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夫君吶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47:21
A+ A- 關燈 聽書

第224章夫君吶

坐在馬車上的容離,笑的前仰後合。

她的虛榮心吶。

這個男人做的太棒了。

在宮門口,夏侯襄要帶她走時,秦香不忿的站了出來,攔住二人的去路。

她性子衝動,親眼看到夏侯襄對容離如此,這場景她怎麼能忍得住自己心裡的怒氣?

容離,她憑什麼?

「戰王爺,小女子大理寺卿之女秦香,有一事不明還請王爺解惑。」秦香理直氣壯的問道,她已經被憤怒沖昏了頭腦,完全考慮不到,後果會如何。

夏侯襄沒出聲,他甚至連看都沒看秦香,彷彿秦香就是個空氣,他微微錯了身拉著容離前行。

「她一個殘花敗柳有什麼好?你為什麼會看上她!」秦香覺得受到了莫大的侮辱,戰王爺無視她,她是鼓了多大的勇氣才來攔路的,他竟然連停都不停。

秦香伸出手去,她今日一定要問清楚了,手剛碰到夏侯襄的衣袖,就被一股勁風掃了出去。

她像個斷了線的風箏般,飛出去老遠。

這個時候夏侯襄停了下來,扭過頭去看著地上的秦香,沉聲道,「本王的王妃,豈是你能編排的?」

眼眸滿是冰冷,驟然而降氣壓讓站在門口的千金們齊齊抖了一抖。

那目光太可怕了,帶著濃濃的殺意,她們都長在閨閣中哪裡經受過這些?

一個個老實的跟鵪鶉一樣,夏侯襄拉著容離揚長而去,隨風留下一句冰涼的話,「不論是誰,再讓本王聽到這種言論,殺。」

容離本來因為這些女人的目光而起的怒過,瞬間被夏侯襄的話熄的連個小火苗都不剩了。

樂呵呵的跟在夏侯襄身後當小媳婦,有個強大的男人,是多麼重要的事情啊!

上了馬車后,待車一動,容離再也抑制不住心裡的喜悅,在馬車裡笑的前仰後合。

夏侯襄滿眼無奈卻又寵溺的看著她,不過就是幾句話,怎麼就讓她開心成這幅樣子。

抱過她坐在自己的腿上,容離自動自覺的伸手圈住他的脖頸,笑意漸收,她歪著頭看著夏侯襄道,伸出一根手指的立在他的眼前,「一個問題。」

「什麼?」夏侯襄有些疑惑,伸手握住她的手指,還有什麼是她不知道的嗎?

「你不介意嗎?」容離正色問道,她說的是什麼,想必夏侯襄應該明白。

在現代不足為奇的事情,若是放到古代便是不被世俗所容之事,她之前既已嫁過人,那在他人眼中,清白這種東西肯定是沒有的。

她不是不相信夏侯襄對她的感情,只是深陷情愛之中,女孩子總是希望對方全心全意的接納自己。

容離雖然獨立且強大,可對於感情之事和旁的女孩子所在意的,也許並沒有什麼不同。

看著容離略顯緊張的神色,夏侯襄心裡嘆了口氣,他一直避而不談怕傷了離兒的事,沒想到今日被離兒自己提了出來。

同樣正色的看著容離,夏侯襄眼中清楚的映著容離的身影,「我不介意,我真正介意的是,我沒有早些認識你,沒有早些愛上你,讓你在夏侯銜身邊受了那麼多苦。」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夏侯襄眼中一片坦然,「若我能早些愛上你,你就不會經歷那些痛苦,這些才是我真正介意並後悔的事情。」

容離一瞬不瞬的看著夏侯襄的雙眼,眸中是真正的一片赤誠,她的心突然覺得快要被一種名喚甜蜜的東西盛滿,那種感覺妙不可言。

她,很歡喜。

夏侯襄看她半晌不動,只獃獃的看著他,唇邊笑意滿滿的點了點她的鼻尖,「這麼看著我做什麼?」

「我自己的夫君,還不許看了嗎?」一個大大的笑容綻放,這個男人啊,可是屬於她的!

夏侯襄一震,他不可思議的看著容離,「離兒,你…你喚我什麼?」

容離眉眼彎彎,臉上滿是幸福的光彩,「夫君吶。」

夏侯襄低低的笑了起來,磁性的笑聲充滿了整個馬車車廂,他眼神專註的看著容離,輕輕喚了一聲,「夫人。」

「嗯。」

馬車平穩的駛於長街之上,微風輕揚吹入車廂。

車廂內是擁吻在一起的兩個璧人,那絲絲縷縷的甜蜜順著車窗,飄向遠方。

——————

六月中旬,天祁禮部開始忙碌,南楚皇帝的儀仗正在來天祁的路上,他們需要準備接見、慶典、宴請的一應事物的準備。

其中驛館修整就是一項大工程,忙忙碌碌到了月底。

南楚皇帝七月初便抵達天祁,此次前來帶了不少的東西想要與天祁交換,並想要背靠天祁這棵大樹。

畢竟幾國相比,天祁兵力最為強盛,國土面積龐大,又有個赫赫威名的戰王在,旁的國家不敢輕舉妄動,若是能和天祁搭上關係,那便是再好不過的事情。

隨行的,是南楚皇帝的小女兒皖月公主。

皖月公主乃是南楚有名的美人,尤其是成年後,更是出落得越發動人。

她此時正坐在馬車之上,輕薄的紗幔為簾,讓這位公主的身影若隱若現。

黑髮飛瀑般飄灑下來,一枚水滴形的額心墜妝點於額頭之上,彎彎的峨眉,一雙麗目勾魂懾魄,每每看向一處,若是有男子便似被奪了魂魄般,愣愣的立於原地,半晌回不過神來。

面紗下秀挺的瓊鼻,如雪玉般晶瑩的肌膚,身材曼妙纖細,清麗絕俗。

這樣一名女子無論走到哪裡,都足以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

皖月公主這一路行來,手心中時刻攥著一枚玉石扳指,上面用紅絲線串著,那是她隨身佩戴的飾物,現在拿了出來,是因為她距離那人越來越近了。

自從初次相遇已經五年之久,不知他變沒變樣子。

他的樣子已經被深深烙在她的心間,皖月公主嘴邊的笑容越加甜美,目光如水般看著手裡的玉石扳指,指尖於上細細的磨搓。

那時她還未及笄,現在她已長大,皖月公主神色飄向遠方,她此次隨父皇前來,就是要嫁他的啊。

不知他,有沒有做好迎娶她的準備呢?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