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化解危機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1:04
A+ A- 關燈 聽書

「靠,你還問我做什麼?他們若是發現那儲藏室里東西被翻過了,肯定會四處尋找人的,會率先一間間屋子盤查。」

蘇雲沁將人給扔進了床底后,又扯過了被褥扔在了地上,把床縫給堵住,好遮擋視線。

風千墨看著她做這一切,嘴角幾不可察地抽了一下。

「過來。」蘇雲沁見他還愣站在那方,連忙朝著他招了招手。

男人微嘆,有些無奈想笑,但腳步還是朝著她而去。

蘇雲沁見他走近,下一刻連忙將他撲倒在了床榻上。

因為動作太大太突然,使得床榻發出了嘎吱嘎吱的聲響。

「雲沁……」男人沒料到她來這麼一出。

「別說話,乖乖配合我。」

這時候門口已經傳來了凌亂的腳步聲。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甚至,從門外還傳來了老闆那尖利而誇張的叫聲:「快搜,給我一間間屋子搜,絕對沒跑遠!」

如果他們現在離開的話,肯定會被老闆懷疑,所以,留在這裡演戲是最好的方式。

只是,現在屋中那淡雅的檀香彌散在口鼻間。

風千墨看著她急切不耐煩的樣子,不知怎麼,有些想笑。

聽見男人低笑的聲音,蘇雲沁扯衣裳的動作驀地一頓,抬頭看向他。

只是,男人笑意也來不及收斂,只好乾咳一聲掩蓋笑意。

「你笑我?」蘇雲沁眯眸,危險地看著他。

「咳咳……」某男故作淡定。

「敢笑我!」蘇雲沁氣惱。

門這時候被敲開了。

「夫人,您在嗎?店裡來了小賊,我們要搜房!」

蘇雲沁沒理會門外的話,繼續啃咬身下的男人。

男人忽然伸手攬住了她的纖腰,將她的身子更緊地拉近懷裡。

「你這樣,無法讓他們相信。」

「呃?那怎樣?」

……

門口守著的眾人聽見屋中的叫聲,皆是一愣,轉頭看向身後的老闆。

「老闆,屋中……戰況激烈。」

老闆一咬牙,聲音驟沉:「不行,也要進去看一眼!」

為首的身形強壯的小倌聽令,連忙撞開了屋門。

撞開屋門后,屋中女人的叫聲越來越高昂。

眾人入屋看見屋中的情況后,皆是一滯。

蘇雲沁轉頭看見他們,連忙伸出手臂勾住了風千墨的脖子,將他拉近,以防被人看見他的臉。

她的眼眸一沉,看向眾人,不悅道:「你們什麼意思?」

老闆一怔,忙道歉:「夫人恕罪,夫人恕罪,我們只是遭竊了,所以……」

「還不滾?」蘇雲沁冷戾地喝道。

眾人似是被蘇雲沁的氣勢所迫,連忙退了出去,不敢再逗留分毫。

風千墨被她纖細的手臂給勒著,身子又貼著她這軟的不像話的身子,他闔眸,呼吸漸重。

她到底知不知道這樣做,會讓他崩潰?

嗅著她身上淡淡的香氣,更何況她身上衣裳只是半掩著,所有的觸感都在刺激著他。

門闔上,蘇雲沁才鬆開了他的脖子。

「呼……好了。」她臉色爆紅。

大概是因為剛剛經歷的一切,讓她剛剛差點想假戲真做了。

可她說完這話,發現男人還壓著她。

「千墨?」她伸出手指輕輕戳了戳他。

「起不來。」

蘇雲沁的心咯噔了一下,問道:「你怎麼了?」

「嗯……你說呢?」

「……」蘇雲沁算是明白了,他這是咋了。

……

蘇雲沁走下樓的時候,風千墨已經從窗戶處離開,他們離開時,特地將床榻底下的小倌抬出來放置在床上,把小倌的衣裳扒光了再離開。

蘇雲沁走到門邊,輕咳了一聲。

老闆此刻正一心想到儲藏室遭賊了,沒心思搭理蘇雲沁。

「你們這兒的服務不好,我不喜歡。」蘇雲沁赫然出聲,「多少錢?」

老闆一聽,想到剛剛打擾到她的美好時光,心中也有些內疚。

老闆尷尬討好地笑道:「夫人,是我們小店照顧不周。您看這樣可以嗎,這錢,我們就不收了,夫人下次多多光顧便是了。」

「好啊。」蘇雲沁坦然答應,嘴角笑意漸深。

「那太好了。」老闆抹了抹額際的冷汗。

蘇雲沁裝作滿意的樣子點點頭,「那便如此了,我先告辭了。」

「夫人慢走。」

蘇雲沁頭也不回地離開,嘴角邊的笑意更深。

沒想到這老闆如此好忽悠。

確實,在這家店體驗到的並不是很滿意。

馬車停駐在前方不遠處,她走至馬車邊,上了馬車,男人已經一身清爽坐在馬車裡。

蘇雲沁看見他,故作鎮定地坐在了他的身邊。

「呃,咱們回宮了嗎?」她率先出聲問道。

風千墨側頭看她,輕輕頷首。

「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她忽然問道。

她知道,計算著時間,很快就要到他蠱王發作的時間。

提到這個,她的心情便有些失落。

葯是拿到了。

而他,也要回天玄了吧?

跟他待得越久,彼此之間的不舍和依戀便越深。

明明知道這是毒藥,可他們雙方都沒有率先戒掉這樣的「毒癮」。

毒癮戒除,會痛,會難受,會痛不欲生……

風千墨眸子鎖定在她的臉上,盯著她的雙眸久久沒有回神。

「你如何打算?」許久許久,他沉沉地問了一句。

蘇雲沁收回目光,輕輕絞著自己的衣角。

她如何打算?

她能怎麼打算?

她自然還要繼續為蘇小野尋葯,可他……畢竟國不可一日無君,他總要回到那個位置上。

手上忽然一暖,他的大手覆過來握住。

「雲沁。」他似是要說什麼。

蘇雲沁連忙抬頭看他,可等了半天,他又沒有說什麼。

「你想說什麼?」

「沒什麼。」男人薄唇輕挑,笑意淺淡,可卻分明不達眼底。

蘇雲沁的心中漸漸泛開了一絲憂色,反手握住了他的手。

她不信,他們還沒有辦法了?

不由得,她想到了鳳婆。

「我先回天焱,我會先去見鳳婆。」

男人眉一皺,「不需要跟她接觸太多。」

「我知道。」蘇雲沁雙眸閃了閃,挪動了一下身子,更近地貼著他,將臉湊近他,聲色輕柔,「千墨,你回天玄,也要經過天焱不是嗎?我們同路。」

看著她如此模樣,男人幽邃的眸中暗芒輕掠,已然明白她的意思。

「自然同路。」

「更何況,你蠱王快發作了。」她可是清楚計算著他的蠱王發作時間。

風千墨沉嘆了一聲,卻並不反駁。

雖說服用蠱葯,蠱葯也不過只是壓制平常的蠱王,一旦發作之日,想壓制也壓制不住。

蠱王發作之前,他不能留在她的身邊。

否則……

沒有否則。

……

夜色漸漸深沉,月色也悄無聲息地掩蓋在雲層之後。

蘇雲沁已經睡下了。

風千墨在院中,看著幽深的夜色。

「主子,洛王已經到了聖女國了。」金澤在一旁道,「而且……太后已經知道您在這兒了。」

風千墨並不意外。

蕭湛在這兒,他的蹤影自然也便不是秘密了。

「那……蘇姑娘和兩個孩子?」金澤憂心問道。

男人沒有回應他,湛黑的瞳孔里是無盡的凌厲鋒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