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抱著你到老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48:18
A+ A- 關燈 聽書

此刻,病房外,見安然也出來了,安諾晨忙將安心帶到了自己的身邊,將她和安展堂之間隔開了距離。

安展堂冷聲一笑:「作孽呀,我安展堂當真是作孽呀,一生有四個子女,一個死了,一個即將要死了,還有兩個……不孝。」

安諾晨轉身,背對著安展堂,伸手捂住了安然的耳朵。

安然微微側頭,想要躲避開安諾晨的手,想要聽聽她父親到底要說什麼。

可是安諾晨卻依然捂著她的耳朵。

她站在原地,腦子裡忽然閃現出一個念頭。

她哥和喬御琛一樣,都為了安心背叛了她。

可是為什麼,她能原諒安諾晨,卻沒有辦法原諒喬御琛呢?

原因……不過就是因為她對喬御琛有愛,因為在乎,所以才更加的無法釋然吧。

當初,哥因為她不理他,而痛苦萬分,甚至連公司的事情都不管了。

那喬御琛呢,如林管家和知秋所說的,他愛她,那他是不是也會因為她的態度而更心痛,更難過呢?

她垂眸,心裡閃過一抹心疼。

知秋勸了她那麼久,她都想不通的事情,現在卻因為站在這裡,竟一瞬間就想明白了。

人吶,果然還是需要時機的。

時機不到,只能鑽牛角尖。

她微微側頭,看向病房門口的方向。

而此時,病房門也剛好打開。

喬御琛從裡面出來。

安諾晨連忙鬆開了捂著安然的手。

安展堂上前,喬御琛道:「安心她……昏迷了。」

安然和安諾晨兩人對望一眼,誰也沒有說話。

安展堂推開他,快步走進了病房。

喬御琛走到安然面前,看著她,眼神中帶著一抹憐惜。

安然垂眸沒有說話。

安諾晨默默的退到一旁。

幾個人都沒有說話。

下午兩點半,昏迷中的安心,永遠的離開了人世。

那一瞬,安然並沒有覺得多痛快。

相反的……心裡怪怪的。

葬禮,是安展堂親手操持了。

都說,白髮人送黑髮人,是這世上最悲慘的事情。

可是安展堂經歷了兩次。

在安然看來,這或許就是老天爺對他的報應。

他做錯了事情,可卻報應在了自己的子女身上。

他的確是有四個孩子,死了兩個,剩下的兩個,也沒有得到幸福。

安然沒有去參加安心的葬禮,因為懷著孕,所以她有著種種特權。

喬御琛去參加了遺體告別儀式之後,也先離開了。

不管媒體的記者們怎麼寫,於他來說,都已經是無所謂的事情了。

天氣很好,安然坐在海邊的細沙上,身上裹著厚重的外套,心情一點也不平靜。

她望著海平面,自己碎碎念著。

「媽,我們的仇報完了,可是為什麼,我一點兒也沒覺得開心呢,真的是好奇怪,對不對,明明這一天,我已經盼了很久了。」

是啊,這一天她真的盼了很久了。

以後,那個叫做安心的女人,再也不可能影響到她的人生了。

於她而言,這是好事。

可是好奇怪,她的心裡雖然不覺得悲傷,卻也不覺得高興。

就好像一件事情,在沒有意料的情況下,突然就結束了一般,心裡有些失落。

「不過,幸好,以後我再也不用因為安家人的事情而煩心了,對吧,媽媽。」

不遠處傳來車聲,安然回頭看去,喬御琛正好從車上下來。

見她在這邊,喬御琛慢步踩著細沙走了過來。

他在她身邊坐下,看向她:「不冷嗎?」

安然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大衣:「有它,不冷。」

「風有些刺骨,我們回屋去吧,別著涼了。」

安然沒有動,只是問道:「安心那邊的事情,都安頓好了嗎?」

「沒有,安展堂會處理的,我們現在的立場,也不必非留在那裡,雖然是親人,可也是仇人。」

安然慢慢的垂眸:「你跟他們並不是仇人,我才是。」

「你是我的妻子,你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

聽他這麼說,安然表情裡帶著一抹惆悵。

喬御琛的手輕輕的撫摸向她的臉頰:「怎麼了,看起來這麼不開心。」

安然搖了搖頭,「沒什麼。」

她將臉從他手心裡轉開,看向遠處的海平面。

喬御琛將手收回,也將視線移開,問道:「現在,你想報的仇,是不是都報完了?」

安然凝眉,還有一份不共戴天之仇要報。

只是面對喬御琛,她點了點頭:「嗯,以後,我就可以按照預計的想法,好好的過屬於我的生活了。」

「原來,你預計的是要怎麼過?」

安然挑眉想了想:「很久之前,我跟蘇阿姨和我哥說好,等我報完了仇,我們就一起離開這裡,找個安逸的地方,重新開始,過普通人的生活。」

「這是你的主意呢,還是你哥的主意?」在喬御琛看來,安然自己應該也會想要離開的。

「算是我哥吧,因為是我哥先想里開這裡的,正好當初我也想離開這片傷心地,所以我們就一拍即合了。」

喬御琛點了點頭,沒有再多問什麼。

他站起身,拍了拍她肩膀:「外面有些冷,我們進屋去吧。」

「可是我還想再多坐一會兒。」

他伸手握了一下她的手,「有些涼,不行,還是要進屋。」

他說著,慢悠悠的將她橫抱起。

因為她挺著大肚子,所以他抱的很小心翼翼的。

安然的手自然的環著他的脖子,看著他的側顏。

喬御琛感受到她的目光,看向她,「怎麼了嗎?」

「之前……」她抿唇,「算了,沒什麼。」

「想說什麼就一次性說完,別猶豫。」

安然淡淡的抿了抿唇角:「我就是好奇,之前安心走的時候跟你說了些什麼。」

「就說,她是真的愛我,讓我相信她。」

「那你相信她嗎?」

喬御琛點頭:「信。」

「為什麼信?」

「跟我在一起的那四年,安心做事很安分,她是真的做好了要做喬太太的準備,所以才會按照我想要的標準在改變自己。」

安然挑眉:「也有可能,她只是想做帝豪集團的總裁夫人呢。」

「當然,也不排除這種可能。」

「那你還說信她?」

喬御琛淺淺的抿唇看她:「你吃醋了?」

安然白了他一眼:「我才沒有,我是在實事求是,因為你說你相信安心,所以我才說,還有這種可能的。」

喬御琛淡然一笑。

安然蹙眉:「你……你在嘲笑我。」

「不是,我在暗自高興。」

「你有什麼好高興的,我沒有吃醋。」

喬御琛點頭:「嗯,你沒有。」

看到他這副樣子,安然心裡氣悶不已。

這幾天,她因為他,生了多少冤枉氣,他現在竟然還笑的出來?

想想這些日子以來的憋屈,她心下不平,張口狠狠的就咬住了他的肩膀。

喬御琛吃痛蹙眉,可是卻並沒有丟開她。

只是更加緊緊的抱住了她。

這一口咬的不輕。

安然鬆口,看向他:「你不疼嗎?」

喬御琛呼口氣:「疼。」

「那你幹嘛不喊疼。」

「因為我知道,這些日子,我給你的痛更多。」

安然蹙眉,眼眶微紅,他都知道。

「那你呢,這些日子,你有沒有疼?」

喬御琛腳步放緩了許多,抿唇,點頭笑了笑:「非常疼。」

安然咬唇,眼眶裡的霧氣更盛,可是聲音里卻帶著一抹委屈:「你別以為你這樣說,我就會原諒你。」

「你不用原諒我,別離開我就足夠了。」

安然抬手,拍打了他一下:「放我下來,我自己走。」

「不放,」他看著她,目光堅定:「我要一直抱著你到老。」

老……

「到時候……到時候你都抱不動我了,因為你也是個老頭子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沒關係,我能,為了你,我會把自己的身體養的棒棒的,我們要抱到八十歲。」他的聲音里透著堅定,眼神里也是。

「萬一我能活到九十歲呢?」

「那我就活到九十八。」

安然聽著他的話,心裡用了很久築起的堤壩在慢慢潰塌。

「那萬一……我只活到三十歲呢?」

「我會好好活著,把咱們的孩子養大,看著他結婚生子之後,再去陪你。」

安然忍著淚:「你騙人。」

「我不騙你。」

安然咬唇:「如果我真的死了,用不了三年,你就會重新開始新的生活,找一個女人跟你一起撫養孩子,你們還會生一個屬於你們自己的孩子。到時候,我的孩子會變的很可憐,而我……等到你老死的那一天,只怕都不記得安然是誰了。」

「你是這樣認為的?那我發誓,我喬御琛,這輩子就結一次婚,就娶安然一個女人,如果我撒謊,就讓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發誓有用嗎?」她聲音里已經有了些哽。

「對我來說有用,我不會輕易對一個人做承諾,做了,就會言而有信。」

他說著,淺淺的抿唇:「我保證。」

安然咬唇,側頭倚靠在他肩上。

「喬御琛。」

「嗯。」

「我再相信你最後一次,真的是……最後一次,這次,我原諒你,如果你再負我,那我安然,絕對不會再心軟,我會毫不猶豫的離開你,並且絕不再回頭。」。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