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剽悍妒婦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49:20
A+ A- 關燈 聽書

第231章剽悍妒婦

皖月公主前去容府滋事,並碰了個灰頭土臉的事,隨著風傳遍大街小巷。

說書人都要樂瘋了。

他們這一年來基本沒說什麼以前的老段子,全部緊跟潮流,尤其是容府和端王府兩個府邸,今年尤其活躍。

說書,聽的就是個樂。

是以,這些說書人每每開本,便與容府和端王府脫不了干係。

這次皖月公主之事又與容府有關,說書人牟足了力氣開始編,怎麼引人入勝怎麼來。

幾大茶樓更是火爆,那些說書人的嘴可不是吃白飯的,編出來的故事要多玄乎就有玄乎。

又說容小姐當日和皖月公主大戰三百回合,使遍各種兵器,什麼刀叉劍戟斧鉞鉤叉…直戰的天昏地暗,最後才堪堪分出勝負。

還有說容小姐和皖月公主過招時,曾有七彩霞光照射,兩名女子上天入地各顯神通,最後容小姐眸中一道金光閃現,直擊皖月公主胸口,故而公主戰敗。

更有脫離玄幻接地氣的,說容小姐扛著一口三丈三的大刀,追了皖月公主幾條街,最後公主實在跑不動了,只能痛哭流涕跪地求饒,並保證再也不打戰王爺的主意。

……

丞相府中的容離,在聽到小黑給她彙報這些版本的書後,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現如今容離和夏侯襄的感情已然穩定,小黑閑著無聊,便總愛到處飛,有時候府里飛不過癮了就去府外飛飛。

昨日小離兒威武雄壯的英姿它可是看得真真兒的,不愧是它未來的女主人,瞅瞅這腦子、這身手、這氣度。

跟一般人能一樣嗎?

可是小黑沒想到啊,外面這些說書先生更厲害,聽聽故事裡面的小離兒,那還是人嗎?

都快成神仙了!

它聽著有趣,自然就將自個兒聽到的回來講給小離兒聽。

現在的玉容院,一旦主子來找小離兒,那些丫頭們就可以放假了,主子什麼事情都不假他人之手,一個人就把小離兒照顧的妥妥帖帖。

所以,才有它彙報的地方,要不然想說話還得憋著尋機會,那滋味著實不好啊。

容離聽完后直接瞪了身旁的夏侯襄一眼,「都是因為你,你看看外面都把我傳成什麼樣了?還三丈三的大刀?直接說我扛了個鍘刀追殺南楚公主多好,也不怕壓死我。」

正在給她剝桔子的夏侯襄被她的說法逗樂了,他也沒想到傳聞會這麼誇張,掰了瓣桔子放入她的口中,「咱們不用刀,直接用光就把人打敗了。」

容離笑著拍了他一下,直說他貧嘴。

其實昨日直到早朝下來,夏侯襄才知道皖月公主竟然去丞相府府找離兒的麻煩。

當下連朝服都顧不得換,便直接趕往丞相府。

誰知一進府門,大家該做什麼做什麼,和往常沒有什麼不同。

夏侯襄帶著疑問來到玉容院,不是說皖月公主在丞相府?

人呢?

院中,容離正在樹下的涼椅上看書,聽見腳步聲抬頭看了一眼,接著不咸不淡的來了句,「花兒回來了?」

夏侯襄:「……」

他什麼時候得了這麼個稱號?

還有,著空氣中那一絲酸酸地味道,是怎麼回事?

很自然的坐在容離身邊,夏侯襄伸手將她手裡的書合上,攬過容離開口道,「今日,南楚公主來了?」

「是啊,」容離涼涼的看了他一眼,「人家看你這朵花開的好看,想采蜜來著,結果讓我拿著棍子趕跑了,勞煩您以後啊,別長在我們家花園了,挪挪地兒吧,不然這夏天都到了,到時候少不了什麼蜂兒啊蝶兒啊的,我可趕不過來。」

夏侯襄知道她生氣,卻沒想到她能做出這樣的比喻,當下有些忍俊不禁。

聽聽這話里的怨氣,當真不小呢。

「昨日宮宴上我已經將話說清楚了,誰知她還是不死心,今日她有沒有傷到你?」夏侯襄上下看了看她,生怕她受傷。

容離輕拍了他一下,「也不看看這是誰家,她能傷到我嗎?」

接著氣呼呼的道,「這事兒一會兒再說,你先給我解釋解釋皖月公主怎麼回事,人家姑娘幹嘛大老遠跑過來要嫁你,我可不知道你們『相識已久』呢。」

說罷,瞪著大眼睛直瞅他,還齜了齜牙。

大有他一個解釋不好,就要咬死他的架勢。

夏侯襄先給她順了順毛,明顯感覺她的怒氣值先小了幾分,他眼裡笑意閃現,語氣平靜的將昨晚宮宴上的事情講了出來。

容離聽罷,摸著下巴道,「這個皖月公主也太自作多情了吧?以為你救了她,就是喜歡她啊?這要再跟她說句話,她還不得上天啊?」

夏侯襄再也沒忍住笑了出來,以前怎麼沒覺得離兒這麼可愛,好像自打跟他在一起后,離兒變的越發不同了。

當然,只是在他面前。

夏侯襄為自己這個認知,而感到欣喜不已。

容離覺得心裡還是不大爽,一翻身將夏侯襄壓在涼椅上,怒氣沖沖的將他的臉團了又團,「你這張禍國殃民的臉,到底要給我招惹多少女孩子才罷休啊!」

夏侯襄躺在涼椅上任她出氣,雖然臉被容離蹂躪的不成樣子,可雙眸卻明亮之極。

自從確定自己的心意以來,他便將所有的感情都投入在了離兒的身上,現在離兒為他吃醋、為他生氣,以後更是要和他長長久久的生活在一起。

這種感覺簡直讓他通體舒舒暢,離兒這般在乎他,他哪裡會不高興?

待容離出完氣,身上的力氣也散了大半,她索性也不起身,安靜的趴在他的胸口,手指上繞著他的發。

夏侯襄低頭吻了吻她,一隻手輕拍她的背,細碎的陽光透過樹陰,星星點點的撒在二人身上,玉容院中一副靜謐美好之象。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事情的來龍去脈解釋清楚,容離本來也沒生夏侯襄的氣,畢竟他也不知情,一切都是那個皖月公主臆想出來的罷了。

至於那些愛慕夏侯襄的女孩兒,容離表示,至少女,目前京城中那些女孩兒不用她來擔心了。

就憑說書先生們的那張嘴,怕是要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流傳著她彪悍善妒的形象了。

這樣也好,以後那些想要打夏侯襄主意的女子便要想想清楚,為了一個男人,把自個兒命搭進去到底值不值?

剽悍妒婦的名頭,不要大意的砸向她吧!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