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心軟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47:56
A+ A- 關燈 聽書

林漢卿陪著金家人一起回了故鄉。

葬禮結束后,晚上金爸爸,他還有金楠都坐在客廳里。

金爸爸臉上的悲傷難掩。

金楠的眼睛都哭紅了。

林管家從酒店訂的外賣送了過來。

可是金家父女都沒有什麼胃口。

三人守著一桌子菜沉默著。

良久后,林漢卿起身,給金爸爸夾了菜。

「金叔,多少吃一點吧。」

「漢卿呀,明天,你就帶著楠楠回北城去吧。」

「我們一起回去,我知道,你可能不願意跟我和金楠一起住,我買了兩套房子,一套一百八十平,一套一百平,都在同一個小區。

到時候我跟金楠住戶型大的,你住在戶型小的那一套。我的工作性質,可能晚上時常不能回家,到時候,你就幫金楠做做飯,等到將來我們有了孩子,你就幫我們帶帶孩子。」

金爸爸搖了搖頭:「金楠她媽跟了我一輩子,往後,我哪兒也不去,就在老家陪著她,不會再出去了,以後,就勞煩你帶著我們家金楠,好好的過,逢年過節,你們要是有時間,回來看看我就好。」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說著看向金楠:「楠楠跟著你,我也放心了。」

「金叔……」

「我知道,你是個好人,我聽說了,陳子哲那小子被公安機關控制了,十有八九是要坐牢的,這都是你的功勞,楠楠跟著你這麼可靠的男人,我也就放心了,以後我們家楠楠,就拜託你了。」

「爸……」

「行了,你也什麼都不用說了,我已經決定了。」

金楠和林漢卿對望一眼,最終,兩人誰也沒有再說什麼。

金爸爸剛失去愛人,這時候,只怕說什麼,他都是聽不進去的。

第二天上午,林漢卿就先趕回了北城,金楠依然留在家裡陪父親。

她要等到母親過了頭七才會回北城。

兩天沒回來,他進門的時候竟然發現少爺和夫人坐在一起吃飯了。

這是已經好多天都沒有的景象了。

見到他,安然放下碗筷看向他:「林管家,你回來啦。」

「是啊夫人。」

「那邊怎麼樣,安頓好了嗎?」

「都安頓好了,夫人請放心吧,」他上前,看著喬御琛的眉眼間,帶著幾分不明的意味。

安然對阿姨道:「阿姨,給林管家添一副碗筷,我們一起吃。」

「不了夫人,我……」

「聽安然的,一起吃吧,」喬御琛打斷了他的話。

林管家點了點頭,走到一旁喬御琛身邊坐下。

安然問道:「楠楠姐有說過自己什麼時候回來嗎?」

「等金阿姨過了頭七才能回來。」

安然點頭:「這幾天,她一定會非常難熬的,不過幸好,她在阿姨臨終前已經跟父母和好了,在阿姨離開人世的那一刻,她能夠陪在阿姨身邊,這也算是……一種幸福吧。」

喬御琛握著筷子的手緊了緊。

林管家也是蹙了蹙眉心。

「夫人,其實,若是真的愛一個人,已經離開的人,都會希望活著的這個人能夠幸福。人死了,就是一個界限,生前的事情,與她再無任何關係,既然離開的人已經放下了,那活著的人,也該釋然了。」

安然納悶的看著林管家,不知道這番話到底是從何而來。

林管家見安然的表情里充滿了疑惑,連忙尷尬的笑了笑道:「我這是……有感而發。」

安然抿唇淡淡的笑了笑。

是嗎,可她怎麼覺得,林管家像是意有所指一樣呢。

喬御琛看向林管家:「你一路辛苦了,多吃點。」

「謝謝少爺。」

吃過飯,安然上了樓。

林管家跟喬御琛進了書房。

「少爺,你跟夫人什麼時候和好了嗎?」

喬御琛苦笑:「要是能和好倒是好了。」

「可之前,夫人不是不肯下樓來用餐的嗎。」

「是我厚著臉皮說,孩子想要聽父親的聲音,如果她不讓孩子聽我的聲音,就是剝奪我做父親的權利,她是為孩子著想,才忍著心裡的不痛快,每天早中晚下樓來跟我一起吃飯,晚上也願意重新讓我進房間給孩子做胎教了。」

林管家笑了笑:「這證明,夫人還是在乎你和孩子的。」

喬御琛感嘆,他能夠抓住的,也就只有安然對他的這份在意了。

金楠回來的這天,林管家親自去飛機場接她。

接到金楠,回市裡的路上,他接到了一通緊急電話。

因為事情很著急,所以林管家直接將金楠帶回了御香海苑。

見到許久未曾見到的金楠,看到她瘦了那麼多,安然很是心疼。

兩個小姐妹在樓上聊天。

每每提及自己的母親,金楠都是熱淚盈眶。

看到金楠的樣子,又想起自己跟媽媽的生離死別竟是那麼的匆忙……那麼的局促,她整個心裡都覺得很是難過。

她心裡很清楚,媽媽的身體非常不好,可是,如果那天,她能找到喬御仁,他們能及時把媽媽送到醫院,媽媽起碼不會那麼快就離開。

她讓一個把她當生命的好母親,就這樣凄慘的結束了這一生……

有的時候想想,命運真的很會捉弄人。

哪怕給她一個,跟媽媽好好告別的機會也好呀。

「對了,然然,你知道陳子哲那個畜生被判刑的事情嗎?」

安然回神:「判了嗎?」

「是啊,也不知道大叔是從哪兒找到了那麼多的證據,竟然把陳子哲的律師搞了個措手不及。他甚至為了幫我平反,還特地找了我們當地的新聞記者報道了這件事兒。

現在我們那裡的人,都知道我是被冤枉的,現在出門抬不起頭的人,不是我爸,是陳子哲的父母,想想覺得真解氣。」

金楠說著,臉上露出了一絲幸福的笑容:「然然,我們好像都找到了那個對的人呢,以後,我們只要好好幸福就足夠了,對吧。」

安然抿唇,是嗎,這樣就足夠了嗎?

「然然?」

安然回神,對她笑了笑:「是啊。」

「然然,你怎麼了,我怎麼覺得,你好像有些心事重重的呢,是因為報道的事情嗎?」

安然看她:「你也看到報道了啊。」

「雖然那幾天很忙,也很難受,可是不管走到哪裡,大家都在議論這件事兒,你雖然不是個明星,可我覺得,你的話題度還真不是一般的高呢。」

安然無語一笑:「我也不想,可是,有的時候,不知不覺就變成這樣了。」

「你知道我回來的時候,我爸跟我說什麼了嗎?」

安然納悶:「什麼?」

「他第一天看到你們婚變傳聞的時候,就很斬釘截鐵的說,你們不會離婚。我問為什麼,我爸說,一看你和喬總的面相,就是能白頭到老的夫妻相,你們真的很般配。

而且,他說若一個男人看一個女人,滿眼都只有這個女人,那就證明,這個男人已經愛到走火入魔了,這樣一個男人,又是位高權重的人,是不會讓自己心愛的人,離開自己身邊的。」

愛到……走火入魔嗎?

「叔叔還會看面相啊。」

「我爸這個人還挺迷信的,他有一本算命的書,是從我太爺爺的手裡傳下來的,我爸都快把它翻爛了。我爸年輕的時候,還去天橋底下擺過幾天的攤,給人家算姻緣,給寶寶測名字呢。」

聽金楠這麼說,安然不禁笑了起來。

算命……

「然然,你可別不信,我跟你說,我跟陳子哲在一起的時候,我爸看到陳子哲的照片就跟我說,我倆一準兒沒戲,這個男人會成為我的剋星,因為他八字克我。

可是他見到大叔的時候,就出奇的喜歡,還說我們八字很配,我爸的話,用現在的流行術語翻譯過來就是,你跟喬總,還有我跟大叔,都是配一臉。」

安然呵呵笑了起來。

「你不信啊。」

安然點頭:「信,但願叔叔算的能百分百的準確。」

她真的很希望,非常的希望,能夠跟一個男人白頭到老。

如果這個人是喬御琛,她會覺得……此生無憾。

這輩子,老天爺給她的考驗真的太多太多,總也要給她一個轉折,給她一份希望吧。

她不敢乞求別的,只要得到一份真愛,足矣。

可是眼下,她期待的這份真愛,似乎還無法放下他的舊愛。

雖然她說,安心死後,即便他回頭,她也不會接受。

可是……嘴上說的和心裡想的,卻根本就沒有辦法直接掛鉤。

她知道,自己一定會心軟,就像現在一樣。

其實,她真的很害怕,怕自己會要等太久,怕自己等著等著,會變的絕望。

萬一,這只是安心的又一個計謀呢?

那她是不是要等到天荒地老?

不,她忍不了這麼久,她必須要親眼確定一下,這個安心是不是真的要死了。

安心的演技她是見識過的,或許喬御琛看不出真假,但她卻是可以的。

她眉心一轉,呼口氣,這事兒就這麼決定了。

樓下書房,兩人剛進門,林管家就立刻走到門邊,左右看了看后,將門關上。

喬御琛剛在書桌前坐下,林管家就快走了過來:「少爺,有重大發現,我們找到顧雲清了,還發現了她跟那個隋東浩之間的秘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