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取葯才是順便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4:56
A+ A- 關燈 聽書

這撩.人的舉動令雲輕歌的心臟噗噗狂跳。

對上男人那極有壓迫性的視線,雲輕歌最終還是溺斃在了他那幽寒深邃的眸子里,她棄械投降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我告訴你就是了。她身上有一種毒,十二歲時就中了,如今已經沁入五臟六腑,恐怕活不過三年。這毒已經不可能解了。」

毒可以順著血管蔓延到全身,最後致命。

這種慢性毒,才是最可怕的吧?

雲輕歌說罷,發現男人的臉色忽然變了。

她知道他想到了什麼,伸手把他的大手握住,握的很緊:「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呢,你的毒,我說過我會負責,絕對不會讓你有事。」

「輕歌……」

「你不信我?」

男人見她似是有些生氣了,略有些失笑,輕輕搖首。

雖然眼前這姑娘是易容的模樣,可卻令他心頭浮上一絲淡淡的暖意,他甚至能想象出她原本的模樣該是多麼活潑可人。

一個沒忍住,他伸手捏住了她的小臉。

這力道不大,可也令雲輕歌惱了。

「別鬧了,回去我給夜傾風解釋。」她甩開了他的手,「哦對了,這位鬼帝大人,別人還不知道我們之間的關係,只知道我是你隨手救的大夫,你別跟我靠太近,我怕惹來其他姑娘的嫉妒。」

說罷這話,她大步往山上走。

夜非墨手上一空,表情略微沉了幾許。

媳婦這話的意思是……還要繼續和她保持距離?

不行!他不幹!

雲輕歌可不知道身後某男的心思,大步往前走,結果沒走幾步,忽然身後的男人跟上了她的腳步,突然出聲把她抱起。

「啊!」這突然的動作把她驚了一下。

「夜非墨!」她慌慌張張往四周看去,見沒人,才看向一言不合把自己抱起的男人,伸出手掐他,「心臟病都要被你嚇出來了!」

他眯了眯眸,「回去再收拾你。」

這丫頭,這麼久沒見面,她還讓他保持距離,他怎麼可能願意。

有媳婦在手,晚上被窩都會暖洋洋的。

……

然而,有人高興,有人卻冷沉著臉,整張臉都如同陰雲密布,眼底都籠罩著一層陰霾。

夜傾風見夜非墨把雲輕歌抱上了鳳尾山,立刻大步過去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嫂子,你把人放走了?」

少年用一副興師問罪的質問口氣。

雖然有些不敬,可夜非墨並沒有呵斥自己的弟弟,而是放下了懷中的雲輕歌,讓她親自給夜傾風解釋。

雲輕歌朝著夜傾風露出一分歉意笑容,才解釋說:「那姑娘用我的命威脅我,我只能讓路了。」

「你說謊!」少年氣勢洶洶地吼道。

他非常生氣,甚至於此刻看著雲輕歌時如同在看情敵一般生氣。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少年這脆生生的叫聲,可把雲輕歌給吼得一愣一愣的。

雲輕歌無奈地扶了扶額,「少年,你強留下她來也沒用,只有沒本事的男人才會把女人強留在身邊,明知道人家心都不在身上,用這般強取豪奪的手法,就是沒本事。」

她話一落,夜非墨倏然抬眸看向她。

雲輕歌絲毫不覺得自己這番話會惹來什麼大事,反而語氣更加誠懇地解釋:「而且這姑娘現在毒很深了,你留在身邊,反而給對方一個不快。」

她說著說著發現對面的少年忽然紅了眼眶,一副要哭的模樣。

她驚得忽然說不下去了。

她沒想到這少年竟然會……要哭了?!

在書里這魏王可是年紀輕輕卻是殺伐果斷之人,行事作風可都是果敢而直接,頗有當年夜非墨少年時期的風采。

現在這要哭的少年……把她弄懵了。

雲輕歌有些無語地看向夜非墨,用眼神詢問咋辦。

夜非墨無奈地撇了撇嘴。

「唉,你別哭了,我教你幾招追女人的法子,如何?」

誰能想象這麼一個大男娃,剛剛之前還沉著內斂,這麼一轉眼就成了個小奶狗?

雲輕歌的話多少也有些安慰到了夜傾風,他果真不哭了,隨手抹掉了臉上的淚水,清俊的面容上立刻浮起了笑容。

「嫂嫂,你說的是真的?」

雲輕歌:「……」

感情這小子剛剛哭起來都是裝的。

……

夜色涼薄,雲輕歌好不容易把夜傾風給哄好了,這才回到屋中落座。

真是心疼這叛軍的將士們,竟然會有這麼一個中二的老大。

「主人,根據可靠消息,太子很快會出現在西臨城!」

「哦?」聽見系統的提醒,雲輕歌腦子裡浮現了秦暮雪的模樣。

雖然秦暮雪比夜傾風打了兩三歲,可從私人角度來說,她更希望秦暮雪喜歡上夜傾風而非夜天珏。

如此一來也就沒有這麼多的對立立場了。

可惜啊!

「咚咚咚」三聲敲門聲響起,她抬起頭看向門口,還沒有開口,來人已經非常自來熟地將門給推開了。

瞧見那抹卓絕的墨袍身影,她只是揚了揚眉梢問道:「鬼帝大人怎麼來了?」

這麼生疏的稱呼令男人不喜。

他抬步走向她,現在,該和這小丫頭算一算賬了。

雲輕歌的臉上還貼著易容人皮,配上一副奸笑,更像只狐狸。

他在她身側停下,居高臨下地看著她,也不說話,目光中略微帶著幾分淡淡的喜悅。

只是,這樣的情緒很淡,不易讓人察覺。

他的黑影籠罩下來,經她給困縛在陰翳里,令她不解抬頭看他。

「為何跑來?」他沉聲問。

每次都如此,上次是軍營,這次是叛軍領地,這小丫頭還有什麼不敢做的?

上次軍營之事已是危險至極,這次連叛軍都敢闖,果真是不要命。

雲輕歌並不生氣,反而換了一個坐姿,一副好學生的模樣坐好,雙手放置在膝蓋上,彷彿在認真聽講。

「你能來,我就不能來嗎?」

「小歌兒,你不知道危險?」男人俊臉一板,看著她以乖巧的坐姿等待著教訓的模樣,他竟有些哭笑不得。

雲輕歌點點頭:「我知道啊,可是現在你的葯在這兒,我得來取呀!」

其實……

來見他才是重點,而取葯那才是順便。

只是這種難為情的話,她是萬萬說不出口的。

她想他,整整二十多天,她就是想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