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戰敗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49:03
A+ A- 關燈 聽書

第230章戰敗

「大言不慚!」皖月的怒火成功的又一次被容離點燃,她怒目圓瞪手中攥著的緊了又緊,容離連傢伙都沒有,就敢說這種話?

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皖月不屑的冷笑一聲,手中的刀劈頭蓋臉的便朝著容離劈了過來,她今日就要讓容離喪命於她的寶刀之下!

容離又往旁邊一讓,皖月心中冷笑,看來容離真的不會功夫,連躲兩次,不知後面她還有沒有那樣的運氣!

皖月絲毫不放鬆,後面的刀鋒揮舞的連綿不斷,簡直要將畢生所學都用在容離身上。

皖月也算是自小習武,雖然小時候玩鬧居多,不過到底受到了些熏陶,也不知是請的教習不行還是皖月自己學藝不精,這刀舞來舞去看在容離眼中,竟然是花架子居多。

若是那這樣的招式對付敵人,容離還真是為皖月公主捏了把冷汗。

容離似逗貓兒般,也不出手只是閃躲,面上一派輕鬆,她其實在期待皖月還有什麼真本事沒亮出來。

可惜等了半天,皖月腦門都見了汗也不見有什麼新招式,容離嘆了口氣,看來今兒就到這兒了。

待皖月這一刀再次砍來,容離脆聲笑道:「皖月公主砍夠了么?接下來可該我了!」

只見容離這次不閃不避,貼著刀刃欺身上前,她唇角微彎出手快如閃電,皖月甚至連看都沒有看明白,雙眸中就倒映出容離放大的樣貌。

容離一把握住了皖月拿刀的手,一腳踢開了她踢過來的腿,同時用力一轉,眾人便看見皖月手裡刀奇迹般的落到了容離手中。

刀是寶刀,在陽光下寒光凜凜,看的人心裡發涼。

刀上冷光一閃,容離執刀上前,毫不留情的朝著皖月的胸口刺去。

容離奪刀的瞬間根本沒有放開對皖月的鉗制,明明瘦弱的身軀,力氣卻出奇的大。

皖月發現自己掙不開容離的鉗制之後,只能閉著雙眼等死。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不甘。

皖月真的不甘心,她自認武功在南楚里是一等一的好,但是現在卻稀里糊塗的輸給了天祁的一個文臣之女。

短短一瞬,她甚至還沒來得及看清楚容離的招式就被制服,但是這些放到現在好像並不重要了。

即使再不甘心,輸了就是輸了,輸的代價就是…死亡。

臨死之前,即便是一秒,也會讓人覺得相當漫長。

可等了又等,皖月覺得時間彷彿靜止了般,意料中的刺痛遲遲不肯降臨,她心裡越來越沒底。

終是堅持不住,皖月有些疑惑的睜開了眼睛,卻見容離正似笑非笑的看著她,見她睜眼后,便毫不客氣的將她推到了一邊,手中的寶刀『唰』地入了皖月之前抽刀的刀鞘。

「皖月公主不重規矩,可我身為天祁的臣民卻不能如此,天祁泱泱大國不能和南楚一般蠻不講理,公主請回吧。若想要嫁給戰王,煩請公主讓戰王親自來找我解除婚約,只要我與戰王婚約一日未解,那旁的女子就別想邁進戰王府半步。公主若還要執迷不悟妄想嫁入戰王府,那我不介意紅白喜事一起辦,」容離淡淡的說道,語氣就像在和皖月討論天氣一般,她輕聲說道,「不如公主猜猜看,哪個會更熱鬧?」

「我的天哪!」

「容小姐太厲害了吧?」

「你看清沒有,容小姐那樣就把刀奪過來了,我都不知道怎麼奪的。」

「南楚公主也太不要臉了啊?」

「就是,我們戰王都和容小姐定親了,她還要來搶。」

……

門外一聲聲的議論傳來,容離看向敞開的大門,微微挑起唇角,接著轉身走遠了。

而相府的大門之所以開著,還是因為皖月進門時鬧的,門房當時為了攔她顧不得關門,卻又不敢放她進了內院,是以皖月待著的地方,只是相府的前院。

後來皖月在府內大鬧,誰都顧不得關門這件小事。

所以,容離說要那她打樣,不只是說說而已,府門外已經聚集了太多太多的人,所謂殺雞儆猴,就是如此。

容離有時也在發愁,那麼多女子總是盯著她家阿襄,實在太不省心,如此正好震震那些動了歪心思的人。

南楚公主她容離都敢動,若是換個人,會不會當場斃命?

皖月鬼門關上走了一遭,待容離已經走遠后,她還是有些回不過神來。

剛才,皖月清清楚楚的感覺到,容離絕對不是只想嚇嚇她而已,那撲面而來的殺氣,足夠讓她清楚的認識到,自己當時經歷了什麼。

她到底在和一個什麼樣的人作對?

受到如此打擊,皖月一時半刻什麼也說不出來,只是怔怔的站在容府前院,不知作何反應。

容家四口看的相當解氣,皖月這般囂張跋扈的女子,就是欠收拾。

瞅瞅,離兒一發威,皖月就驚呆了吧。

何止是皖月,他們都嚇一跳好嗎?

容源見皖月半天不動地方,他只能出言提醒,「皖月公主,恕不遠送。」

皖月默不作聲的看了容源一眼,接著臉色難看的走出容府。

事已至此,她難道還要繼續留在這個地方丟人嗎?

皖月如何回到驛館自是不提,門外看熱鬧的百姓可是徹底沸騰了。

今日又看了個熱鬧,南楚皇帝出使他們天祁,眾百姓可是當時都圍觀了的,尤其是坐在後面輦車上的皖月公主。

想不到那般漂亮的女子,臉皮竟然這麼厚?

長成那副樣子,難道還愁嫁嗎?

怎麼就非得對他們天祁的戰王死纏爛打?

還有,他們真的對容府大小姐刮目相看了,以前對她全是負面的印象,沒想到經過今日這件事,容離女中豪傑的形象深入人心。

即使來搶未來夫君的是一國公主,可容小姐毫不畏懼,乾淨利落的自己便將事情解決,而且重要的是解決的漂亮,既解決了前來找茬的公主,又沒給自己留下話把兒,最終還站在國家的角度看問題,簡直堪稱完美。

只是,這容小姐的性子未免太過剛烈,南楚公主想要嫁去戰王府,她還要紅白事一起辦,若是其他女子,怕是只有白而沒有紅了吧?

依他們看啊,戰王未來的日子可能不好過嘍。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