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且行且珍惜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48:25
A+ A- 關燈 聽書

安然的話,讓喬御琛瞬間就立在了當場。

他看向她,表情里寫滿了驚訝。

安然知道他為什麼震驚,所以很平靜的道:「我只是覺得,我們的孩子快要出生了,馬上,這個家庭,就要變成三口之家了,為了孩子著想,我才做了這個決定的。畢竟,婚姻不易,我打算且行且珍惜。」

喬御琛依然沒有動,他的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

萬一,萬一安然知道了五年前那一晚上的人是他,該怎麼辦?

「怎麼,你不願意接受我的講和?」安然看她,凝眉。

喬御琛回神:「當然不是,我是太高興了,特別的高興。」

他將她放下,伸手把她擁入懷裡。

「幸福來的太突然了,我沒有想到,你竟然還會原諒我。」

安然伸手環住他的腰,輕輕的拍了拍他的後背。

她笑了笑,數日以來,圍在心裡的陰霾好像瞬間就被驅散了一般。

林管家從屋裡出來,看到兩人相擁的畫面,不禁笑了笑,回到了屋裡。

安然不好意思了一下,正要從他懷裡離開的時候,他卻不肯鬆手。

安然輕輕拍了拍他的腰:「不是說冷,要進屋的嗎。」

「我抱著你,你還會冷嗎?」

安然笑了笑:「你這是在耍無賴。」

「因為好久沒有這樣抱著你了,所以想多抱一會兒。」

安然抿唇笑了起來,「別搞的好像以後沒有機會了一樣,我冷,要進屋。」

喬御琛這才鬆開她,在她唇上親吻了一下:「那就走吧,資本家太太。」

好久沒有聽到這個稱呼了,安然竟是會心的笑了笑。

進了別墅后,喬御琛跟林管家去書房談事情,她就回了房間。

一個人坐在床上,她心情極好。

本來,明明下定了決心,即便安心死了,她也絕對不會原諒的那個男人。

在安心離世的第二天,她竟然就主動原諒了。

她果然還是當年那個……騎在軲轆上亂轉的安然。

這是當年葉知秋的原話。

因為她這個人的想法太容易反覆。

書房裡,林管家先跟喬御琛道了一聲恭喜。

喬御琛嘆口氣,「其實,我也不知道這到底是不是該值得恭喜的事情,我現在覺得有些不安。」

「少爺為什麼要不安?」

「因為安然說,這是她最後一次給我機會,這也就意味著,以後如果我做錯了什麼,她不會再原諒我,可是眼下,我還有一件虧心的事兒在瞞著她。」

林管家點了點頭,如此一來,少爺擔心也是應該的。

「少爺,聽說謊言說一百遍就成了真實,這件事,你雖然不能告訴夫人,但你可以從現在開始自我催眠,一遍遍的告訴自己,那晚的那個男人不是你,這樣,愧疚是不是能減少一些?」

喬御琛看他沉悶一笑:「你也學會掩耳盜鈴了。」

林管家撓了撓眉心:「只是想要讓你好過一點。」

「這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

林管家點頭,也對:「對了少爺,這兩天你太忙,我一直沒有來得及問你,安心不是答應過,臨終前一定會告訴你,那個知情人是誰嗎,她說了嗎?」

喬御琛點頭。

林管家有些擔心,「是顧雲清嗎?」

喬御琛點了點頭:「是她,可是……還有些問題。」

林管家凝眉:「少爺是怕安心會騙你?」

「她會欺騙我是一個,還有一個問題是,她的話沒有說話。」

他回憶起當時安心的話。

「當時,她斷斷續續說的是,『那個人是御仁的母親,她找過我兩次,還……』然後,她就陷入了昏迷。這個還字後面應該還有什麼內容,」他看向林管家,「不過到底是什麼,我們這輩子都不會知道了。」

林管家凝眉:「總不至於是顧雲清手裡還藏著別的什麼東西吧。」

喬御琛眼神微冷:「林管家,我總覺得,這事兒有些不對勁。」

林管家沒有做聲,只是好奇的望向喬御琛:「少爺,哪裡不對勁了。」

「顧雲清生活的這個圈子,以及她跟安家的關聯都讓我覺得很奇怪。」

林管家想了片刻:「有沒有可能……只是巧合?」

「在沒有證據之前,所有的懷疑,都有可能是巧合,可是還是要小心。現在,我們必須要了解,那個隋東浩對顧雲清到底是不是真心。

如果他們不是真心倒還好,可如果他們是真心的,那我們抓了顧雲清,勢必會激怒隋東浩,若連隋東浩一起抓,那他的養女那邊也是個大麻煩。

那個隋嫻書,與安諾晨自小相識,而且關係極好,安諾晨的母親,又是安然很在意的阿姨,若這事兒動的大了,安然不可能不會察覺。若她問起來,這事兒可不是撒謊就能圓過去的了。」

林管家凝眉,倒也的確如此:「那少爺,你現在有什麼打算嗎?在我看來,顧雲清那邊是絕對不可能跟我們和好的。」

「一個想過要殺我的人,即便是她想談和,我也不會同意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不知道這件事兒,顧雲清會不會告訴隋東浩。」

喬御琛搖了搖頭沉聲未語。

「少爺,其實還有件事……我覺得很奇怪。」

喬御琛看他:「說吧。」

「如果這事兒顧雲清一開始就知道的話,她知道你現在跟夫人感情這麼好,應該早就拿出來要挾你了,不可能等到現在的。」

喬御琛看他:「這事兒也正是我現在納悶的地方,御仁死後,顧雲清手裡沒有了底牌,她若想要整死我,完全可以把這個底牌掏出來,那樣一來,她雖然得不到帝豪集團,但我也不會好過。」

林管家沉默的點頭。

喬御琛嘆口氣:「林管家,你說有沒有可能,那時候其實顧雲清也並不知道這件事。」

「少爺,你的意思是……這件事兒還有知情人?」

喬御琛點頭:「而且還是極有可能的事情。」

「如果真是這樣,那事情可就麻煩了,我們想瞞過夫人,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任何一個環節出了差錯,這件事兒都會變成一個頭條新聞,像是重磅炸彈一樣,毀了你和夫人的生活。」

喬御琛抬手揉了揉眉心,只覺得有些頭疼。

「少爺,我怎麼忽然有種,沒有地方下手對付敵人的感覺。」

喬御琛看著他,無奈一笑:「所以,你以為我是為什麼要擔心安然會知道這件事兒的。」

「好在,夫人快要生了,只要生下孩子,少爺你的身邊也算是多了一個安全保障。聽說女人一旦有了孩子,都會變的心軟,到時候,就算夫人真的知道了,想來也會為了孩子做一些妥協的。」

喬御琛揉了揉眉心:「你說,我要不要把這事兒跟安然坦白?」

林管家有些擔心:「少爺,這可是會有風險的。」

喬御琛心裡一陣發悶:「難道,我要騙她一輩子嗎?只要我騙她一天,內心就會一天不安穩,難道我這一輩子,就要這樣在獨自愧疚和擔憂中度過嗎?」

「可是現在的確不是一個好時機,萬一夫人根本就承受不了呢?她馬上要生了,劇烈的情緒起伏對她也好,對孩子也好,都是很危險的事情。」

喬御琛想了想:「那就等到她生完孩子,出了月子,由我自己跟她坦白,我寧可自己親口告訴她這件殘忍的事情,也不希望,這事兒是通過別人的嘴讓她知道。」

這種時候,林管家也不知道要說些什麼好,他唯一能做的,只是站在少爺的立場上,支持他了。

安心頭七之前,她跟喬御琛之間曾經的種種,一直都佔據著各大媒體的頭條。

安然看到了,並沒有在意。

她已經說過了,她坐過牢的債,路月還了。母親的命債,安心還了。到安心死的那天,她跟安家的恩怨,就徹底的劃上了句號。

從此以後,她就當過去與安家發生的那一切,都只是一場駭人的噩夢,如今夢醒了,她想要迎接美好的生活和未來。

她腹中的安安,就是她的未來,喬御琛,就是她美好的生活。

安心頭七過後,關於她的新聞在漸漸的淡出。

安然覺得,鍵盤俠們也都是薄情寡義的,前幾天還在瘋狂議論的事情,轉眼過了幾天,就被當紅小鮮肉宣布戀情的新聞給蓋住了。

自此以後,安心會慢慢的,被人永遠的遺忘的。

安然懷孕三十五周了,她做完產檢,從醫院回來的時候,接到了葉知秋的電話。

他正在飛機場。

「漢子,我要去美國,明天中午到,到時候因為時差,我就不給你打電話報平安了。」

安然有些訝然:「去美國?不會是雅音要生了吧。」

葉知秋笑:「是,她今天中午給我打電話,說她已經入院了,等我去了以後,就進行剖腹產。」

安然抿唇:「那……你去了以後,一定要好好照顧她。」

「你放心吧,我連當爹的覺悟都做好了,你乖乖的在這兒待產,有什麼事兒,多依靠喬御琛,等我給你好消息。」

安然點了點頭,好奇怪,明明是了雷雅音要生了,她怎麼卻這麼緊張呢。。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