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秘密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48:03
A+ A- 關燈 聽書

「秘密?」喬御琛抱懷,正色的看向他:「說來聽聽。」

「顧雲清現在的確就在日本,跟這個隋東浩住在一起,我們之所以一直都找不到她,是因為她從來不出門,所有的衣食住行,都是由隋東浩給她置辦的。

這個隋東浩,可不是一個普通的司機,他其實是顧雲清的秘密情人,今天早上,我們的人,拍到他們兩個人一起手牽手在一個很小的農貿市場買菜的畫面,正是因為這個畫面,讓我們找到了顧雲清。

之前我們調查了隋東浩的底細,我今天催促了一下,幾個人將整理好的資料交給了我,我才發現,原來,這個顧雲清跟隋東浩兩個人,小時候是在一個孤兒院一起長大的。

後來顧雲清做了您父親的情婦,而隋東浩雖然沒有結婚,卻也有了一個女兒,叫隋嫻書。五年前,顧雲清不是將別墅賣掉了嗎,我調查這個隋東浩和隋嫻書資產的時候,才發現,原來那套別墅,現在就在隋嫻書的名下。

這個隋嫻書現在在美國經營著一家小電子公司,這個公司在直接給安氏集團供應手機配件,而當初,跟著家公司簽下合同的人,是當時還尚未掌權的安諾晨。」

喬御琛沉思片刻:「所以說,顧雲清認識隋東浩,隋東浩的女兒是隋嫻書,隋嫻書認識安諾晨,是這個關係,對吧。」

林管家點頭:「對的。」

喬御琛無語一笑:「這關係鏈,實在是有些複雜,再牽扯下去,安諾晨認識安然,安然是我的妻子,我與顧雲清之間有仇。」

「少爺,調查到這些信息之後,我為什麼覺得……這件事兒變的沒有那麼簡單了呢。」

喬御琛挑眉:「的確是有些亂,除此之外,隋東浩的別的信息還有嗎?」

「暫時還沒有找到。」

「繼續找,隋東浩也好,隋嫻書也好,還有,也順便調查一下那份合同,當時,安諾晨尚未掌權,他簽字定下的合同,必然是有安展堂的同意,查一下安展堂為什麼會跟這樣一個美國的小公司合作。」

「好的少爺,」林管家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那少爺,我現在就先去送楠楠回去,順便把這些事情都辦妥當了。」

喬御琛點頭:「今晚家裡沒什麼事,你不回來也沒事兒。」

林管家想了想:「那我就不回來了,楠楠剛剛失去母親,我想多陪陪她,少爺有事兒給我打電話吧。」

喬御琛點頭:「可以。」

兩人一起從書房出來上樓。

林管家敲了敲安然的房門。

「夫人,是我,我可以進來嗎。」

「請進吧。」

林管家推開門進去,喬御琛也跟著一起。

見到喬御琛,金楠起身,「喬總。」

喬御琛淡淡的笑了笑:「坐吧。」

林管家看著金楠,眼神暖暖的:「要是聊完了,我們就先回去吧。」

金楠點頭:「好啊。」

安然拉著金楠的手:「這就要走了嗎,不是才來嗎。」

喬御琛上前:「想要聊天,以後還有的是機會,金楠剛從老家回來,也得稍微休息一下。」

安然點了點頭,撐著大肚子起身:「那我送你們下去。」

林管家恭敬道:「夫人,我送楠楠回去,您就放心吧。」

安然看了看兩人,抿唇笑了笑點頭:「那你們路上小心點。」

「好的。」

兩人離開后,安然撐著腰坐下。

喬御琛在她對面的沙發上坐著,看著她溫柔一笑:「看到金楠,放心了?」

安然聳肩點頭。

喬御琛笑:「你什麼時候,要是能對自己上心一點就更好了。」

「你不忙嗎?」

喬御琛知道,安然這樣問自己的意思。

「還好,有幾分文件,一會兒一起處理就好。」

「剛剛林管家回來的時候,好像很著急,是發生了什麼事嗎?」

喬御琛抿唇一笑:「沒什麼,就是談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安然努嘴,這樣的聊天內容,實在是讓人覺得……無聊。

「我要看……」書字還沒說出口,喬御琛就忽然打斷了她。

「對了,以前你在安家的時候,就一點兒也沒有接觸過安氏集團的事情嗎?」

「沒有,怎麼了?」

「沒事兒,就是剛剛林管家跟我彙報,說安氏集團之前簽約了一家美國的公司,給安氏集團供應零件,這個公司跟安氏集團之間好像有什麼貓膩。」

「這種事情我不懂。」

「那你有沒有聽安展堂提起過隋嫻書這個名字?」

「隋嫻書?」安然聽到這個名字,本能的喊了出來。

喬御琛注意力集中了幾分:「你聽說過?」

「我也認識一個叫隋嫻書的姐姐,只不過不知道跟你說的是不是同一個人。」

喬御琛眉心微揚,難道這個隋東浩父女倆跟安家真的有什麼關聯?

「我聽說的這個隋嫻書,現在正在美國,就是那個給安氏集團供應電子配件的公司老闆。」

安然嘶了:「我認識的那個隋嫻書,現在也在美國,不過在做什麼我倒是並不知道。」

「你是怎麼認識她的?」

「以前在外公那裡認識的。」

「外公?你是說……安諾晨的親外公?」

安然點頭:「我從來沒有見過自己的親外公,我的每一聲外公,都是針對我哥的親外公。」

喬御琛眼波里一片平靜:「你外公怎麼會認識那個隋嫻書的?感覺好像是很不搭邊的兩個人。」

「我以前沒有說過嗎?外公是一所孤兒院的院長,嫻書姐就是在外公開的孤兒院里被人領養的,因為被外公養了幾年,所以嫻書姐長大后,也經常會去探望外公。」

喬御琛挑眉,「你外公不是木雕師傅嗎?」

「那是他的個人愛好,不過他的確把個人愛好做的比正業好,他做木雕,賣出的錢,幾乎都用在了孤兒院,也算是個很出名的慈善家。」

「這麼說來,安諾晨也認識隋嫻書?」

安然點頭:「當然,不光認識,他們以前關係很好,嫻書姐比我哥大三歲,一直都很照顧我哥。以前我一直都以為我哥跟嫻書姐會成為一對兒呢。」

喬御琛眉眼裡多了幾分算計。

這關係,似乎更加亂了。

看起來,那份合同,應該是安諾晨促成的沒錯了。

當初,安展堂很信任安諾晨,所以他會聽安諾晨的建議也沒有什麼不可能的。

這個圈子,似乎畫的越來越大。

只是……安諾晨應該並不知道四年前的事情,不然,以他對安然的感情,必然不可能會保持沉默。

用排除法,先將安諾晨排除在外,之後是顧雲清,隋東浩和隋嫻書。

對了,還有那個……蘇溪。

蘇溪的父親是孤兒院的院長,蘇溪的兒子跟隋東浩的養女經常見面,那她一定也認識顧雲清和隋東浩。

可是看安然剛剛的樣子,她應該並不知道蘇溪跟這幾個人的關係。

無論如何,還是小心為上。

「喬御琛。」

喬御琛回神,看向她。

她凝眉:「如果你有什麼事情就去忙吧,不必非得天天跟我在這房子里耗著。」

安然有些不爽,他到底在想什麼,竟然想的那麼入迷。

她叫了他三聲他才聽到。

身在曹營心在漢,她最討厭這樣了。

「我不忙。」

「那你也出去吧,我要忙了,我要看書。」

喬御琛見她莫名其妙又生氣了,有些擔心:「我又做錯什麼事了?」

「你沒錯,是我做錯了,所以請你出去好嗎?」

喬御琛無奈,都說懷著孕的女人的脾氣跟更年期的女人一樣火爆。

現在看來,還真是。

不過他得儘快去查一下這件事兒,「那我先下去處理一下那些積攢的文件,你看書吧,看累了注意休息。」

看著他關門,安然悶悶的嘆口氣,這個男人……

不過想到安心,她拿起手機,撥打了葉知秋的電話。

「知秋,是我,你幫我一個忙。」

「說。」

「後天我要去做產檢,到時候我打算去看一眼安心。」

葉知秋激動了幾分:「你看那個女人做什麼。」

萬一把那女人逼急了,她跟安然胡說八道,那喬御琛想要隱瞞的事情,不就全都砸了嗎。

「我總覺得,安心這樣的人不可能那麼容易就會病情複發,我擔心,這其實是她設下的一個局。」

葉知秋想了想,也不是沒有道理:「可是,若這是個局,喬御琛沒有理由看不出來吧。」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喬御琛那麼在乎那個女人,在那個女人面前,他就是個白痴。」

葉知秋無語,現在白痴是她安然好嗎。

「那我去看她,你別去了,那個女人萬一真是要死了,她看到你,估計臨死也要拽個墊背的,你現在可是兩個人,別冒這種沒用的險。老老實實的在家裡呆著,我正好要回公司,繞路去一趟醫院,幫你看看。」

安然想了想,點頭:「那我就等你電話了。」

葉知秋將耳機扔到一旁,在前面的路口掉頭,直接去了醫院。

安然的話也對,萬一這是個局呢。

他打聽了一下,找到了安心的病房。

可他才剛到病房門口,就看到一群醫護人員蜂擁著衝進了安心的病房。

他拉著一個跟在後面的護士問道:「誒誒誒,美女,問一下,這病房的病人怎麼了?」

「病危,正在搶救。」。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