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婆媳關係很難處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1:19
A+ A- 關燈 聽書

「哀家呢,一直覺得能配得上我兒的女人,必定是個天資卓絕,身份尊貴之人。而你,最適合我兒的人選。」

蕭湛站在一旁,默不作聲。

「今日請你來,便是想問問陛下,可有想法嫁入我天玄皇宮?」

太后還真是單刀直入,絲毫不拐彎抹角。

聖初雪猛地抬頭看她。

「我……」她張嘴,連忙舔了舔自己干涉的唇瓣。

她發現幸福的事情來得太突然,讓她措手不及。

月淳始終觀察著她的模樣,唇邊的笑意泛開,微笑道:「不過……哀家也有要求。」

……

蘇雲沁親自到了聖初雪的書房門口,但書房內,卻只有聖初月一人。

聖初月似是也在尋聖初雪,在屋中來回踱步,卻遲遲不見聖初雪回來。

這會兒身後聽見動靜,聖初月驀地轉過身去看。

「你找我皇姐?」聖初月瞥了蘇雲沁一眼,語氣不太友好。

蘇雲沁也懶得與她吵架,漠然地頷首。

「我皇姐不知跑哪裡去了,現在還沒有回來。說好今日要去見漠北王,談及我的婚事的!」

聽見聖初月的暗自氣惱的話,蘇雲沁驀地抬眸看向她。

嫁漠北王?這位姑娘莫不是腦子有坑?

這時候站在書房外的宮女輕柔地說道:「公主,其實是這樣的,那位蕭將軍帶著陛下出宮了,不知道去往何處。」

「蕭將軍?」蘇雲沁眉一皺。

「哪個蕭將軍?」聖初月也古怪地看向宮女。

她怎麼不知道什麼時候有個蕭將軍了?

「天玄國的蕭將軍。」宮女輕柔地回應著二人的疑問,又補充道,「應該會要出去兩個時辰。」

蘇雲沁眼神一深,眼底暗芒微閃。

蕭湛秘密地做什麼,她顯然是感覺到的。

可若是如此的話,蕭湛為什麼要找聖初雪呢?

「何事需要這麼久的時間?」聖初月都有些不耐煩了,在原地跺了跺腳。

剛想再說什麼,那方的宮女呀了一聲道:「陛下回來了。」

聽見這話,蘇雲沁也抬起頭看向遠處在宮人簇擁著而來的聖初雪。

不知是不是幻覺,她覺得聖初雪的神情好像有了些改變,尤其是看見她時,那若有似無掃過來嘲弄而高傲的目光。

她看不懂。

聖初月見到聖初雪,連忙大步迎上前,連忙挽住了聖初雪的手臂。

「皇姐,你去哪兒了,這麼久才回來,可等死我了!」

聖初雪被她拉住手,表情卻傲然了幾分,問道:「你有何事不成?」

「有呀!今日不是說好要與漠北王談及我的婚事嗎?我和漠北王的婚事!」聖初月也察覺到了聖初雪的一絲異樣,但她覺得可能是自己的錯覺,也就沒在意。

聖初雪一聽這話,忽然冷漠地從妹妹手中抽出了自己的手。

「不用談了。」她聲音很嚴厲。

「為什麼?」聖初月莫名。

「你不能嫁給漠北王。」聖初雪一字一頓地斬釘截鐵道,帶著她故作的帝王高傲命令。

聖初月臉上的笑容赫然一僵,不可置信地看著聖初雪。

「皇姐,你這是怎麼了?」

「你先回去,朕有話跟蘇姑娘說。」聖初雪無心去應付自己的妹妹,她看向蘇雲沁,眼神一凜。

聖初月覺得聖初雪的表情很陌生,跟她以前所認識的那位溫婉皇姐相差太遠。

蘇雲沁默默看著她們姊妹兩吵架的樣子,輕輕收斂眸光。

聖初雪出去見了什麼人吧?

聖初月狠狠咬了下唇,無奈之下,只好轉身大步離開。

聖初雪這才走入書房,說道:「蘇姑娘,請坐。」

雖然動作看似禮貌,可分明就是得意洋洋之態。

蘇雲沁也懶得去問什麼,倒是乾脆落座,率先出聲道:「陛下,今日我來是告辭的,我在這兒待得時間夠久了。」

「走了?你要為你的男寵找的葯找到了嗎?」聖初雪落座,把玩著自己的手指,裝作漫不經心地樣子。

蘇雲沁輕眯眸子,「陛下有話便直說。」

這女人,也不過一天時間,這麼快就變了?

突然的轉變,讓她反而有些不適應了。

聖初雪笑意一收,抬起頭來,冷凝著蘇雲沁。

「天玄陛下的蠱王還沒有找到合適的法子解吧?」

蘇雲沁眉一蹙。

「我知道一名鳳族人,就在我聖女國。」她連「朕」這樣的自稱都省去了,什麼都不多說。

「當然,我也知道你身上有蠱后,你們兩個,必須要有一人先行把身上的蠱給解了,否則都會要了對方的命。不是嗎?」

蘇雲沁抿唇。

果然,蕭湛帶她去見了什麼人?

聖初雪又慢悠悠地解釋道:「不過我可以告訴你風族人在哪裡,我只有一個要求。」

「什麼要求?」蘇雲沁將身子往椅背一靠,饒有興緻地看著她。

這女人還能提出什麼要求?

「就是離開天玄陛下,不要再跟他有任何的瓜葛牽扯。這是唯一的要求。」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蘇雲沁的心一跳,心中掠過了一絲古怪的想法。

蕭湛不是風千墨的人,難道是帶著聖初雪見了攝政王?亦或者是見了太后?

他們顯然已經知道她的存在了,現在是變著法子警告她?

只是剎那,她心中突然清明,紅唇一勾,站起身來靠近聖初雪。

「倘若……我不願意呢?」她問道。

聖初雪見她如此不識好歹,神情一滯,表情略顯不耐,「你為何執迷不悟?難道解蠱的話,對你們二人都有好處,不是嗎?」

「哦?確實有挺大的好處。」蘇雲沁伸手輕輕摸了摸下巴,「不過對你又有什麼好處呢?」

聖初雪皺著眉頭,冷沉地瞪著他。

「讓我猜猜。你這麼不情願讓聖初月嫁到漠北,是急需要將你這王位的爛攤子甩給你妹妹吧?你這麼自私的姐姐,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你見了誰,給了你如此優渥的條件,讓你願意放棄女王的位置?」

聖初雪雙手絞著,一顆心沉了下去。

她沒想到蘇雲沁竟然如此聰明!

她的雙眸忽閃了一下。

蘇雲沁站在她面前的御案邊,雙手撐在了桌面上。

「陛下,你說,若是我告訴了你妹妹,你妹妹會如何認為你呢?」

「……」聖初雪咬唇。

她知道,她竟然都猜得出來!

「麻煩你跟見你的人帶一句話,讓我離開風千墨,請給一個充足的理由。要麼……就直接跟我說,躲躲藏藏,算什麼?」

如此一來,蘇雲沁已經猜測到了是誰見了聖初雪。

必然是太后吧?

攝政王是不可能用這種方式,這一看便知是女人在暗地裡搞小動作的手段。

她不知道怎麼,忽然也覺得有些煩惱。

若是風千墨的母后是這樣的女人,她還得想法子對付。

果然,婆媳關係是很難相處的。

聖初雪貝齒死死咬著下唇,唇瓣幾乎被她給咬破了。她猛地低下頭來,心中有股恨意泛開。

「那又怎樣?你也不可能與那男人成為夫妻,你們兩個身上的蠱王與蠱后,註定你們不會在一起。至於其他的,我不在意。日後,成為那男人的女人的,是我。」

不管有沒有愛情,她只想要一個能稱得上「丈夫」的男人。

蘇雲沁站直身子,嘲弄地看著她。

很好,這女人終於露出真面目了。

「鳳族人在聖女國,我也有辦法自己尋,多謝陛下的好意了。」

蘇雲沁說罷,轉身往外走。

看著蘇雲沁那般氣定神閑的模樣,聖初雪氣惱,將桌上的奏摺全揮在了地面上。

為什麼,那女人一臉淡然的樣子,反而顯得自己這一番話說出來都是多餘的?

……

「主子,據可靠消息,鳳族人便是三大長老之一。」金冥匆匆走入屋中,雙眸發亮。

此刻蘇小陌和蘇小野二人正坐在桌前寫字。

風千墨坐在他們的面前,被某個女人勒令留下盯著孩子。

這會兒等了半天,某女還不回來。

倒是金冥帶來的消息,讓他饒有興緻地揚了揚眉梢。

「繼續查。」他手指微曲,輕輕敲打在座椅扶手上,一下又一下。

金冥領命,立刻轉身往外走。

這時候蘇小陌偷偷抬起小腦袋來,看向風千墨。

蘇小野也小心翼翼地抬起頭。

「怎麼?」迎視著兩個孩子的目光,風千墨敲著座椅扶手的動作赫然一頓。

「爹爹,咱們還不能回去對不對?」蘇小野難得率先出聲問道。

她是不想回去,回去的話,就要跟爹爹分開了。

娘親和爹爹在一切多好啊!

蘇小陌也默默點頭,妹妹把他的問題給問了,他就沒話說了。

風千墨心思沉斂,聲音很輕:「還不能走。」

「太好了呀!」蘇小陌興奮地一拍桌子,連同著手中的毛筆也拍在了桌上,毀了他辛辛苦苦抄下的傑作。

「哎呀,哥哥,你的字都沒了。」蘇小野同情地看了一眼他。

風千墨看著兩個孩子高興的模樣,竟有些失神。

他們不舍,他何嘗不是?

只是……

他可沒打算放手。

門口傳來了腳步聲。

「娘親回來了!」蘇小陌站起身來。

蘇雲沁一入殿門,便瞧見這一大二小相對而坐,倒是兩個孩子的表情看上去……似乎挺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