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打個樣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48:52
A+ A- 關燈 聽書

第229章打個樣

皖月覺得她就是容離了。

不過,眼前這個神色冷清的女子,和自己想象中的形象實在不大相同。

通身除了貴氣竟無一絲狐媚,看的出她是匆匆趕來,脂粉未施,髮髻也只是稍稍盤了一下,即便如此,還是掩蓋不了她風華絕代的事實。

皖月不想承認,只一眼,她就覺得容離和夏侯襄很是相配。

是不是一類人,其實不難看出來。

可她也不會輕易認輸,見了容離的面后,皖月下巴一抬,一派公主的傲然,「你就是容離?」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連誰是容離都不知道,就敢上門來鬧?」容離挑了挑眉。

今日起的早了,容離便鬆鬆筋骨活動活動,可沒過多久,就聽到門外侍衛的腳步匆忙,還不是一個兩個。

容離有些奇怪,便出門看了看,攔下一人問了句這才知道有個女人上門來鬧,還指名道姓的要見她。

她自打回府以後,一向老老實實的,除了招惹了溫婉、沐蓉語、瑾萱等幾個姑娘…

好像她招惹的都是姑娘哇!

容離理了理思緒,決定去看看,今兒是哪個姑娘上門,應該沒有其他姑娘會找她了…吧?

走到前院還沒到近前,容離便聽到了皖月那段言論。

她眨了眨眼,合著是跟阿襄有關的。

還相識已久?壞她姻緣?

千里迢迢跑到天祁來求嫁,當真是讓人感動哈?

容離唇角微勾,她倒要去會會這位南楚公主!

皖月被說的一蒙,尋常人都回答是或不是,像這般回答的還是第一次聽見。

難不成,她不是容離?

「讓容離出來,本公主有話跟她說!」皖月趾高氣昂的說道。

容離跟看傻子似的看著皖月,「我就是,有話說吧。」

皖月:「……」

她無語的看著容離,這女人也太可惡了,是就是,幹嘛跟她兜圈子?

「本公主命令你,即刻跟戰王爺退婚!」皖月拿出公主的氣勢,尋常臣子都懼怕皇家人,更何況一個女流之輩。

雖然她不是天祁的公主,但不論哪國公主總也是個公主!

皖月等著容離瑟瑟發抖,屈服在她的威嚴之下,戰王那邊的路她走不通,若是容離識相,聽話的退婚自然好,若是容離不識相,她手中的刀可是喝血的!

「你看我像傻子嗎?」容離沒接皖月的話,而是拋出個問句。

「不像啊。」皖月不明所以的搖頭,她說的是退婚,容離問這個問題做什麼?

「哦,那就沒錯了,傻子是你。」容離確定般的點點頭,說的煞有其事,她就說她不能看錯人。

「你!」皖月氣的不行,「大膽!信不信本公主殺了你!」

「什麼?」容離掏了掏耳朵,斜了她一眼,「皖月公主,麻煩你先搞清楚現在是在誰的地盤上好不好?你一個南楚公主,卻在天祁的丞相府中滋事,還要殺了我?」

容離的目光突然變的銳利,「楚皇此行大概不是來找我們天祁打仗的吧?你身為一國公主,不注意自己言行,任性妄為,當真以為天祁是好欺的?」

話說的擲地有聲,唬的皖月一愣一愣的,同時又有些惱羞成怒。

一個小小的丞相之女,自己竟然收拾不了,每每出言便佔了下峰,皖月覺得自己公主的臉面都給丟乾淨了。

指著容離,皖月的臉憋的通紅,她厲聲道,「你少強詞奪理,本公主與你說的是戰王的婚事,你跟我說國事做什麼?本公主就問你一句,你到底答不答應退婚?」

容離同情的看著皖月,這姑娘大概已經氣傻了,說不過自己就開始胡攪蠻纏,以她對夏侯襄的了解,他招惹這種女人的幾率為零。

別是這勞什子公主一廂情願,大老遠來,發現不是自己想的那麼回事,不敢找夏侯襄的茬,這才轉而找上自己的吧?

不得不說,容離又一次真相了。

她看著皖月挑了挑眉,「想讓我退婚,做夢吧。」

她是瘋了才會和夏侯襄退婚好吧?

這公主,說話難道都不動腦子的嗎?

「好!好!好!」皖月氣血上涌,她現在還好海中被三個字佔據:殺了她!

皖月現在早已沒了思考能力,她滿腦子都是她愛慕的男子要娶眼前這個女人,而這個女人竟然不答應退婚!

不殺了,還留著過年嗎??

皖月一反手,從隨身佩戴的墜滿寶石的刀鞘里,將許久沒用過的寶刀抽了出來。

刀尖直直的對準容離,她目露凶光,在她眼裡,容離已經不是一個人,而是狩獵場里那些待宰的獵物。

揮刀就要劈下,同時嘴裡大喝一聲,「去死吧!」

「保護小姐!」

「住手!」

「小妹快跑!」

「你瘋了?!」

此時容氏兩兄弟也趕到,他們自皖月抽刀出鞘后,皆是一驚,包括容源夫婦在內的四人,連忙提醒容離小心,容喆和府內的侍衛蓄勢待發,準備解救容離。

容離在看到皖月那把裝飾華麗的刀鞘時,便輕笑出聲。

接著皖月揮刀時的動作、速度以及勁道,落在容離眼中簡直就如同笑話一般。

微一側身,便避過了皖月的刀,同時揚聲命令,「都不許動!」

這南楚公主功夫實在太弱,正好她久不打架都生疏了,現在有個現成的活靶子,她還能活動活動筋骨。

她一開口,容府上下就沒人敢動了,誰不知道,在府里平日聽老爺夫人的,關鍵時刻那就得聽小姐的。

更何況前些日子小姐訓練他們的樣子還歷歷在目,那般厲害的小姐,怎麼可能需要他們去救。

一個個乖乖歸位,包括容喆。

皖月聽到容離的話回過神來,之後便是大喜,她眼睛一亮,這個容離真是個傻子吧?

自己的功夫在女子中可謂是佼佼者,就這樣還不讓侍衛救她,看來自己若是不殺了她,還真對不起她了!

一刀落空,皖月認為是容離的運氣,回過身還欲再砍,卻發現容離嘴角帶著明晃晃的笑意。

皖月皺著眉頭道:「你笑什麼?」

葉璃笑道:「說起來…不論是京里京外,對我家阿襄虎視眈眈的女人還真不少,現在竟然來了個別國公主也是如此,今天本小姐就拿你打個樣吧!」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