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至今無人能解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4:41
A+ A- 關燈 聽書

怎麼聽著系統的聲音似乎還格外歡暢呢?

這死系統,歡暢個什麼勁?

雲輕歌心底低咒了一聲,才悶聲說:「先等這姑娘醒來,我好拉攏她。日後說不定會是用來對付雲挽月的利器。」

系統一聽,更加歡暢了。

好,非常好,這個主人還算有點腦子吼吼。

……

「哥哥,那姑娘,是你什麼人啊?」

「媳婦。」

「噗——」夜傾風本來也就是好奇隨口一問,也以為夜非墨會像剛剛在樓閣里一樣緘口不言,不肯多做解釋,竟是沒想到突然猝不及防就說了兩個字。

這二字,還真是不說還好,一說簡直把他的小心臟給震得要飛出。

「我的娘親唉,你說那是……靖王妃?」

是他嫂子!

夜非墨慢條斯理端起茶盞輕抿了一口,神色淡淡問:「有什麼問題?」

夜傾風剛剛還被茶水給嗆得難受,好半晌才慢慢搖頭,「沒……沒什麼問題。」

天知道,他的內心是多麼無語。

早知道那是嫂子,他就應該多巴結巴結的,之前還對嫂子那般無禮,嗚嗚嗚……

「今晚上,將你嫂子的房間安排離我近點,懂?」

聽見夜非墨的吩咐,夜傾風忙不迭點頭,拍著胸脯說:「哥哥你放心,一定照辦。」

剛說罷這話,他抬頭就瞧見有些魂不守舍的溫情走了回來。

「溫情,人救下了沒有?」夜傾風略微擔心地問道。

溫情垂著眼帘,二人都看不清楚她眼底的情緒,她咬著下唇說:「沒事了,那位姐姐在裡面照顧。」

她說罷,又看了一眼夜非墨。

剛剛站得遠,沒有聽見他們兩兄弟說什麼,但是她瞧著夜傾風這模樣,便知道那姑娘肯定對非墨哥哥很重要。

……

半個時辰后。

雲輕歌坐在一側搗鼓著草藥,「咚咚」的響聲在屋子裡不斷回蕩著,也終於讓榻上昏睡的女子睜開了眸子。

她掙扎了一會兒,撐著身子坐起身來,視線茫然四顧。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這是哪兒?」

她一出聲,雲輕歌搗碎草藥的動作也停下了。

「你醒來了?」雲輕歌起身走向她,「這是鳳尾山,你傷口剛剛把毒血颳走,還未上藥,你不要亂動。」

眼前的姑娘一雙清秀的眉輕輕攏起,好像在回憶之前發生了何事,半晌才漸漸回神過來。

她慢慢抬起眼帘看向雲輕歌,忽然問:「你又是何人?」

「哦,我就是這兒的大夫而已,不要對我有太大的敵意。」

興許是剛剛蘇醒過來,所以秦暮雪身上並沒有太大的敵意,反而面上怔忪的有些像個懵懂的孩子。

雲輕歌倒也放下了一絲戒備心。

「你放心,先躺下,我先給你敷藥。」

秦暮雪倏然警惕起來。

這副模樣,好像雲輕歌會要她的命。

「我……」雲輕歌剛想解釋,豈料這姑娘不知道是受什麼刺激,忽然抓起了一旁的玉枕,猛地朝著雲輕歌這個方向砸了過來。

雲輕歌眉心一跳,猛地跳開躲過了這女人兇猛的一擊。

發什麼瘋?

系統:「我早就說過她很兇的。」

很兇就很兇,幹什麼一言不發就打人?

什麼怪毛病!

系統暗暗扶額:「主人,你可得當心了,她要打人真的會動真格的。」

雲輕歌還待與系統再說什麼,那方的秦暮雪忽然從榻上站起身來,身上未著寸縷,搖搖晃晃地朝著雲輕歌走近。

「喂,你這樣傷口會裂開,血流出來了,你……」

「我要下山……」她虛弱地說,也不在乎自己身上沒有衣著遮掩。

雲輕歌擔心她這舉動會惹來外面的人注意,更何況這姑娘還是個沒穿衣裳的,只能疾步過去把被褥抱起披在她的身上說:「我知道我知道。」

「等你把傷口包紮好了,我幫你下山便是了。」

原本還搖晃的姑娘忽然雙眸一亮,看向雲輕歌,「你說的可是真?」

「我說謊有什麼好處?」雲輕歌才是最無語的。

最好笑的是,她一說幫忙下山,這姑娘身上就沒有了敵意。

「那好,你給我上藥。」她說罷,轉身又回到了床榻上躺下,對雲輕歌這大夫稍稍有了些滿意。

雲輕歌磨了磨牙,真想把這女人打暈。

還真是把她給氣得不行!

系統:「主人,不要生氣。來,跟我一起做,深呼吸……跟我默念,世界如此美好,怎能如此暴躁……」

「滾!」雲輕歌暴躁地罵了一聲,將手中搗鼓好的草藥取過去給秦暮雪上藥。

「你不是這兒的大夫吧?」

草藥剛剛覆上少女的傷口,少女就輕輕開了口。

雲輕歌的手上動作頓時一滯。

「我也不是第一次里鳳尾山了,我是這兒的常客,我剛剛對你動手也是以為你是西秦那邊派來的姦細……」

「呃,我確實不是這兒的大夫。」

「我記得這兒的大夫是個姓溫的大眼睛姑娘。」

雲輕歌:「……」

現在這平靜跟她說話的秦暮雪和剛剛用玉枕砸人的姑娘還真是判若兩人,她都懷疑這姑娘是不是有精神分裂症。

「唉……我這種整日被追殺的,你不懂。」

雲輕歌:「……」她確實不懂,也不太想懂。

「你送我下山後,你要去何處?」

「呃,回鳳尾山。」雲輕歌回了一句,眉卻擰的很緊。

倒也不是這姑娘啰嗦,只是她給秦暮雪敷傷口時,看見了秦暮雪的傷口旁的肌膚泛著青紫色。

毒!

這種毒不是新毒,而是舊毒,並且是很早就中了的毒,傷口之所以會腐爛也是因為這毒。

可怕的是剛剛她給這姑娘診脈的時候竟然絲毫未察覺?

見她蹙著眉,秦暮雪似是明了般解釋:「我十二歲那年中了這毒,至今也是無人解得了。」

「你……」雲輕歌訝然。

「他們給我喂這毒,其實是為了讓我做別人的葯,這就是為什麼這些人追殺我。」

「他們追殺你是為了挖你浸染了毒的心臟?」

雲輕歌脫口問道。

秦暮雪倒也不驚訝,畢竟這位是大夫,懂這些也沒什麼。

「你叫什麼?」

「我姓雲。」

秦暮雪的態度也溫和了不少:「哦,雲大夫,你難道不知道知道太多秘密會遭來殺身之禍?你恐怕不知道我這毒是為了救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