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安心的遺願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48:10
A+ A- 關燈 聽書

葉知秋驚訝了一下,翹首往裡看了看。

幾個人推著病床往外跑,邊跑邊喊道:「讓一讓。」

葉知秋連忙退到牆邊。

床上的安心已經陷入了昏迷,她一臉的蒼白,嘴唇沒有什麼血色,看起來的確像是……不太好的樣子。

安心被推走後,葉知秋找到了安然的電話撥了過去。

「漢子。」

「怎麼樣?」

「這次,安心應該真的不行了,我進來的時候,醫生們剛推著她的病床跑出來去搶救了。」

安然凝眉,真的?

竟然是真的……

那喬御琛所謂的無可奈何到底是因為什麼。

總不至於,真的是因為不捨得吧。

她咬唇,表情有些凝重了起來。

「安然?」

安然回神:「嗯?」

「安心的事情,你還是放棄吧,不要再多想了,也不要再多管了,喬御琛要做什麼,你讓他做去便是,面對一個將死之人,別說喬御琛不愛那個人,就算他愛她,又能如何呢?」

安然知道葉知秋這樣勸自己,只是為了讓自己釋然。

可是沒辦法,她是女人,也很小心眼。

她就是不願意讓自己的男人去接觸安心,不需要為什麼。

不過,她不會讓葉知秋擔心的。

「我知道了,我也沒必要跟一個將死之人去鬥氣,你放心吧。」

「那就好,既然這樣,我就要先回公司去了。」

「好。」

安然將手機放到一旁,起身,走到窗邊,慢慢的坐下。

看著不遠處的大海,她淡淡的扯了扯嘴角。

「媽,這是我能做到的,最大限度的報復了,安心走了,咱們跟安家的恩怨,就此作罷吧,好嗎?」

其實,小時候,在她沒有什麼是非觀念的時候,她是真的很喜歡安心。

因為安心是她的姐姐。

可是在她的印象里,這個親生的姐姐,從來沒有給過她,哪怕一個好臉色。

所以……慢慢的,熱臉貼冷屁股久了,她也有了那份要遠離這個不喜歡自己的姐姐的自覺。

再然後,她終於明白,自己跟安心雖然是姐妹,但卻是有區別的。

因為,安心是人。但她,是葯。

現在,安心要死了,她做為葯的宿命,也終於可以結束了吧。

兩天後,安心的情況已經惡化到了無法控制的程度。

一天時間之內,她被緊急搶救了兩次。

喬御琛接到醫院下達的病危通知的時候正在吃飯。

他看了安然一眼,放下筷子:「我要……出去一趟。」

安然看他,沒有做聲。

喬御琛猶豫片刻:「安心不行了。」

安然點頭。

喬御琛起身:「我去去就回。」

安然繼續吃飯,沒有做任何反應。

喬御琛看了她一眼后,轉身離開。

他前腳剛走,不過五分鐘,自己的手機就響了。

是安諾晨打來的。

她看著號碼,也大概猜到了他打電話過來是為了什麼。

她將手機接起,聲音平靜:「哥。」

「然然,來一趟醫院吧,安心可能不行了。」

安然沉默:「我也不必非得過去吧。」

「外面有很多記者,有些表面工作還是要作的,總不至於她死了,你還要被記者扯一身腥。」

安然想了想,「我知道了。」

她掛了電話后,起身來到院落里對林管家道:「林管家,我要去一趟醫院,你能送我過去嗎。」

林管家納悶,少爺才剛走幾分鐘。

「夫人,你是要去看安心?」

「我哥打來電話說,醫院門口有很多記者,他讓我去做做樣子,免得被人詬病。」

林管家點頭,立刻掏出手機,撥打了喬御琛的電話。

「少爺,您走到哪裡了,能稍等一下嗎,夫人接到電話說,醫院門口有很多的記者,她也要跟你一起去醫院。」

「我在環海路的出口這邊,你把安然送過來,我在路邊等你們。」

掛了電話,林管家連忙去開了車過來。

兩人在路邊街頭,喬御琛沒有讓安然下車,而是直接跟林管家換了車。

路上,喬御琛問安然:「你現在懷著孕,去這種地方,不太好吧。」

「反正做產檢要是要去醫院的,沒什麼。」

喬御琛沒想什麼,只是點了點頭。

到了醫院門口,果然有很多記者都圍在哪裡。

有人蜂擁上來採訪,喬御琛正要說什麼的時候,安然怒喝道:「樓上我姐姐病危了,你們還要讓我在這裡接受你們的採訪?你們還有人性沒有?全都給我滾開。」

幾個記者散開,喬御琛自然的拉著安然的手,往大樓里走去。

記者們再次被保安圍在了外圍,進不去。

進了電梯,安然想將自己的手從喬御琛的手心裡抽出來,可是喬御琛卻沒有讓她得逞。

兩人來到病房的時候,安展堂和安諾晨兩人都在。

只是安諾晨在病房外,安展堂在病房裡。

見到兩人,安諾晨從牆邊移開,面向兩人:「喬總,然然,你們來啦。」

安然站定,「哥,裡面的情況怎麼樣?」

安諾晨搖頭:「我沒有進去。」

安然看向喬御琛:「我也不進去了吧。」

喬御琛想了想,看向安諾晨。

這個男人可是對安然有非分只想的,他實在不想讓安然留在安諾晨面前。

總覺得不夠安全。

「來都來了,一起進去吧,你要是覺得不舒服,再出來就是了。」

不等安然反對,他已經拉著安然往病房走去。

安展堂正在病房裡,緊緊的握著安心的手,跟安心說著她小時候的事情。

安心的雙眸半眯著,好像快要睡著了一般。

聽到門后的動靜,他回頭看去,眼神里冷了幾分。

他不悅的對安然道:「你來幹什麼。」

幾個月不見,安展堂像是老了十幾歲一般,臉上寫滿了滄桑。

安然沒有應聲,將視線從他臉上移開,看向安心。

安心此刻也正在用虛弱的視線望著她。

她的嘴緩緩的開合,聲音不大,卻依然能夠聽的清晰。

「你……你贏了。」

聽到這三個字的時候,安然覺得心裡有什麼聲音被推翻了一般。

那種滋味,連她自己都說不清明。

她望著這張虛弱的臉,臉上帶著一抹悲傷。

「我媽一個人了離開人世的時候,臉上的表情,一定也像你現在這般無助吧。安心,你佔有著也同樣屬於我的父親的愛,毀掉了我童年的快樂,這些,是我這輩子窮極一生都找不回來的,所以,我沒有贏,你也沒有輸。」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說這番話。

只是看到安心這雙,幾乎快要閉上的眼眸時,忽然覺得,人都死了,她還跟她計較什麼呢?

安心費力的眨了一下眼睛,可是,她的眼縫睜開的卻更小了。

「爸,讓我單獨,單獨跟御琛說幾句話。」

安展堂回頭,不情願的看向喬御琛。

「跟這種負心漢,還有什麼好說的。」

「你先……出去,」安心說話的時候,力氣不大。

安展堂咬牙,站起身,往門外走去。

安然轉身要走。

喬御琛握住她的手腕,有些擔心她誤會,輕聲解釋道:「別一個人離開,等我。」

安然回頭看了安心期待的雙眸一眼,再看向他,點了點頭。

她轉身出去,將病房的門帶上了。

病房裡,安心望著喬御琛。

「御琛……你能,靠近一些嗎,我看不清,看不清你的臉。」

喬御琛走上前,離著病床很近。

安心費力的扯了扯嘴角,看著他:「我現在的樣子,是不是很醜。」

喬御琛沒有作聲。

安心許多道:「我知道,一定很醜,因為我已經……很久沒有化過妝了。以前,每次要見你之前,我都會在房間里,換一個小時的衣服,化一個小時的妝,因為我希望,能夠讓你看到,最美的我。」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安心說著,咽了咽口水。

「御琛,你應該並不知道吧,雖然我跟你在一起,一開始是源於騙局,但愛上你的這件事,我卻是真心的,為你改變了我本來的個性,磨平了我的稜角,也是真的,因為我是真的……真的很愛你。

御琛,你能不能告訴我,跟我認識這麼多年了,你到底有沒有,有沒有愛過我,哪怕一點點也好。」

喬御琛看著安心可憐兮兮的樣子,眼波間也帶著一抹惆悵,可卻並未做聲。

他鼻翼間傳來輕微的嘆息聲。

這種時候,他能說些什麼呢?

「沒有嗎?哪怕一絲,也沒有嗎?」

喬御琛默默然的點了點頭。

安心眼眶裡一陣濕潤:「御琛,你能不能,能不能不要對我這麼殘忍。這種時候,你哪怕騙騙我也好啊,哪怕讓我帶著這個虛假的夢離開這個世界,也好啊。你知道我這輩子,最大的遺憾是什麼嗎?」

安心自言自語道:「我最大的遺憾是,沒能為你穿上婚紗。御琛,我走了以後,你能不能讓他們給我好好的化化妝,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我沒有辦法讓自己是美麗的,可是死的時候,我卻想……美美的走。」

喬御琛呼口氣:「我會讓他們,給你換上名牌婚紗,化上美美的妝。」

「真的……真的嗎?」她的聲音有些迷糊。

喬御琛點頭。

安心笑了笑:「我就知道……你終究不會,讓我走的太凄慘,謝謝,你。」

喬御琛看著她,搖了搖頭:「不用客氣。」

「御琛,你湊到我耳邊,我要告訴你,那個知情人是誰。」。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