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阮芷玉的師妹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0:27
A+ A- 關燈 聽書

夜非墨身邊的位置是空的,明顯就是留給雲輕歌的。

雲輕歌倒也乾脆,坐下后,低下頭用膳。

剛剛還熱絡的氣氛,因為雲輕歌,而沉下去了許多。

她知道溫情不喜歡她的原因,也知道夜傾風對她心底不滿,所以什麼都不說。

「溫情。」就在她吃著早膳時,耳邊傳來了男人低沉的嗓音。

溫情被點到名字,抬起頭,圓而大的眼睛里盛放著幾分光亮:「非墨哥哥?」

「神仙靈芝在你手中,你將葯給輕歌。」夜非墨淡淡道。

這一句話不是商量,而是命令。

溫情眼底原本的光亮漸漸黯淡下去,低低地「哦」了一聲,便低下頭喝粥。

氣氛越發低迷了。

而雲輕歌,有些意料之外。

原來這株靈芝在溫情手中……

也對,她記得這姑娘是阮芷玉的師妹,也會醫術,大概拿到葯想給大反派製作解藥。

正在喝粥的溫情察覺到雲輕歌落過來的視線,連忙抬起頭看向雲輕歌,輕輕笑著說:「靈芝放在我的藥鋪儲藏室里,王妃今日若是有時間不如隨我去一趟藥鋪。」

雲輕歌挑了挑眉梢,緩緩點頭:「也好。」

「溫大夫在西夏城有藥鋪,看來溫大夫是長期在這兒懸壺濟世?」她隨口問道。

溫情點點頭:「我一直住在西夏城,也是……半年多前認識了鬼帝和老大。」

她也把夜傾風叫成老大,看來這短短半年感情很好。

半年多前可不就是夜非墨被夜天珏暗算「出事」的那段時間。那段時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那……」雲輕歌還想問些什麼,突然一隻溫熱的大掌落在了她的腿上。

隔著衣料,他的掌心有些燙人。

雲輕歌冷不丁被燙了一下,不可思議地側頭看向佔便宜的某人。

偏偏這男人俊美的面容上還是一本正經的模樣,看不出一絲不對。

「有什麼問題,回頭問我便是。」見雲輕歌轉過頭來,他不動聲色地解釋。

雲輕歌明白了,他似乎不希望她從別人口中聽到關於半年前的事情。

可之前他也不肯說,她才只好想從他人口中得知的。

「哦。」她乖巧低下頭喝粥,暗自捉摸著該如何讓大反派放了夜無寐……

不然她的任務值清零的話對她來說是個很糟糕的事情。

這不但影響到她,更會影響到傻瓜系統。

之前沒什麼任務值的時候,傻瓜系統出現很少,直到任務值升上去了后,傻瓜系統才會經常冒出來給她提點。

不得不說,給劇情提要很重要。

「用過早膳后,你跟溫情去拿葯,我有些事要與傾風去處理。」

「啊……」雲輕歌愣了一下,吳王的事情都來不及開口。

「怎麼,捨不得我?」見她神情似乎不對,男人挑高眉梢,戲謔問。

一旁的夜傾風險些被自己的茶水給嗆到,他連忙抱起自己的杯子起身走了。

他還真是頭一回看見調戲女人的哥哥。

溫情則是手抖了一下,捏著勺子的指尖泛起了白意。

「你別這麼不正經,有人在呢!」

雲輕歌尷尬地看了一眼二人和四周其他下屬,她不知道在眾位下屬的眼中,他們家主子這麼老不正經的模樣會不會影響他在下屬心中的威懾力。

……

西夏城毗鄰西臨城,在天焱版圖上極其靠西。

因為靠西,所以距離西秦很近,秦暮雪逃到西臨城也是情有可原。

雲輕歌被溫情帶領著到達了萬庄藥鋪門口。

「這間藥鋪,也是鬼帝的鋪子?」她抬頭看了一眼牌匾,問溫情。

溫情回頭,朝著雲輕歌友好一笑,說:「是的。之前我在西夏城只能擺一個小攤位賣葯,我從小就跟著師父上山採藥,特別擅長藥理。」

她頓了頓又道:「只是師父現在不再收徒了,我和師姐可有所長,我也提議師姐收徒弟以此光耀師門。」

雲輕歌嘴角抽了抽。

這姑娘志向很大。

「不過可惜的是,師姐不肯。」她又瞄向雲輕歌,此刻雲輕歌的臉上並未易容,也沒有瘢痕遮蓋,一張絕美傾城的面容很惹眼。

她心中有幾分羨慕更多的是嫉妒。

種種情緒她都強行壓制回了腹中,不能讓雲輕歌察覺到自己的異樣。

「神仙靈芝也是你找到的?」雲輕歌已經踏入藥鋪里,四處打量了一番。

今日藥鋪里並沒有多少客人,藥鋪的布置很整潔,只有一名藥鋪小廝站在那方打盹。

溫情說:「不是,是非墨哥哥取來的,我答應給非墨哥哥調製解藥,所以他將葯給我了。」

她故意這麼說的,就是為了讓雲輕歌羨慕和嫉妒。

不過,她發現自己說罷這話,雲輕歌卻並沒有什麼表情顯露,一點都看不出在意的模樣。

溫情皺眉。

正常女人聽到這些不應該生氣嗎?

現在她這麼淡定,要麼說明她是裝的,要麼就是她根本不在意非墨哥哥。

「那將葯給我吧,我拿到葯便能給王爺配藥了。」雲輕歌說。

她輕睨了一眼溫情,這姑娘神情淡淡的,但眼底閃爍著複雜的暗芒。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顯然,這姑娘遠沒有表面上看著這麼簡單單純。

一句「非墨哥哥」都令她很不爽快了。

怎麼每次她要拿到的葯都在女人手上,而且這些女人都覬覦她男人,上次的西玄公主這事兒才過去多久!

大反派這廝果然是個會招桃花的傢伙。

「哦,請跟我來。」溫情又仔細看了一眼雲輕歌,發現雲輕歌確確實實不像是裝的,心底徒然一喜。

也許,這個雲輕歌根本不喜歡非墨哥哥。

只要不喜歡不在意,她就有機會!

她帶著雲輕歌入了隱秘的儲物室,隨著她按了一下機關,身後的機關門沉沉地闔上了。

屋中乾燥又光線暗淡。

「我的一些珍貴藥材都在此處。」溫情轉過頭看向雲輕歌,臉上帶著幾分驕傲。

那模樣,彷彿在向雲輕歌顯擺這儲葯室的龐大。

「哦,確實儲藏挺多的。」雲輕歌卻不痛不癢地說了一句。

這麼一間小儲物室,連她空間里的一個小角落都比不上,她自然也就淡淡然給了一句回答。

不過,溫情可不知道,只當她是在裝,裝作不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