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你剛剛說什麼?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48:35
A+ A- 關燈 聽書

第228章你剛剛說什麼?

夏侯贊攜皇后離去,宮宴正式結束。

不論過程如何,皖月想要嫁給夏侯襄的願望落空。

只是南楚皇帝來時便表明了要和天祁結親,那就意味著,不論是誰,皖月總要挑一個嫁過去的。

君無戲言,對於天下所有的皇帝都適用。

今日參加宴會的都是位高權重的臣子,容家也只是容源帶著夫人謝菡參加,容敬、容喆這種小一輩的都沒資格來。

容源夫婦對於自家未來姑爺,簡直滿意的不能再滿意了。

瞅瞅今天的表現,本來那個南楚公主說要嫁給戰王時,他們夫妻著實捏了把冷汗。

與眾人想法基本一致,按背景實力論,確實娶南楚公主要划算一些。

可是他們家姑爺,太給他們長臉了。

看給公主氣的,看給他們樂的。

離兒後半生的幸福,真的沒有託付錯了人。

容源夫婦了呵呵的回了家。

容離在自個兒院中還不知今日發生的事情,本來她就以為是一般的迎接外使的宴會,哪裡知道,在宮中剛剛結束了一場關於她家阿襄的腥風血雨。

第二日,天蒙蒙亮,丞相府外迎來一個不俗之客。

正是南楚公主——皖月。

她昨晚上從宴會上跑了出去,順著小道跑啊跑不知疲累,淚水不住的往下流。

一直以來她所堅信的,所期待的,全部破滅了。

她的夢碎的徹底,碎的…連渣都不剩。

皖月越跑越慢,越跑越不甘心。

憑什麼夏侯襄能喜歡那名女子,卻不能不喜歡她?

那個女子到底是誰?

皖月覺得,自己有必要去看上一看,她堂堂一國的公主,竟然還比不上一名大臣之女?

憑什麼?

慢慢停下來,皖月坐到了一處石凳上,她不能就這麼算了。

自己愛慕夏侯襄五年,難道說放棄就放棄?

不行,她總要再想想辦法,不能讓自己多年的感情,就這麼付諸東流!

皖月覺得,自己要找到夏侯襄的未婚妻,和她談條件讓她退出。

真正嫁給夏侯襄的人,應該是自己才對!

皖月越想越覺得有道理,這時,遠處南楚皇帝派出尋找她的人也到了。

現在皖月已經平靜下來並有了,是以沒什麼抵觸,甚至更加急迫的跟前來尋她的人回去了。

回到驛館時,南楚皇帝急的團團轉,他還真怕女兒做出什麼傻事來,派出去的人一個都沒有信兒,他怎麼能不急?

直到皖月進來,南楚皇帝才鬆了口氣,見她沒什麼異樣了,便讓她早些休息,睡一晚就好了。

皖月聽話的應了,剛一回房間,她便派身邊伺候的丫鬟出去打聽,將要和夏侯襄成婚之人到底是誰。

整個京城無人不知戰王去容府提親,所以丫鬟沒怎麼費力氣便打聽出來了。

皖月早早睡下,準備第二天一早便去容府看看,到底什麼樣的女人,能把夏侯襄迷住。

在皖月的腦海中,容離的形象已經和狐媚子徹底重合了。

翌日,天還未亮之際,皖月便來到容府外,『咣咣咣』地砸門。

門房睡眼惺忪的起來開門,大清早的誰這麼煩人,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一開門,一名年輕貌美的女子站在門外,還沒待他反應,那女子一把撥開他直接步入府內。

「誒,這位小姐,您是哪位,丞相府可是能隨便闖的?」門房語氣有些急切,守門的任務要是出了差錯,那丞相第一個就要怪罪到他的頭上。

皖月哪裡會聽這些,進得丞相府,她發現自己還不知道容離住哪兒呢。

一把揪過門房的衣領,「說,容離住哪兒?」

語氣惡狠狠的,一點兒也沒有女子應有的溫柔。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門房一驚,這人找小姐幹嘛,看樣子絕非善類,他大呼一聲,「來人吶。」

府里巡視的兵丁,自從上次夏侯銜跳牆成功,並摸到玉容院后,容離給他們全方位系統化的來了次培訓。

直訓的這幫大老爺們兒叫苦連天,自此偵查力、戰鬥力提升了一大截。

並且,容離就府里巡視的漏洞加以把控,現下丞相府不能說鐵桶一般,但再有人想翻牆偷偷入府是萬不可能的。

門房一喊,附近巡視的兵丁立馬到位,府里進了不速之客自然要通知主子的。

容源和謝菡第一時間收到消息趕來,沒想到看見的卻是昨晚宴會上見到的皖月公主。

容源面色一沉,開口道,「皖月公主,您雖貴為南楚公主,可也沒有直闖天祁臣子府邸的道理,今日您過來所為何事,還請公主給老臣一個解釋,否則,老臣定要向楚皇討個說法!」

一聲質問擲地有聲,皖月現在有些後悔,她還是太衝動了些,怎麼不翻牆進來摸清容離的院子直接殺過去,現在倒好,人還沒見到,她先被容丞相揪了個錯處出來。

事已至此,再後悔也無用,皖月索性放開了來,她揚聲道,「本公主與戰王相識許久,此行跟父皇前來便是要與戰王爺成親的,可是你家女兒半路截本公主的因緣,現如今本公主總要為自己討個說法,容丞相您說是也不是?」

容源一聽鼻子差點沒氣歪,這南楚公主忒不講理,顛倒黑白的本事誰也比不上啊。

說他家女兒截她因緣,明明是她自己誤會了戰王的意思,上趕著來嫁,戰王澄清了她現在又在自家府里不依不饒的鬧。

容源哪怕再好的脾氣,此時也忍不了,他當下命令道,「來人,把南楚公主請出去!」

「誰敢?」皖月擰眉立目,她一國的公主都敢動,這老頭是瘋了嗎?

這是什麼地界兒?

容丞相家中,容家侍衛不聽自家主子的難道還會聽一個女子的?

再橫也沒用,他們到現在還沒怕過誰呢!

想在相府中撒野,門兒也沒有啊!

兩個兵丁上來就要攆人,可剛到皖月身邊,便被一道冷清的聲音打斷,「慢著。」

容源夫妻一回頭,發現自家女兒站在不遠處,謝菡急忙走過去,不知道女兒有沒有聽到這個公主的胡說八道,「離兒,你怎麼過來了?」

容離沒吭聲,她面沉似水,只看著差點別攆出去的皖月說道,「你剛剛說什麼?」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