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不小心說漏嘴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4:49
A+ A- 關燈 聽書

雲輕歌見她小心翻了個身來面對自己,她眉心跳了跳,小聲問道:「你這話的意思是……」

「他們是為了拿我命來換西秦皇帝的命。西秦皇帝可是靠我這顆心活下去呢!」

她並不纖細得手指戳著心口的位置,冷笑連連。

難怪……她要逃到天焱,她會一直被人追殺不停。

只是這毒,太多年了,已經進入心臟了,已經沒有轉圜餘地。

雲輕歌想到這姑娘在書中的結局,對她產生了一絲同情。

秦暮雪瞧著她那毫不掩飾的憐憫之情,忽然轉開頭,悶聲說道:「你不用露出這般模樣,我不用你同情。」

「呵呵。」她回神,繼續給這姑娘敷藥,隨即道,「醫者自有憐憫之心,才不是故意同情你。」

最後一處草藥替她敷上,雲輕歌才站起身來。

「好了,傷口已經包紮好了,這裡已經給你準備了新的衣裙。」

「這是什麼?」秦暮雪一轉頭就瞧見了那大紅的衣裙,實在刺目。

看這衣裙,不知道的還以為是要準備去嫁人。

雲輕歌尷尬地解釋:「是夜傾風給你準備的,所以……」

只是聽著雲輕歌這麼簡單的幾個字,秦暮雪便立刻明了是怎麼回事了,她噗嗤一聲笑出了聲,不知是嘲弄還是冷笑。

「這個大傻子,真的是傻。算了,我就將就著這件衣裙下山吧。」

雲輕歌:「……」

都傷成這樣了還不忘下山,這姑娘還真是……很執著。

「回頭你替我想夜傾風道謝。」

雲輕歌扯了扯唇角。

她想說根本不必跟夜傾風道謝,因為這姑娘的傷勢之所以變得這麼重還都是拜夜傾風所賜。

「好了,我們下山。」

就在雲輕歌晃神一剎那,眼前的姑娘竟然已經把衣裳穿好了,雲輕歌一抬頭都震了一下,隨即點點頭。

她忽然打從心底佩服這姑娘。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走出門后,她忽然提醒秦暮雪:「因為夜傾風很在意你,所以我得給你易容。」

秦暮雪沒有多餘的問題,只是眉梢稍稍挑起了幾分弧度,隨即點點頭。

……

半個時辰后。

夜傾風時不時抬起頭看向院子口,盼星星盼月亮都沒有把他的嫂子給盼來。

「哥哥,秦暮雪那女人會不會死啊?為何嫂嫂還不回來?」

他心中挺擔心秦暮雪的傷勢,真怕會因為自己的一個不注意而導致秦暮雪的傷勢重到喪命。

正在一旁喝著茶而小心觀察著夜非墨表情的溫情突然表情一滯。

她抬起頭,不可思議地看向了夜非墨。

她剛剛聽見了什麼?

夜傾風把那位姑娘叫成嫂嫂?

「怎麼?怎麼是嫂嫂?」她沒忍住,脫口問道。

「哦,那是我嫂子,以後你見到也別忘了叫一聲嫂嫂好。」

溫情整個人獃滯住了,如遭雷擊。

怎麼……怎麼跟傳聞不一樣?不是說靖王妃是個醜八怪,又蠢又丑的嗎?為何現在非墨哥哥一提到這女人時眼底滿是柔情?

不,怎麼能這樣!

她眼底漸漸聚起了淚花,此刻慌亂的她猛地站起身來。

「我,我有些不適,先走了。」

轉身立刻大步離開,不知是不是沒看路,竟是踉蹌摔在了地上,一旁有丫鬟急忙上前把她扶起離開。

夜傾風咂了咂蛇,「人家姑娘家都碎了一地芳心。」

夜非墨掃了他一眼,漠然說:「日後盡量不要讓她見到我。」

雖然說對其他女人不感興趣,但溫情畢竟是救過他命的人,為了不惹人尷尬,日後還是不要見面為好。

夜傾風暗嘆了一聲:「回頭我就安排一下。」

又過了半個時辰,夜傾風終於是忍不住了,起身大步走了出去,問道:「派人去看看秦姑娘醒來了沒有?」

大家面面相覷,紛紛領命去看。

不過一會兒,有人匆忙而來,一臉大事不好的模樣說道:「老大,兩人都不見了!好像是下山了!」

聽見這話,原本正淡定喝茶的夜非墨蹙眉。

雲輕歌帶那女人下山了?

她為什麼要這麼做?

……

成功帶著秦暮雪下了山,雲輕歌把葯遞給了她,說:「用法和用量我都寫下來了,記得一日一次,勿要沾水。」

「嗯。」秦暮雪捏了捏手中的藥包,揚起臉給了雲輕歌一道微笑,「希望日後還有機會見面。」

雲輕歌:「……」

呵呵,以後應該多的是時候見面。

這次下山後,這姑娘應該就會和她命中注定的男人邂逅——夜天珏這渣男。

只是感情這事情,她就算提前給這姑娘打了預防針,該來的終究還是會來。

「秦姑娘,你日後若是喜歡哪個男人,希望你擦亮眼睛。」

秦暮雪歪了歪頭,笑了,「我怎麼可能會喜歡男人?」

因為她根本活不長了。

她知道自己的毒早已侵蝕到五臟六腑了,能活幾年就是幾年。

雲輕歌搖搖頭,「感情這事兒,很難說。」

秦暮雪笑著聳聳肩,轉身走了,背對著雲輕歌揚了揚手中的藥包,似乎是在表達謝意。

目送著女子離開的背影,雲輕歌眸底的光漸漸冷卻下來,心情也一點點深沉下去。

她剛轉身,「彭」地一下撞上了結實的肉牆。

她疼得揉了揉鼻尖,抬起頭哀怨地瞪了一眼突然冒出來擋住自己去路的男人。

「阿墨?」

「你為何放她走?」夜非墨冷聲問。

雖然這是弟弟的事情,他從來不過問。

但若是弟弟和媳婦因為別的女人不合的話……

雲輕歌攤了攤手,「難道你們把她強留下來就好?她剛剛用暴力威脅我讓我帶她下山,我若是不答應,豈不是要被她暴揍一頓?」

更何況那姑娘武力值這麼高,即便是受傷她恐怕也不是對手吧?

夜非墨半眯眸子。

「你不相信我也沒辦法,我說的可都是真的。秦姑娘也是個活不長久的姑娘了,夜傾風就不該強行留住人家,讓人家多多看看世界不行嗎?」

「活不長?」越聽越玄乎了。

夜非墨的疑問,令雲輕歌暗惱,自己不小心就說漏嘴了。

該死!

「輕歌。」見她垂下頭,似是在掩飾臉上的情緒,他忽然伸手捏住了她的下顎,迫使她抬起頭來看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