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少爺的睿智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48:48
A+ A- 關燈 聽書

正糾結著,門口忽然想起喬御琛的聲音。

「資本家太太,你去哪兒了?」

安然連忙將U盤拔下,塞進自己口袋裡,對門口道:「我在這兒。」

喬御琛聽到聲音,推門進來。

「我去卧室找你,你不在,怎麼跑到書房來了。」

安然笑了笑:「我又收到了萊婭的照片,想要把它們存到U盤裡,結果發現,家裡沒有U盤,所以我就從網上訂了兩個。」

「你告訴我不就好了,我書房裡有好多個空的沒用的,我去給你取。」

她點頭笑了笑:「嗯。」

他出門后,她將U盤掏出來,重新放進了抽屜的角落裡,回頭好好想想密碼,實在是想不到的話,就只能找專業的技術人員去破譯了。

喬御琛回來,幫她將照片導進了U盤裡。

「你回床上去休息吧,挺著個大肚子,干坐著也累。」

安然倒是笑了起來:「說的好像你很有經驗似的。」

「目測就知道了,一會兒我導完照片,給你送回房間去。」

安然點了點頭:「那就辛苦資本家啦。」

她手扶著腰,慢悠悠的往書房外走去,回了房間。

沒多會兒,喬御琛就回來了,將U盤交給她。

「我一會兒要帶林管家一起出去辦點事兒,中午你自己一個人吃飯,能行嗎?」

她努嘴:「我要是說不行,你就打算不去了?」

「對,你要是不行,我就哪兒都不去,陪你一起吃飯。」

安然笑了笑:「又不是小孩子,別說還有阿姨在照顧我,就算是沒有,我一個人也可以好好吃,你放心去吧。」

喬御琛走過去,彎身在她肚皮上親吻了一下:「安安,爸爸要出去一趟,你乖乖的在家裡陪媽媽吃飯,下午爸爸回來給你講故事,好嗎?」

他盯著肚子看,等著他的寶貝給他一個反應。

結果,她的肚皮一點兒動靜也沒有。

他嘖嘖兩聲,站起身:「我家安安這是嫌棄我了。」

「好了,你別說了,快去吧。」

他笑著在她額頭上親吻了一下,這才離開。

他出門的時候,林管家已經在門口等了半天了。

林管家給他開了車門,隨即自己上車,開車離開了別墅門口。

「今天拿到的這些鑒定結果,能保證真實性嗎?」

「少爺放心吧,都是我信任的人親自去監督做的。」

喬御琛點了點頭。

林管家從後視鏡里看了他一眼,笑道:「少爺,算起來我們得到的這些線索,對於對方來說,也足夠致命的,所以你暫時可以不必那麼擔心了。」

喬御琛唇角淡淡的揚起:「這次,老天爺也站在我這邊了。」

車子開到安家別墅門口,兩人下車,林管家上前按門鈴。

屋裡傭人見是喬御琛來了,給對方開了門。

時隔很久,喬御琛再次來到安家,這裡已經物是人非。

原本滿園傭人,現在卻只剩了兩個人在工作。

他們進屋后,安諾晨就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等兩人。

林管家已經提前給安展堂打過電話了。

安展堂看了傭人一眼:「你們都先出去吧。」

傭人離開,安展堂坐在單人沙發上,看向喬御琛:「坐吧。」

喬御琛走過去,坐下。

林管家站在一旁,畢恭畢敬。

「林管家說,喬總找我有事。」

喬御琛眼眸深邃,聲音平靜:「的確,我想問你關於過去的事情。」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因為這事關安氏的未來。」

「安氏現在已經不是我的了,它變成什麼樣,與我無關。」

「那如果……安家落入外姓人手中呢?」

安展堂凝眉:「你這話什麼意思。」

「如果你想知道,就告訴我,你跟蘇溪是怎麼認識的,她又是為什麼會來幫你做試管嬰。」

安展堂沉默片刻,這才緩緩開口道:「當年,她父親經營的孤兒院員工,因為亂扔沒有熄滅的煙蒂引發了火災,燒死了四名員工和九名孤兒,孤兒院要給這四名員工家屬巨額的索賠,她父親拿不出這麼多錢,就被人告上了法庭,為了不讓她父親坐牢,她自己找上了我。」

喬御琛挑眉:「她怎麼知道,你需要人幫你做試管嬰兒的?」

「這個……有什麼關係嗎。」

「當然有,就因為有,我現在才會問你。」

「蘇溪以前是我大兒子的家教老師,教過我兒子幾天,所以她知道,我正為了救我兒子的命,在找人做試管嬰的事情。她需要錢,我需要她的子宮,我們就各取所需,合作了。」

喬御琛眉心一如既往的深沉,也沒有言語。

安展堂道:「你剛剛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你真的確定,安諾晨是你的兒子嗎?」喬御琛看他。

安展堂勾唇一笑:「這是自然,那時候我一直很小心,有了孩子后,我就讓人去給孩子做過親子鑒定。」

喬御琛冷聲一笑:「是嗎?安總就從來沒有想過,鑒定結果可以作假?」

安展堂眉目間瞬間有些擔憂:「你這話,到底什麼意思。」

喬御琛回頭看了林管家一眼,林管家上前將一份文件交給安展堂。

安展堂快速接過,開始看了起來。

「這是……不可能。」

安展堂看著親子鑒定結果,很堅定的搖頭:「我不相信,當年諾晨出生,我分明找人做過親子鑒定。」

「當年給你們做親子鑒定的人,是不是姓隋的醫生?」

安展堂驚訝,看向他:「你怎麼會知道的。」

「那個男人,是你通過你兒子認識的醫生吧。」

安展堂看著他,他說的都對。

喬御琛笑:「在我的印象里,安總一直都是一個做事兒很小心謹慎的人,我很好奇,你怎麼卻會在這件事兒上這麼疏忽。」

話說到這裡,安展堂的態度已經不似剛剛那般冷漠強硬,他很是謹慎:「喬總,你到底知道什麼,請你都告訴我吧。」

喬御琛側頭看向林管家,林管家來到安展堂身邊道:「安總,你被算計了,這位姓隋的醫生,其實就是在蘇溪家孤兒院里長大的,當年,在孤兒院出事之前,他們兩個人正背著院長在偷偷的談戀愛。

我打聽過以前在孤兒院里的知情人,那時候,他們雖然避開了院長,但還是有小朋友們看到過他們在一起的畫面,當年,他們愛的很深。

結果後來孤兒院出事,蘇溪跟你合作,生下了安諾晨,而這個安諾晨,並不是您的孩子,我派人秘密採集到了安諾晨和那個隋先生的頭髮,做了DNA,結果顯示,他們才是真正的父子關係。」

安展堂拍桌而起,怒吼:「蘇溪這個該死的女人……」

他眼神中帶著恨意:「她竟然敢騙我,她害死了我的兒子。」

喬御琛看著憤怒的安展堂,他並不覺得安展堂值得同情,用一個人的健康,去換另一個人的命這種事情,如果對方不是自願的,那這本來就是不對的。

不過站在他的立場,他的長子的死,蘇溪的確有一部分責任,如果安諾晨真的是他的兒子,那還是有機會跟他長子的肝臟血型都匹配的。

雖然做了手術也不見得一定能活,但這種幾率是存在的。

安展堂說完,就往外走去。

林管家上前攔住了他:「安總這是要去哪裡?」

「我要去殺了那個臭婆娘。」

林管家勸導:「安總切莫激動,現在的你,不見得是安諾晨的對手。」

安展堂咬牙:「我被蘇溪戴了綠帽子,頭頂都長成草原了,這事兒換作任何人都不可能會平靜。我咽不下這口氣,我被騙了二十多年,兒子沒了,公司沒了,我甚至還對安諾晨那野種,付出了那麼多的心血,可現在……全都白費了,我絕不會這麼善罷甘休的。」

林管家側頭看了喬御琛一眼。

喬御琛對他點了點頭,林管家側身,給安展堂讓出了地方。

安展堂毫不猶豫的離開。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喬御琛站起身,走到林管家身前。

兩人一起離開安家,回去的路上,林管家納悶的問道:「少爺,你是怎麼想到,那個安諾晨會不是安展堂的兒子的。」

「其實很簡單,安展堂在他身上投入了大量的心血,所以安氏集團,早晚有一天回落到他的手裡。可他沒有安分守己的等著接權,而是以幫助安然為借口,擊垮了自己的父親,將安氏集團收入囊中,這就只能證明,他有問題。

再者,安諾晨這個人,我見過許多次,行事很理智,可是在安然的問題上,他卻義無反顧的愛上了自己的『妹妹』,如果他跟安然真的是親兄妹,這就太不符合他的個性了。」

「這麼說來,是他對夫人的愛,出賣了他?」林管家笑了笑,有些佩服少爺的睿智。

林管家有些擔心的道:「少爺,你看那個安展堂,會是安諾晨母子的對手嗎?」

「很顯然,不是,」他看向林管家:「我也不需要他成為安諾晨母子的對手,只要他能把他們母子的生活攪和的天翻地覆,讓隋東浩無暇顧及幫助顧雲清,我就能爭取到足夠的時間對付他們,對我來說,這就足夠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