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反將太子一軍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5:10
A+ A- 關燈 聽書

前山炸了,震得後山的地面都在發顫。

雲輕歌忽然回頭去看,不過以這個角度也根本看不到任何東西。

「夜天珏動手可真快。」她低聲自言自語,順便還咂了咂舌。

聲音雖小,可夜非墨也聽清楚了,倏地低頭看她。

她說的事發生了,而且如她所說的那樣夜天珏提前知道了他們的動向提前埋了埋伏和炸藥,就等著他們上鉤。

而他也根據云輕歌提出的線索,提前放出錯誤的消息,假裝他們是走的前山的路,實則是走的後山。

這小丫頭,到底還有多少事情是他不知道的?

雲輕歌感受到一股強力的壓迫視線落在她的頭頂,她略帶些疑惑地仰起頭看他。

「怎麼了?」

「為何你會知道這麼準確?」他隨即問道,「別跟本王說什麼做夢,本王會信?」

雲輕歌臉上笑容瞬時一斂。

好吧,她果然是忽悠不了他。

可……

她該如何向太解釋?自己提前知道了故事劇情?

「那個……阿墨,這個真的是做夢夢見的場景,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突然有了這樣的未卜先知的能力,但是做夢夢見的場景,我很肯定。」

雲輕歌拍了拍胸脯,一副非常認真的模樣看著他。

那是堅定而毫不做作的眼神。

夜非墨緊緊凝視著她的眼,直到確定她的眉眼裡確確實實沒有心虛,他才漸漸安下心來。

「嗯,這事兒,本王暫且相信你。」

最好這小女人不是騙他。

他不希望這丫頭騙他……否則……

一隻小手忽然覆在了他的手背上,聲音輕柔,「放心吧,相信我的夢,阿墨,我可是你的福星哦。」

可不就是福星,她來書中不就是為了拯救他的嗎?

這隻柔弱無骨的小手手心溫度暖暖的,也驅散了他心底的那點寒涼。

他輕輕嗯了一聲,也終於把心底的那點疑問驅散了去。

興許,是他想多了。

興許,雲輕歌當真就是如此簡單的做夢夢見的,僅此而已。

……

兩個時辰后。

夜天珏在山腳下等待著下屬回來複命,很快,一抹黑影掠過落在了他的馬前。

「如何,叛軍頭目可有抓到?」

這是他將功贖罪的好機會,父皇對他已經十分不滿了,若是再不立功,日後這太子之位說不定就保不住了……

雖然他有母后撐著,可很難父皇不會動惻隱之心。

這次讓夜非墨來帶兵剿叛軍,結果夜非墨上奏給父皇的摺子卻提出招安而非剿滅。

此法在朝堂上一提出,一半大臣反對,一半大臣同意。

他才主動提及要親自帶兵前來圍剿……

他早已在叛軍中安插了眼線,這樣絕好的機會,他怎麼也不能放過。再加上夜非墨這傢伙提出的荒謬招安法子,父皇肯定心頭不滿。

他捏著韁繩,心情複雜而緊張。

跪在他馬邊的侍衛囁嚅了一下唇,才說:「屬下帶人衝進去時發現他們全部撤走了,我們的人撲了個空。」

「你說什麼?!」夜天珏的聲音立時嚴厲了幾分。

他這突然嚴厲的嗓音也把侍衛給嚇得渾身一顫。

這次的事情,他們都懂,分明布局得如此天衣無縫的,為何就像是有人提前告知了叛軍似的,竟然……讓他們從別的路撤走了!

夜天珏臉色陰沉又問:「埋伏呢?」

「埋伏處也是一無所獲,沒有一名叛軍屍體。」

這一瞬間,夜天珏的心彷彿跌入了谷底,沉沉地難受。

該死!

哪裡出了問題?

難道他們這兒還有叛軍的眼線,不然這次竟然能讓人提前知道他們的想法?

「殿下,他們應該還沒跑遠,趁著這個機會追擊也好。」一旁的蕭明連忙出聲提醒。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夜天珏才從恍悟中回過神來,立刻下令:「立刻去追!」

此時此刻差點要被這突髮狀況給鬧的心神不寧、無法正常思考了。幸而這蕭明的一句提醒,猶如醍醐灌頂。

蕭明則是眼神晦暗陰沉地瞥向夜天珏。

他知道,夜天珏是君,他是臣,日後等夜天珏登基他也是要輔佐這位皇帝的。

若不是為了雲挽月,他決計不會這麼忍辱負重。

他恨透了這個搶走他心愛女人的男人!

夜天珏命令一下,另一邊的副將也當即率領將士們往前方衝去。

結果行至山谷低洼之地時,前方「彭」地一聲,響聲震徹雲霄,只聽得前方有人高喝:「不好,有埋伏!」

而緊隨其後的夜天珏也渾身一陣。

他竟然被對方反將了一軍!

……

夜色漸漸寧靜下來,而雲輕歌被夜非墨載著一路行至了毗鄰西臨城的西夏城。

在還未進城前,夜非墨就帶著雲輕歌先行一步進了城中,選了客棧休息。

「哎呀我去!」此時此刻正在沐浴的雲輕歌忽然想起了一件極其重要的事情,激動地連忙從浴桶中跳起來。

結果,剛跳起來,屏風外正在看捲軸的男人聽見了動靜,繞過了屏風。

「你在做什麼?」然後,便瞧見某個小丫頭正站在浴桶里,一副不知想起什麼大事的模樣。

雲輕歌扶額,甚至都忘記了男人正直勾勾盯著自己瞧。

「我忘記了,吉祥和姜愷在西臨城裡,我的天哪,我真是……」

「吉祥?」夜非墨目光將她打量了一番,蹙了蹙眉,不動聲色地扯過了一旁乾淨的布巾和衣裳走向她。

雲輕歌完全沒有察覺到危險在靠近,連忙點頭,很認真地說:「是啊,吉祥在客棧等我……咦?」

她話還沒有說完,低下頭,發現自己被男人抱起擦拭乾凈身上的水漬。

她臉瞬間紅了個徹底。

「我……」

「姜愷是何人?」夜非墨隨即問道。

雲輕歌尷尬地說:「我新找的夥計,回頭我要帶他去醫館里做事。」

一聽是找的夥計,夜非墨也就沒有多問了。

「我會讓青川去派人接會帝都,你不用擔心。」

雲輕歌紅著臉輕輕點頭,明顯聽出他逐漸暗啞下去的嗓音,只能垂下眼帘,不敢正視他的眼。

「那,那今日夜天珏那邊的事情……處理得如何了?」

她想,在這麼蜜汁詭異的氛圍下,她應該明智尋個話題來轉移某男的注意力。

夜非墨卻面色一沉,手上替她穿衣的動作一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