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不然他會擔心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5:03
A+ A- 關燈 聽書

做女人也不能太過矯情,更何況還是做夜非墨這麼悶騷傲嬌的女人,他是決計說不出這種令人頭皮發麻的話,那隻能她來說。

「而且,我很想你。」

這句話,輕輕從面前的女子嘴裡說出,很輕,卻沉沉地落在了男人的心間。

夜非墨瞳孔微縮,心臟彷彿被什麼重物給重重撞擊了一把,有點疼又有點幸福。

「傻瓜。」他摸向她的腦袋,「你若要取葯,寫信給我便是,何必親自跑來一趟?」

「……我都說了我想你了。」

靠,她這麼明顯的意思,這丫的還問。

混蛋!

雲輕歌暗惱的神情落在某人懷裡,反而更像是撒嬌。

他輕笑,彎腰將她從椅子里抱起放在榻上。

「我也想你。」

他低下頭啄她,輕輕說了幾個字。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

翌日。

雲輕歌用過早膳便聽說了夜天珏真的帶兵來了西臨城打算剿滅叛軍,這事兒令她風風火火衝到了別苑尋夜非墨。

「阿墨。」

坐在別苑內的男人慢條斯理地品著香茗,比起雲輕歌的風風火火,他反而更像是悠然自得。

「靠,你還有心情喝茶呢?」

男人抬眸不解看她,「跑這麼急做什麼?」

目光不經意一瞥,掃到了她的脖子的紅,他薄唇勾了勾,拍了拍身邊的空位示意她坐下。

「夜天珏帶兵來西臨圍剿叛軍,你現在卻在叛軍領地里,你……」

「我也在天焱軍里。」

雲輕歌一愣:「這是什麼意思?」

這話,聽著令她有些糊塗了呢?

他視線落在她微怔的小臉上,目光深沉中還帶著幾分笑意,「你猜,猜對了本王獎勵你。」

雲輕歌暗自嘟噥:「誰要你的獎勵。」

這傢伙,就沒有正經嗎?

提到獎勵,她就想到昨晚上的事,臉上不由得一紅,尷尬地輕咳了一聲才道:「是不是你讓人假扮你?畢竟坐在輪椅上又毀容戴著面具,誰也不知道是你。」

「嗯,答對了。」

雲輕歌暗暗鬆了一口氣。

不過很快她又覺得這樣事情也挺不妥的,人家來剿滅叛軍了,而他們卻還坐在這兒悠悠閑閑地喝著茶,是不是……太不正經了?

「之前我給你寫的信,你也看見了吧?」

「嗯,今日我們就轉移地點。」

也就是說在夜天珏到達這兒之前,他們就離開這兒埋著炸藥的地方,便能躲過炸藥。

雲輕歌點點頭,「那那株神仙靈芝是不是也在你手中?」

「原來你是想要這株靈芝?」

雲輕歌:「給你配藥呀!」

早知道這男人手中就有這麼一株靈芝,她就一開始拿到手,以免夜長夢多。

早點配藥早點把事情解決了,給這男人解毒后助他登基,她的任務也等於完成了吧?

只是一想到完成後還要面對很多事情,她便覺得彷彿有一塊大石壓在心頭,有些令人喘不過氣。

夜非墨側首看著她那明顯略帶煩惱的模樣,伸出大手撫上她的小臉。

「葯,我讓青玄取給你。不過……日後尋葯之事,一定要與我商量,不要再貿然亂跑。」

不然,他會擔心。

這小丫頭萬一被別人拐跑了可怎麼行?

他家小媳婦可是個搶手貨。

雲輕歌知道他心底擔心,也就沒有反駁,便隨即敷衍性地頷首,算是答應他了。

日後,誰知道呢?

以後她留在這兒的話必然也要四處尋找草藥,畢竟作為一名大夫,對藥材的狂熱是常人是無法理解的。

不過,她不會說。

……

不遠處,溫情躲在暗處看著他們二人溫情脈脈對視著,指尖因為捏著牆壁而微微泛白。

她眼底皆是嫉妒的光芒,彷彿淬了一層毒。

她心中一直念著的男人,她本以為這男人對自己的王妃只是厭棄的態度,卻不曾想,她在男人的眼中看到了一種從未見過的情愫。

那是她奢求了這麼多年都沒有的……

她小心翼翼地始終與他保持距離,生怕他會對自己反感。

可雲輕歌這女人卻能肆無忌憚地與他貼的這麼近。

她小心翼翼地與他說話,生怕他會因為一兩個字對她厭惡。

可雲輕歌說話如此隨意他都滿眼寵溺。

不甘心!

……

很快,雲輕歌他們一行人便收拾了行禮下山離開。

而根據書中劇情,夜天珏是提前知道他們的動向,會在下山的路上埋上炸藥,魏王就是在這日被炸死的。

而今日,夜非墨因為雲輕歌之前寫的信,所以選擇了另一條下山的道路。

「你為何會知道這些事?分明還未發生過。」

二人共騎一馬下山。

雲輕歌被他雙臂圈在懷中,她也想自己單獨一人騎馬,可奈何這廝太霸道,只能乖巧地待在他製造的一隅空間里。

「我,我做夢夢見的。」

又是做夢?

她剛說罷,就聽見頭頂男人冷哼了一聲,顯然是不信。

雲輕歌苦笑。

她也想說實話啊,畢竟夫妻之間相互坦誠最好了。

然而,她也很絕望。

「輕歌,我說過,你最好不要騙我,倘若騙了我,你該知道後果。」

雲輕歌在他懷裡抬起頭,一雙瑩亮的眸子注視著他,隨即問道:「什麼後果?」

她還真不知道有什麼後果,最重要的是,這種「欺騙」會不會成為彼此之間的定時炸彈?

想想也令她憂愁。

「你覺得呢?」他低下頭對上她的目光,「你知道我是什麼樣的人。」

迎視著他黑眸你中的深沉和寒冽,她忽然覺得有股寒意竄上了背部。

「你若是騙我,實則妄想逃離我,我會把你的腿一點一點敲碎,讓你再也跑不掉。」

雲輕歌:「……」暴力狂。

「你若是騙我,你對我並非真心……」

「怎麼,你還要挖了我的心?」她反駁問了一句。

她倒是相信這男人發瘋起來確實什麼都做得出來,可他捨得嗎?她才不信!

他眸光一深,頭又低下來了幾分,蹭過她的耳際,低聲說:「我會咬死你。」

咬牙切齒的幾個字,昭示著他對她的在乎。

雲輕歌縮了縮脖子,不說話了。

她覺得再在這個問題上糾結下去,對他們雙方都不好。

正想著,前山忽然「轟」地一聲巨響,震得地面都顫了好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