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天玄太后要見你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1:12
A+ A- 關燈 聽書

蘇雲沁翻了個身,卻發現身邊是空的。

她坐起身,輕輕揉了揉自己的雙眸,目光掃向四周。

屋中一片黑暗,靜謐無聲。

她掀開被子,正要找鞋想出門去看看,然而,這時……

嘎吱——

門開了。

蘇雲沁在黑暗的屋中抬起頭來看向門口。

隨著門打開,月光自門口傾瀉入屋,落下一地銀輝。

而站在門口的男人,身長如玉,挺拔頎長,浸潤在月光之下。

有那麼瞬間,她懷疑自己還沒有睡醒,那是從畫中走出的月下仙人。

直到沉穩的腳步聲傳入屋中,驚回了她發怔的思緒。

「還沒睡?」熟悉而低沉磁性的嗓音傳來,讓她頓時回過神來。

蘇雲沁坐起身來,直視著正靠近的男人,反駁道:「你不是也一樣沒睡。」

風千墨在床沿邊坐下,握住了她拉著被子的小手,「休息。」

沒有多餘的話,就只是簡單的兩個字。

蘇雲沁也明白他的意思,卻什麼都沒有問,不動聲色地從他的手中抽回了手,摸向了他的腰帶。

「一起休息。」她咬重了四個字。

風千墨沒想到她會如此說,竟有那麼瞬間驚愕,但很快便收斂了心思,眼底漸漸浮上了笑意。

她說話間已經替他將外袍給褪下,隨即挪動了一下身子,把床榻大半部分的空位讓給了他,拍了拍。

「快,上來睡覺,早睡早起身體好。」

他眼神一深,如她所願,躺了上去。

一入被窩,他便將她柔軟的身子抓入懷中,緊緊抱住。

「風千墨。」悶在他懷中的蘇雲沁忽然抬起頭來,用纖細的手指輕輕戳著他的胸膛,「你這樣有些卑鄙。」

「嗯?」突然被男人罵成卑鄙,男人的表情微微沉斂了幾分。

「你每天抱著我睡覺,慢慢讓我習慣,日後……你回天玄后,我到時候怎麼辦?」

習慣,真的是一種很可怕的事情。

當她完全熟悉和習慣這個男人的體溫后,再讓她突然之間失去,到頭來她會很難過的吧?

風千墨的神色倏然一滯,攬著蘇雲沁的手更緊了些。

「現在,以後每天,都抱著你睡覺。」男人沉沉地說了一句。

聽著他這話,蘇雲沁輕輕撇嘴。

這樣對她做出承諾,日後的事情誰也說不準。

「睡覺。」她抬起手,連忙捂住了他的眼。

眼前一黑,男人有些失笑,卻也沒有再說什麼,不過是將她攬得更緊了。

……

天色微暗。

皇帝的寢宮裡燈盞依舊亮著。

聖初雪看著滿桌的奏摺,煩亂地扶額,忽然有些煩躁地將桌上的奏摺全數推翻在地。

「陛下,蕭將軍求見。」忽然,門外傳來了侍女的聲音。

聖初雪此刻滿心都在煩亂的國事上,根本沒有反應過來這所謂的蕭將軍是誰,皺眉問道:「哪個蕭將軍?我們聖女國何時有蕭將軍了?」

門外的侍女愣了一下。

「陛下,蕭某乃天玄大將軍。」蕭湛的聲音。

聽見這男人的聲音,聖初雪的表情有了輕微的改變,她坐正了身子。

「進來。」

書房的門才被推開。

若是這蕭湛是個五大三粗的男人,她恐怕不會答應他進來。

可這個蕭湛偏偏生得如此好看,她就沒法不喜歡了。

門開了,蕭湛一身顯眼的緋衣率先映入她的眼帘,讓她的瞳孔微微縮了縮。

「蕭將軍,請坐。」她故作淡定地扯過一本奏摺打開來看。

蕭湛看著她故作淡定的模樣,妖冶的薄唇輕挑起一絲弧度,走至她的對面坐下。

「我來此,是不是打擾到陛下批改奏摺了?」

聖初雪連忙從奏摺中抬起頭來看向他,笑著搖頭說道:「哪裡的話,沒有。蕭將軍這是有何指教?」

「自然。」蕭湛揚唇,「我是受太后之命來聖女國為我們陛下挑選一位德才兼備的女子,好帶回天玄給我們家陛下做妃子。」

聖初雪愣了一下。

她沒明白這話中之意。

「不過經過我這幾日的觀察,我發現,聖女國姑娘們雖多而優秀,可真正能稱得上德才兼備的只有陛下一人。」

「你……」聖初雪的一顆心開始狂跳。

她這個年紀的女人,確實非常恨嫁。

更何況她的身份非常特殊,是一國君王,很難尋到一個滿意的王夫。

可若是能去天玄,而做那天玄至高無上的帝王女人,這確實也是一件幸事。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就是……那時一夫多妻制。

在聖女國,只有一妻多夫制。

她皺了皺眉,似是在猶豫。

「您也見到我們陛下了,那日在春樓里。我想,倘若能與我們天玄聯姻,日後對聖女國對你妹妹都是一大好事。」

「比如說?」聖初雪忽然好奇問道。

她倒是很好奇。

實則,她也很想逃離這個君王的位置,拜託那三名長老的牽制。

她想要的,就是自由。

她一直心心念念讓自己的妹妹繼承王位,日後她便自由自在,開她的春樓,讓春樓長相俊俏的小倌服侍她。

這一切,光是想想都覺得美好萬分。

不知道蕭湛會提出什麼條件……

「第一,你若是願意,自然而然這王位便落在了你妹妹身上,到時候你便可以輕而易舉地離開。第二,聖女國將會得到天玄的庇護,你又何樂而不為?」

「嗯……」聖初雪的心底多了一分動搖。

蕭湛繼續道:「更何況,我們太后一聽說是你,很想見見你。」

「見我?」聖初雪猛地抬頭看向蕭湛。

她的心情多了一分忐忑和不安。

她不信,天玄的太后怎麼就想要見她?更何況天玄與聖女國之間相差甚遠。

「對,明日午時,仙陽酒樓里。」蕭湛輕輕頷首,「太後會在那方等你。」

聖初雪的雙手交握,竟是莫名緊張。

太后……見她?

蕭湛微笑看著她的反應,想到自己的命令傳達地差不多了,便站起身來道:「話已至此,蕭某先告辭了。」

聖初雪看著面前的奏摺,沒有回應蕭湛。

若是真的去了天玄,徹底把這聖女國的責任丟給了妹妹,那……

……

翌日。

蘇雲沁帶著兩個孩子在花園中散步。

靜容忽然道:「小姐,咱們何時離開呢?」

「今日見到聖初雪,我會親自與她說。」蘇雲沁看著遠方兩個孩子坐在花叢中玩樂,她的眼神一深。

真是奇怪,今日天氣明媚動人,為什麼唯獨她自己覺得冷呢?

難道,這是離蠱后發作的日子近了?

她自從身上多了蠱后后,這蠱后一直未曾發作過,她也不清楚是否是要發作。

靜容伸手撓了撓頭。

其實他們不必要跟那皇帝陛下說什麼,直接走就行了。

可看小姐的意思,好像是想最後說什麼呢?

……

「主子,據可靠消息,太后與洛王都住在了仙陽酒樓。」金澤抱拳。

「嗯。」風千墨把玩著桌上的茶盞。

他沒想到風千洛會與母后一同來聖女國。

只是……他們來做什麼?

「屬下有聽到他們說話,好像是說有鳳族人的消息。洛王為此來這兒,想要追蹤那位鳳族人的下落,好得到解蠱王的法子。」

男人把玩著茶盞的手微頓,眉一擰。

鳳族的人?

他自然想到了天機子大師。

鳳族人如今能遺留下來的,年紀應該都是極大的,比如像鳳婆那樣的。

「主子……」

「派人盯緊母后。」雖然風千洛在母後身邊,他不必擔心,可總覺得母後來這兒,還有別的意思。

……

午時,仙陽酒樓門口人頭攢動。

熱烈的陽光落在地面上,酒樓里人倒不多。

聖初雪跟在蕭湛的身後來到酒樓,蕭湛率先往裡走,聖初雪有些緊張地雙手握了握。

她不知道要怎麼面對那位天玄國的太后。

「不必擔心,進來吧。」蕭湛走了幾步,見聖初雪竟然還站在門口,他停頓下腳步,轉頭看向她。

聖初雪深呼吸了一口氣,這才大步往裡走。

「我……」

「請。」蕭湛不給她說話的機會,直接做了請的手勢。

無奈之下,聖初雪只好將所有的疑問吞入腹中,跟隨著上樓去。

二樓緊閉的雅間,兩名身形窈窕而妙曼的女子守在門口,見到她立刻替她將門給推開。

屋內,又有兩名侍女替她將珠簾給挑開。

這位太后的排場可真大。

聖初雪心中暗自想著,人已經走近。

裡屋里,一位看上去雍容華貴的女人正以優雅的姿態斜卧在貴妃榻上,兩旁的宮女都在忙碌著替她剝水果。

女人妝容精緻,保養極好,看上去好像才三十齣頭似的。

誰會想到,這竟然是天玄國當朝太后,應該是個年過半百的女人,卻如此年輕。

聖初雪明知道自己是個君王,可在這天玄太后的注視下,她竟然略有一絲不安和矜持。

「聖女國陛下?」貴妃榻上的月淳坐起身來,看見聖初雪,微笑地將她打量了一番。

聖初雪絞著手指,輕輕點頭。

「陛下請。」月淳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示意她落座。

聖初雪心中越發緊張,卻還是乖乖走至備好的椅子前坐下,沒有說話,整個人都拘謹地坐著。

「你也不必拘謹,哀家聽聞我兒就在你們聖女國。」

「呃!」聖初雪想到了蘇雲沁,又不由得想到蘇雲沁身邊那高大而氣質矜貴的男人,雖然終日以銀面遮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