正坐在琴案前撫琴。

琴音優雅,屋中還點著迷人的檀香。

這香氣……

蘇雲沁輕斂眸光。

這是會讓人意亂情迷的香。

她袖中的手拈著銀針,刺著手心,才能保持清醒。

老闆臉上的笑容越發深,連同著臉上的皺紋都多了幾條。她身子有些臃腫,抬起手來朝著蘇雲沁揮了揮,說道:「夫人,您好好享用,有何事只管叫。」

蘇雲沁勉強地扯了扯嘴角,看著她壯碩的身子消失在門后,暗暗翻白眼。

這死老太婆,一看就是一副奸商的嘴臉。

門嘎吱一聲闔上了。

彈奏琴弦的小倌停下了動作,看向蘇雲沁,一抬頭,觸及到了蘇雲沁那絕色無雙的容貌,他的眼睛也放光了些。

「夫人?」好美的人!

小倌一想到往日服侍的都是些半老徐娘,要麼就是些醜陋的女人,今日竟然能服侍一個大美人,他的一顆心就開始狂跳。

蘇雲沁神色未動,輕嗯了一聲,見他站起身試圖要靠近,她連忙呵斥道:「坐下!」

被她呵斥了一聲,小倌別嚇了一跳,連忙乖乖坐下去。

「那個……你會彈什麼曲子?」

「夫人想聽何曲子,我就會談什麼曲子。」小倌無不傲嬌地說道。

蘇雲沁微笑,起身走至他的琴案邊,伸手搭在了小倌的肩上。

「是嗎?只要我說的曲子,你一定都會彈奏?」

「當然……呃!」小倌還未說完話,忽然後腦勺一陣脹痛,他雙眼一翻,直接暈厥在了琴案上。

蘇雲沁收回銀針,連忙開門往外走。

剛拉開門,一下便撞上了一堵肉牆。

「慌什麼?」低沉的男音突然響起。

蘇雲沁摸了摸鼻尖,聽著這熟悉至極的磁魅嗓音,略帶惱意地抬頭瞪了他一眼,不滿地說道:「你進門不能先敲門?」

「看你在做什麼。」男人說罷,目光掃視了一眼屋中。

很快,他的目光定在了暈厥在琴案邊的小倌。

蘇雲沁感覺到他危險的目光,連忙伸手挽住了他的大手,「千墨,你聽我說呀,咱們是來拿葯的。葯在那封閉地倉庫里,咱們去拿葯。」

風千墨冷哼了一聲,如此昭示著他的不悅。

蘇雲沁暗暗抽了抽嘴角。

她家男人的醋勁還真大。

這廝,沒事這麼愛喝醋幹什麼!

外面的夜色越來越濃郁,蘇雲沁拉著風千墨已經到了門邊,她一邊往四周看一邊遞給了風千墨銀針。

「做什麼?」銀針遞過來,風千墨不解。

「笨啊,當然是把鎖打開啊!」蘇雲沁很翻白眼,沒想到他竟然問自己做什麼?

哦買噶的,她家男人還能再可愛點嗎?

風千墨卻嘴角一抽,沒有接過她手中的銀針。

開個鎖,還需要針?

四周的屋子都是緊閉的,從屋子裡傳來的歡笑聲很容易便能掩蓋他們的動靜和說話聲。

蘇雲沁始終關注著四周是否有人,以至於耳邊傳來了「咔」地一聲響,她都沒有反應過來。

「走。」下一刻,她被大手握住,整個人就被牽進了屋中。

屋中一片漆黑,蘇雲沁從懷中摸出了夜明珠。

幽暗的光線頓時便將屋子給照亮了。

「這是儲藏室。」

屋中擺放了不少物品,全是價值連城的東西,有名畫,有昂貴的青花瓷,以及其他之物。

全是有錢之物。

「這聖初雪可真是奇怪,怎麼好端端的將東西扔在這兒呢?分明她也知道這兒不安全。」

「於聖女國皇帝而言,這裡最安全。」風千墨淡淡地說了一句,隨手拾起一件東西把玩。

蘇雲沁自然是沒聽懂,歪著腦袋看他。

「聖女國並非是由國君一手把控,背後還有三位長老。但凡進獻給帝王的之前之物,全放入國庫,皆要經過長老的同意。」

「這個我倒有聽說過,他們的國庫鑰匙都在長老手中。」

男人輕微頷首。

蘇雲沁撇嘴,終於是明白過來,這算是聖女國皇帝的小金庫。

「我們分頭找吧。」蘇雲沁開始動手翻找。

她知道,已經沒有時間再磨蹭了。

風千墨視線掃了一眼屋中,抬步走向放置了不少藥材的柜子。

看聖初雪是個有條不紊的人,東西都整理地極其有條理,關於藥材應該放置在一塊。

「在這裡。」風千墨淡淡說了一句。

蘇雲沁聽見,猛地起身撲了過去。

只見風千墨的面前放置了無數的藥材盒子,一個個全部都規律而整齊地擺置著。

蘇雲沁上前動作極快地將盒子一個個打開,終於在最下方的盒子里找到。

「找到了!」

她激動地雙眸泛淚。

這是她女兒的救命葯,這是第三味葯,幸好能夠尋到!

之前她一直擔心,也一直左右尋思著,倘若尋不到這佛光金蟬,那她是不是應該要另尋一味葯來代替。

「走吧。」風千墨看了一眼她手中的佛光金蟬,眸色一深。

他雖也聽聞過佛光金蟬此葯難能可貴,卻沒想到真正尋到手的時候,竟是這個模樣。

它的身形長得像蟬,渾身鍍金,但偏偏這不是蟲而是一種植物。

因為身上散發著淡金色,猶如佛光照耀,故取名為「佛光金蟬」。

蘇雲沁將東西小心收入懷中。

「真的?」風千墨問了一句。

蘇雲沁狠狠點頭,「真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終於讓她拿到了這東西,這葯耗費了她不少時間。

之前拿到兩味葯時,她怎麼也沒想到耗費這麼長時間。

風千墨微嘆了一聲,大手握住了她纖細的小手。

「沒事了。」確實沒事了。

蘇雲沁點點頭,「我們趕緊離開。」

然而,二人剛剛到門口,便聽見了雪樓老闆在門外驚叫了起來。

「門怎麼開了?」

「糟糕。」蘇雲沁轉頭看向身後的窗戶。

「快,派人過來,裡面有賊!」門外的老闆尖著嗓音嚷叫起來,整個人就像是一頭暴怒的獅子。

要是讓陛下知道這事情,她一定會被砍頭!

刺耳的聲音讓蘇雲沁有些無奈地伸手掏了掏耳朵,拉住風千墨就走。

「我們回到隔壁的房間,不要讓她起疑。」

風千墨抿了抿唇,沒有吭聲,還是伸手環住了她的腰際從窗戶處掠出,飛到了之前他們所在的屋子的窗邊。

小倌還趴在琴案邊。

蘇雲沁入了屋中,將小倌給拖拽至床榻底下藏著。

「你在做什麼?」看著她費力把人藏到床底下,男人詭譎地看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