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喝醉的蘇雲沁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1:34
A+ A- 關燈 聽書

男人看著她的眼神一深,扯開了她的手。

蘇雲沁哪裡肯,忽然雙手捧住了他的臉,將他的臉扳正來。

「小妞,讓你笑一個,怎麼這麼不聽話?」

說罷,她竟然還伸出手捏他的臉,硬是非得要把他的嘴角給捏上去才甘心。

風千墨的臉一黑,乾脆直接將她扛起來往浴桶的方向走去。

這時候金澤已經推開了門,命人將洗澡水送入,哪知便看見了眼前這一幕。

「小妞,放我下來!你這小妞力氣還真大!」

看著蘇雲沁忽然被風千墨給扛在肩上,掙扎著用雙手軟綿綿地捶打風千墨,金澤眼睛都看直了。

想不到……

平日里冷靜內斂的蘇雲沁,發起酒瘋來簡直像是換了一個人。

風千墨似是察覺到了他在看,眸光掃向金澤。

金澤頓時覺得身子一緊,連忙轉頭朝著一旁的下屬吼著吩咐:「還愣著幹什麼,還不把洗澡水給備上!」

兩名下屬聽令,立即把浴桶擱下然後立刻跑了。

金澤也匆匆忙忙退了出去把殿門給闔上。

蘇雲沁還在鬧騰,因為是被風千墨給扛在肩上,腦袋朝下,整個人都是懵的,鬱悶的她使勁地反抗。

「放我下來,放我下來,我要吐了!」

嘩啦一聲,扛著她的男人如她所願,將她扔進了水裡。

熱水頓時因為她的進入而瀰漫了出來,灑落了一地。

「嗚嗚嗚……救命,救命,我溺水了!」蘇雲沁確實是喝醉了,而且是醉得非常嚴重的那一種。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一入浴桶,連忙在浴桶里開始使勁撲騰,水漬更是全數撲騰到了浴桶邊的男人身上。

她還在嚷著:「救命,救命啊……」

風千墨:「……」

小女人的酒瘋,真可怕。

他沉沉地嘆了一口氣,把她高舉的手給拉下去,隨即伸手要替她脫衣裳,可醉酒的蘇雲沁一點都不配合。

「啊!怪魚要吃我!啊呀!」

她雙手雙腳都開始撲騰,水全都灑到了他身上臉上,鬧得他根本沒法下手脫她衣裳。

風千墨的俊臉黑沉一片,鬱悶而幽幽地瞪了一眼醉眼迷離的女人。

他不信治不了她了!

「雲沁,你再鬧!」他兩指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抬頭對視他的眼。

蘇雲沁喝醉了,一點感覺都沒有,目光忽然鎖定在眼前俊美無鑄的臉上,咦了一聲,兩手摸上了他的俊臉。

「小妞,你,你在這裡呀!你也跟我一樣落水了?」

「……」被她的話給噎死了,風千墨嘴角微不可查地抽了一下。

他扯開她的手,立刻剝她身上的衣裳。

洗個澡都這麼費勁,他也真的是佩服了。

這女人喝醉了不吐也不想睡,就只是發酒瘋,是個人都要被她折磨瘋。

蘇雲沁可不覺得自己把人給逼瘋了,甚至還覺得眼前的「小妞」長得真真真是好看,讓她一陣喜歡。

「哎喲喂,小妞,你真是不矜持。」

風千墨被她折磨得夠嗆,終於把她的衣裳給剝了個乾淨。同時,蘇雲沁也絲毫沒閑著,也在努力扯他身上的墨袍。

不知是不是因為喝了酒的緣故,她身上的暴力因子也瞬間大漲,猛地把他身上的衣裳給狠狠撕扯開。

浴桶中不斷傳來「斯拉斯拉」的聲音。

最讓男人哭笑不得的是,小女人撕扯地還相當開心。

蘇雲沁撕夠了,撇了撇小嘴,把手中的一堆破布扔了出去,忽然撲向了面前的男人。

……

門外的金澤和金冥正好聽見屋內的叫聲。

金冥再面癱,臉已經紅成了豬肝色。他尷尬地不知道從何處弄來了兩團棉花,塞進了耳朵里。

金澤見他如此,竟也學著弄了兩團棉花,塞入耳朵里。

聽不見,聽不見,真的聽不見……

可,即便是如此,那聲音還是穿透了棉花傳入了他們耳朵里。

想忽略都難。

……

第二日,陽光漫進屋內。

蘇雲沁閉著眼睛皺了皺眉。

絲……

頭好疼,好像要炸了。

身子更是無力得好像要散架了,渾身每一處都疼似的。

陽光太熱烈,落在她的臉上,暖洋洋的,讓她睜開了眸子。

她艱難地想起身,卻發現她的腰又酸又疼,實在動都不想動。

這是什麼情況?

蘇雲沁吃力地坐起身里,被褥滑至腰間,她低頭一看,一雙眼睛瞪得又大又圓。

她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作死都想不起來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麼事情。

她只記得自己昨晚上跟聖初月那女人喝酒,喝著喝著……就沒知覺了。

腦子好疼。

她掀開被褥,剛想下床,卻腳軟地直接摔坐在了地上。

「嘎吱——」聲忽然傳來。

門開了。

「雲沁!」入屋的男人看見她竟然光著身子坐在地面上,臉色一沉,猛地將門給關上,大步走上前將她抱起。

「你在做什麼?」風千墨無奈地將她抱上了床榻,用被褥死死將她給捂住,以免她著涼。

蘇雲沁眯起一雙美眸,忽然剜在風千墨那張人神共憤的俊臉上。

「你,你昨晚上對我做了什麼?」

她氣惱地一把揪住他的衣襟,將他的臉拉近,差點要咆哮出聲。

被她如此粗魯對待,男人倒是絲毫不惱,很平靜地輕輕拉開她的小手,無奈地道:「你該問,昨晚上你對我做了什麼。」

「呃?」蘇雲沁愣了一下,伸出手指撓了撓臉頰,詭異地問道,「我昨天晚上對你做了什麼?」

看現在這情況,應該是昨晚上他們兩。

她可不信,她能對他做什麼!

「咳。」男人沒想到她還真的問,握拳在唇邊輕咳了一聲,「你想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