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這是什麼鬼東西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1:56
A+ A- 關燈 聽書

太后神色一凜,原本放在腿上的雙手變成了握拳的姿勢。

「你說的皇后,哀家不同意。」

還未見過,她便已經不同意了。

風千洛立刻替自己的哥哥打抱不平,「母后,你都未見過,你怎麼能如此果斷說不同意?」

「還需要見過?那蘇雲沁的傳聞全天下都是,還需要見?」

風千洛扶額,真的是很難跟老人家溝通。

尤其是像他母后這樣的,那真正是頑固不化的。

忍了一會兒,風千洛再次距離抗爭道:「母后,不是您所想的那樣,蘇姑娘……」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行了,不許再提那女子。」月淳凜然的神色越甚,一句話打斷了兒子的話,轉頭看向沉默的風千墨,語氣又恢復了之前的慈愛和善,「千墨,皇后之事……」

「如若母后想讓更多的女人死,兒臣倒不介意。」風千墨漠然地掃了一眼聖初雪。

雖是漠然的眼神,可聖初雪明顯感覺到了男人眸底懾人至極的殺意。

那是一種隨時會來奪取她命的凌厲殺氣,她頓感後背一陣寒涼驚駭。

她不會是這樣要被他給掐死吧?

月淳瞪眼,「千墨!」

她要被這個兒子給氣死了。

風千墨拾起桌上的茶盞輕輕玩弄著,「母后,兒臣自有主張。皇后之事再議便是,至於您說,是否納妃一事……」

他的目光轉向聖初雪,冷笑。

殺氣騰騰的寒涼之氣在屋中瀰漫。

聖初雪被嚇得臉色瞬間慘白,驚恐地看向太后,眸中發出了求助的光。

太后沉沉地嘆了一聲:「千墨。」

「隨您。」風千墨淡漠地說了兩個字。

他雖然說「隨您」,可在場所有人都知道,一旦入後宮那就是死路一條。

風千洛想起以前無數次被母后硬塞入後宮的女人全都是莫名其妙而死,他不由得同情地看了一眼聖初雪。

敢這麼不怕死,大概這位聖女國皇帝是真的很想嫁人了。

太后只感覺一口氣堵在胸口,差點要噴出一口老血,最後還是強制性地忍住了。

「初雪,你先出去等著。」她看向聖初雪。

聖初雪低低地應了一聲,起身往外走,走了兩步,忍不住回頭又看了一眼風千墨。

她為什麼會覺得,今晚上會有人來宮中殺了她?

想到這裡,她渾身顫得厲害。

不行,她必須要做出點什麼事情來保命。

聖初雪離開后,月淳看向兒子,「千墨,她是個好姑娘,你不要隨便……」

「好姑娘?」風千墨嗤笑,「母后可真是抬舉了。若是一個常年出入春樓的女人,您覺得,是個好姑娘?常年需要小倌伺候的女人,您覺得,是個好姑娘?」

這話,頓時噎住了太后。

月淳抿唇,伸手拍了拍兒子的手背。

「好好好,這女子不行,咱們換個怎麼樣?」

「隨您。」換誰最後的下場都一樣。

太后再次被他給噎住了話頭。

其實她本來也沒打算讓聖初雪成為風千墨後宮中的一員,在她的眼裡,那聖初雪根本配不上她的兒子。不過只是因為那女子有用罷了,可以用來對付蘇雲沁,就足夠了。

她剛剛這麼說,完全是因為想要讓聖初雪相信,她是有意庇護聖初雪。

如此一來,聖初雪自然而然便願意幫她分開蘇雲沁和風千墨。

風千墨不動聲色地推開了太后的手,聲色清冷:「母后若是無事,兒臣先告退了。」

「千墨!」

「咳咳!」風千洛抓住了太后的手,「母后,皇兄還有事情要做呢。」

言罷,風千洛也連忙追上了風千墨的腳步。

看著兩個兒子一前一後離開,月淳沉沉地嘆了一聲。

她到底是生了兩個怎樣的兒子?

待人都離開了,月淳也沒有讓聖初雪入屋。

蕭湛跟隨在太後身側,平靜問道:「那位聖女國陛下……」

「讓她走吧,哀家現在不想看見她。」沒用的東西,若是能找到個讓自家兒子喜歡的就好了。

蕭湛並不意外,輕輕應了一聲出去趕人。

他轉身的剎那,眸底的鋒芒畢露。

……

一個時辰過去了。

蘇雲沁在殿中尋了一張稍稍舒適的椅子坐下,單手支著下顎,無語地翻了個白眼。

她等得越發不耐煩了,手指微曲敲打在椅子扶手上,一下又一下。

好一會兒之後,從裡面傳來了窸窸窣窣的聲音。

「陛下……」聖初月的聲音都喊啞了,羞赧中還帶著一抹滿足,「你可要對我負責。」

「美人兒放心,朕絕對會負責。」

「啊!」隨即,傳來了聖初月的一聲慘叫,之後再無聲響。

蘇雲沁忽然坐直身子,顯然聖初月要麼死要麼暈了。

愚蠢的女人,就這麼把身子交給了一個渣男。

聽見腳步聲走出,她緩緩站起身來看向走出的金袍的男人,嘴角邊泛開一絲嘲弄的笑意。

「等久了吧?」單雲的嗓音充斥著饜足后的愉悅。

「你想多了。」蘇雲沁抱著手臂,「你把聖初月怎麼了?」

倘若聖初月死了,聖初雪非得把罪怪在她頭上。

這種麻煩事,她可不想要。

「放心,死不了。」單雲往前了一步,逼近她,「她只是暈了。朕還要仰仗她,拿到聖女國呢!」

蘇雲沁眉心緊鎖,卻不想說話。

聖女國和漠北這樣的小國,倘若聯合起來那就是對天焱的最大威脅。

此時此刻,她忽然有些想,不知道君明輝現在如何了。

她看向單雲,眼神凜然,「我不管你要做什麼,你怎麼知道我要找葯?」

「不但如此,我還知道你要找的第四味葯是九曲靈蛇的蛇膽,對吧?」

「……」蘇雲沁的瞳孔微縮,盯著他看。

知道她要找五味葯的人可能有不少,但知道要找哪五味葯的人卻很少……只有君明輝一人!

她袖中的手緩緩握成拳頭。

難道……君明輝……

「別這麼一副受了傷的樣子,要是讓明輝知道了,他肯定覺得是我故意透露的。」單雲笑著又靠近了她一分。

這話,無疑是在佐證蘇雲沁的猜測。

那一刻,蘇雲沁的心更是冷到極點。

誰會想到相處了五年的人,當成哥哥一樣對待的人,竟然隱瞞欺騙她五年?

多麼可笑!

她沒想到,她更沒有想到所謂的知人知面不知心。

「你這話的意思是,你知道九曲靈蛇?」

「當然,你也必然知道,九曲靈蛇喜炎熱而乾燥之地,漠北大片的沙漠,豈不是最適合?」

蘇雲沁冷笑,「倒是確實如你所言,很合適。」

可是不止漠北有沙漠,他們古周國也有沙漠的地帶。

雖然一座雪山隔開了古周與天玄、天焱,可以雪山為中心往南北方向延展,靠南靠北都是沙漠。

「自然。要不要跟朕去漠北找葯?」單雲臉上的笑意漸漸浮現,越發地意氣風發。

「呵呵。在天焱時,你故意利用你弟弟,讓他假扮成你,故意拉攏玄王,最後讓玄王背負叛國之罪,全是君明輝的主意?君明輝將我的事情都告訴了你,就為了讓你騙我去漠北?」

蘇雲沁覺得可笑,有一種莫名的憤怒,現在在心底熊熊燃燒。

換做誰,倘若被自己當做親人一樣的朋友欺騙,都會憤怒。

單雲輕嘆,「如你所言,確實如此。我弟弟與我是孿生兄弟,長相一模一樣,你們在天焱所見到的其實只是我弟弟,不過那個蠢貨,誰不惹,偏要惹風千墨。」

「……」蘇雲沁握住的拳頭越來越緊,手背上青筋冒起。

「當然,去尋葯這事情呢,也是明輝讓我告訴你的。你不用怪他,他也是身不由己呀,他雖貴為太子之位,可周圍覬覦太子的人太多太多了。」

「你說完了?」蘇雲沁冷著臉問道。

單雲聳聳肩,又湊近了蘇雲沁幾分,「其實一開始朕還不想告訴你,不過看著你挺有意思,朕忽然想,讓你去漠北。」

「說完我就走了。」蘇雲沁往後退開一步,與他拉開距離,轉身要走。

看著她轉身要走的模樣,單雲嘴角邊的笑意更深。

「恐怕你走不了。」他說罷,從懷中摸出了一隻錦盒。

詭異的香氣忽然飄散出來。

蘇雲沁的眉一皺,身體里的血液因為這股氣味開始沸騰。

這種類似蠱王的氣味,現在卻格外濃烈,比風千墨身上的那氣味更加濃烈。

更何況風千墨服用了蠱葯,往常即便是相互貼近,她也嗅不到太多蠱王的氣味。

現在……

她轉頭,雙目漸漸湧起赤紅,瞪著單雲手中的錦盒。

「你!」

「這個應該是蠱后喜歡的食物吧?」單雲說罷,從錦盒裡摸出了一株植物,散發著熟悉而濃郁的氣息。

蘇雲沁的呼吸漸漸粗重起來,她瞪著那株泛著深紫的草,她的身體開始不受控制地朝著單雲靠近。

「過來吧,過來,朕就將這株葯給你,給你服用。」單雲朝著她招了招手。

那蠱惑的意思,比真正蠱王的氣味更濃郁。

這是什麼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