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你不會想抵賴吧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1:42
A+ A- 關燈 聽書

廢話,不想知道問他幹啥!

蘇雲沁一個冷眼橫過去,用一種極其兇悍的目光剜著他,威脅著他趕緊說,到底發生了什麼!

天殺的,她竟然又是在不清不楚的情況下!

她不滿,她非常不滿!

風千墨看著她氣惱不已的神色,沉沉地嘆了一聲:「你把孤睡了。」

「胡說!分明是你把我給……」

「不許鬧了,起來穿衣喝醒酒湯。」看著小女人那一副被噎著的樣子,風千墨的心情瞬間大好,捧著她的臉狠狠親了一口,起身去替她取了一件乾淨的衣裳。

風千墨愣神不過瞬間,便明白過來,有些失笑,彎腰將她打橫抱起。

「今日你就別亂走,好好休息。」他將她抱起往外走,聲音很溫柔。

蘇雲沁整個人偎在他的懷裡,沒說話,卻輕哼了哼。

殿門外,金澤和金冥看著蘇雲沁是被他們家陛下給抱出來的,皆默契地露出了會心一笑。

入了膳廳,蘇小陌和蘇小野也睜著一雙大大的眼睛看著爹娘。

蘇小陌忽然湊到了蘇小野的耳邊說道:「昨晚上,靜容姐姐說,爹爹和娘親在造小孩。」

「哇嗚,娘親好厲害!」

這時候風千墨已經將蘇雲沁給抱上了椅子落座。

雖然兩個孩子說的很小聲,可是蘇雲沁都聽見了,不由得橫了一眼兩個孩子。

「這都是誰告訴你們的?」蘇雲沁的神色頓時嚴肅。

蘇小陌和蘇小野兩個娃娃同時縮了縮脖子,不敢說話了。

娘親的表情,看上去有些恐怖耶……

風千墨有些無奈,握住了蘇雲沁的手,「喝醒酒湯,你凶他們也改變不了昨晚上的事情。」

蘇雲沁瞪他。

這廝還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窘迫死了!

蘇雲沁窘迫歸窘迫,還是端起了醒酒湯喝下,心中暗自腹誹某男那腹黑的模樣。

頭痛的感覺促使她不得不把醒酒湯給喝下,剛剛喝下沒多久,之前那好像要炸了似的腦子也徹底放空了舒坦了。

她看向風千墨,問道:「你待會兒要去哪裡嗎?」

看他的樣子,似乎確實是有事。

「嗯。」他輕輕嗯了一聲,抬眸定定地看著她,「母后的事情,我會處理。」

沒有多餘的其他話語,只有這麼一句簡單的承諾。

蘇雲沁也立刻明白過來,他是打算去見他的母后。

她什麼也沒有問,默默低下頭來吃早膳。

蘇小陌和蘇小野本來還期待著自家爹娘能恩愛一番,可沒想到突然之間二人就沉默了。

於是乎,整個早膳就變成了一股莫名的靜謐。

用過早膳后,風千墨便離開了。

蘇雲沁哀嘆了一聲,桌上的早膳雖然都收拾乾淨了,可她人還坐在位置上,雙手托腮,一副哀嘆的樣子。

「娘親,你為什麼嘆氣?」蘇小野湊了過來,「是不是昨晚上爹爹沒能滿足你?」

蘇雲沁被女兒這語出驚人的話給嚇到了,猛地轉頭看向她蒼白而無辜的小臉蛋,險些吐血三尺。

「誰教你這些話的?」她的表情立刻嚴厲起來。

蘇小野很少看見自家娘親會用這樣嚴厲至極的表情與她說話,頓時愣住了。

「娘親,你不要怪妹妹啦,我們回去練字。」蘇小陌一見娘親生氣,拉著蘇小野就走。

蘇小野委屈巴巴地癟著小嘴,可是又不敢說什麼,只能由著哥哥拉扯著走。

蘇雲沁扶額。

她怎麼就脾氣這麼暴躁呢?剛剛應該溫柔些才對。

兩個孩子剛走,門外便傳來了腳步聲。

「蘇雲沁。」這道囂張的女音,不是別人,正是聖初月。

蘇雲沁抬起頭來看向她,發現她腳步還有些晃晃悠悠的,眯了眯眸子,說道:「看你恐怕酒還沒醒吧,過來把醒酒湯喝了。」

看這女人氣勢洶洶而來,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是來找麻煩的。

事實上昨晚上喝醉了之後,蘇雲沁跟聖初月說了什麼,她自己現在絞盡腦汁想也想不起來了。

聖初月大步而來,走到了她的對面坐下,倒也不客氣,端起還未收起的醒酒湯喝下。

「昨晚上不是說好了,今天你跟我去見漠北王的嗎?說好了要幫我的。」

蘇雲沁揉著眉心的手頓時一滯。

呃……她昨晚上說過這話?

「你不會想抵賴吧?」聖初月眯著眼睛,危險看她。

眼前的蘇雲沁確實是用事實告訴她,她這就是想抵賴。

「我跟你說,你要是不想幫我的話,我姐姐就會嫁給你的男人。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男人就是那天玄的陛下吧?我姐姐現在每天秘密出入酒樓去見一個神秘人,那人說了,讓我姐姐嫁,讓我來頂替姐姐的位置,呵!」

「你怎麼知道這些的?」蘇雲沁很訝異。

她以為聖初月不過就是一個養尊處優的公主,刁蠻任性,飛揚跋扈。竟是沒想到真正要做事情的時候,她還是有那麼些小主意。

「自然派人跟著。」聖初月輕哼了一聲,「我姐姐這人啊,明明都有那麼多小倌了,還非得想著嫁給厲害的人物。她倒是好,把所有的一切都扔給我,憑什麼?」

蘇雲沁抱著手臂,將身子往身後椅子靠。

這可真是稀奇的事情。

別國的皇位都是爭著搶著,甚至為了得到皇位不惜流血犧牲,這聖女國的皇位就很奇葩了,送人都沒有人願意要。

「你們的長老,真的就這麼可怕?」否則為什麼這麼不情願。

「對,而且聖女國的規定更可怕。」聖初月重重點頭,「我其實一直都不喜歡這地方,除了嫁人,我什麼都改變不了。」

蘇雲沁也不多說。

她很想了解這三位長老。

想到這裡,她的眸光一閃,低低地道:「幫你沒問題,不過你得帶我見見你那三位長老。」

她聽風千墨說過,三位長老有一人是鳳族人。

雖然不知道鳳族人以前在天玄是什麼地位,但能夠全族被驅逐屠殺的,恐怕也是很厲害了。

沒想到她提出這樣的要求,聖初月一臉見鬼了似的表情看她。

「你確定?」

「怎麼了?」

「那長老,別人巴不得永遠不見,你竟然要親自見他們?」聖初月覺得蘇雲沁一定是腦子有問題,否則也不會提出這麼可怕的要求。

其實在所有聖女國人的心中,三位長老是神聖的,但也是如同惡魔似的可怕。

蘇雲沁並不知道在她們的心中怎麼看待,她只想去會會。

「好吧好吧,我帶你去。」聖初月妥協,為了能夠嫁人。

「那好,帶我去見見漠北王。」

單雲真的沒死?

蘇雲沁到現在都有些沒相信,風千墨竟然也有失手的時候。

此時此刻,她當真已經忘記了風千墨當初鄭重而凌厲地提醒警告她,必須寸步不離地跟在他身邊,不許隨便去漠北王單雲。

……

單雲貴為王,居住的行宮是奢華至極的。

漠北國與聖女國其實距離很近,中間就隔了一片沙漠。

兩國關係還算友好。

蘇雲沁跟著聖初月來到行宮時,她的眉便蹙了蹙。

女人的預感告訴她,有些不太好的事情會發生。

「你確定要嫁給這男人?」蘇雲沁轉頭問聖初月。

「當然!除了這個男人,我沒有別的男人可以選。」聖初月撇嘴,斬釘截鐵。

聖女國的男人本來就稀缺,更別說找到一個優秀而地位崇高的人帶她們脫離苦海。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蘇雲沁嘴角一抽,竟是有些同情她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