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挖蘇雲沁的心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2:03
A+ A- 關燈 聽書

蘇雲沁的雙眸赤紅一片,身體里的兩道聲音在相互拉扯。

一道聲音警惕地告訴她站在原地,不要靠近。

另一道聲音卻不斷地催促她往前走,一定要奪得男人手中的草。

氣味類似蠱王的草,此時此刻竟然如此折磨著她。

她狠狠咬住下唇,因為用力,血珠順著咬破的唇瓣滴落。

該死的是,這樣的動作也不能阻礙她身體里強烈的被蠱惑被左右的意志。

單雲臉上笑意越來越深,「過來,走過來。」

蘇雲沁腳步終於一步步朝著他而去,猶豫中,她的行動已經先於意識。

終於,站定在單雲的面前。

她忽然伸出雙手。

單雲以為她是要拿葯,剛要將手中的草藥給丟開,哪知忽然蘇雲沁撲了上來雙手死死掐住了他的脖子。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你!」單雲瞪眼。

「呵!」蘇雲沁狠狠掐著他,一雙眸子里泛開了嗜血的光,「你個渣男,恐怕是想死吧?以為拿一株類似蠱王氣味的草藥就能把我怎麼著?」

兩指捏住的銀針赫然扎在了單雲的脖子上。

「絲……」單雲被扎了一針,整個脖子都麻木了。

他瞳孔一縮,猛地朝著蘇雲沁出了一掌。

蘇雲沁足尖點地,猛地身子往後飛去,堪堪躲過了他的一掌。

「你這女人還真是不知好歹!」單雲艱難麻木地坐起身來,因為脖子上麻木至極的感覺讓他連轉頭都格外艱難。

「恐怕是你不想活。」蘇雲沁再次發動攻擊,銀針赫然而出。

單雲敏捷躲開了,「那株草,你趕緊拿著滾蛋!」

這女人真夠兇悍,要不是君明輝讓他把葯拿給蘇雲沁,他現在也不至於被刺了脖子。

蘇雲沁看了一眼被他扔開的葯,眸光一沉。

「你到底是什麼意思?」她紅著眼睛,瞪著他。

「什麼意思?要不是你的好君大哥讓我給你拿葯,我才不想管你這種女人的死活!也不知道他看上你哪點!脾氣壞,手段陰狠,心眼小,殺人不眨眼……」

蘇雲沁站在原地,再沒有往前逼近一步。

她的雙眸依舊赤紅。

即便是單雲如此列出她的缺點,她也絲毫不覺得生氣,她唯獨生氣的是君明輝騙她。

她冷冷勾了勾唇角,闔了闔眸子,努力壓抑著身體里那狂躁的蠱后的渴望。再睜眸時,她的眼中已經恢復了一片清明。

血色自她的瞳孔里慢慢退散。

「那麻煩你告訴你的好兄弟,多謝了。」

她看了一眼那扔在地面上的草,冷嗤了一聲,轉身走。

單雲很驚愕,沒想到她竟然憑著自己的意志力將身體里隱隱要發作的蠱后壓制下去了?他很吃驚,雖然他沒有學過醫術,可關於蠱毒的事情,他都懂。

這玩意兒,他記得分明是很難控制的。

蠱惑蠱惑,否則這個「蠱」又從何處而來。

「你等等,這東西不要了?」單雲指著地面上的草。

蘇雲沁瞥了一眼那扔在地上的草,那叫魚水草,魚水之歡的雨水。這種草有蠱王的氣息,是因為蠱王這種蠱蟲在製作成蠱王之前,便是用魚水草進行餵養,養到一定程度後用來製作蠱王。

當然,蠱王的食物很多,並不單單隻是這一種而已。

她往門邊退,氣味散去不少,她身上的蠱后也能很好地隱忍住。

「不需要了,你自己留著吃吧。」蘇雲沁咬牙說罷,轉身往外走。

單雲冷而邪妄地勾了勾唇角,上前撿起了地面上的魚水草,眼底鋒芒綻露。

「蘇雲沁這女人倒真有趣。」

成功讓他有了一絲絲的興趣。

本來想著君明輝既然這麼看重這個女人,他只要完成把葯給她的任務就好,但現在……他想要這個女人了。

……

走出行宮宮門,蘇雲沁剛走了兩步,卻發現不遠處正走來的玄袍的男人。

熟悉而高大的身影,逆著光影而來,他大步而來。

雖然逆著光暈,可蘇雲沁感受到他的眼底氤氳著幾分不悅和擔心。

那是她的男人。

「千墨。」她迎上前,聲音很平靜。

隨著兩人靠近,她嗅到了他身上清晰而清冽的氣息,熟悉到讓她感覺到強烈的安全感。

風千墨握住了她的手,眉擰著:「不是說過讓你不許見單雲?」

「唔,我這不是沒事嘛。」她感覺到他似是有些生氣了。

絲,小氣的男人。

他去見他的母后,她還不能去見別人了?

風千墨輕眯了眯幽邃的黑眸,握住她的手往前走。

他沒有再說話。

蘇雲沁心中有些莫名,默默地側頭看了他一眼,暗自想著,他是不是在太后那兒不開心了?

「你怎麼知道我來這兒了?」這個時候轉開話題是最明智的。

風千墨側頭看她,「靜容。」

蘇雲沁恍悟。

「那你去見了你母后,沒有什麼要跟我說的?」

其實她也摸不透這太后對她到底是有什麼偏見。女人對女人的直覺是最為準確的,即便是從未見過,她也感覺到這位婆婆對她是真的不喜歡。

這面還沒有見過,就想要把她和風千墨分開,看來是真的非常帶有偏見。

「她沒什麼好說的。」男人微微抿了抿薄唇,緩緩道,「不管是誰,入了孤的後宮都是死路一條,除你之外。」

「呃……」這種霸道的宣誓,怎麼聽著有點像土味情話?

蘇雲沁眼眸輕輕閃爍了一下,與他五指相扣,「你也不用這樣,我們……現在不是還不能完全在一起嘛。」

「怎麼不能完全在一起?」他眼神一深,將她拉扯進懷中,大手扣住了她的腰際。

這突然的力道,蘇雲沁也是毫無預兆,直接摔進了他的胸膛里,她懵了一下。

她抬起頭看了他一眼,又連忙看向四周。

畢竟這是在人家的皇宮裡,多少宮人經過,不少人看見了他們此刻親昵的舉動,紛紛低下頭匆匆忙忙而過裝瞎。

「喂喂,咱們回去再鬧行不行?」

「不行。」他臉俯下,有些炙熱的呼吸全拂在了她的耳側,「昨晚上難道不算在一起?」

「別鬧了!」她推了推他。

此時此刻看著懷中稍稍有些小女人神態的蘇雲沁,男人相當滿意。

她越是如此,他越是喜愛。

「好,回去再鬧。」他唇角微翹,眼底淡淡浮現了笑意。

蘇雲沁感覺到腰際的手臂一松,她連忙站直身子,低下頭來故作淡定的樣子整理身上的皺褶。

死男人,真是一點都不看場合地點。

……

是夜。

酒樓外的街道熱鬧非凡。

月淳手中握著輕盈的酒盞,斜倚在窗邊看著街上的車水馬龍,她的眼中浮起一層凌厲鋒芒。

忽然有人從背後伸出了雙手環住了她,將她更緊地環進懷中。

感受到是熟悉的懷抱,月淳甚是安然地將身子往後一靠,像只慵懶的貓兒一般落在男人的懷中。

「怎麼樣了?」身後的男人沉穩而略帶沙啞的聲音響起。

「我兒不同意,還用殺人的威脅法子威脅我,不讓我給他找後宮女人。」月淳輕嘆一聲,「千墨就是死心眼。」

男人沉吟一會兒,問道:「你可想知道,蠱后在誰身上?」

一聽這個,月淳猛地在男人的懷中轉過身來,抬起頭來看向眼前高大的男人。

「翰天,你查到了?」

「嗯,在那蘇雲沁的身上。」

「蘇、雲、沁!」月淳的眼瞳猛地縮了縮,狠狠捏碎了手中的杯盞。

怎麼又是這個女人?

若蠱后不在蘇雲沁的身上,或許尚且還可以饒蘇雲沁一命,可蠱后竟然在蘇雲沁的身上,那註定要把蘇雲沁的心給挖出來。

風翰天凝著身前的女人,對她眼底陰狠的光卻不為所動。

他最愛的便是這女人眼底的陰狠和毒辣。

「淳兒,依本王所見,最好還是跟陛下說清楚。」

「你又不是不知道,你這個皇叔他都不聽,我這個母后更不聽了。」既然風千墨不肯,那只有她這個母后秘密派人動手了!

更何況蘇雲沁還帶著兩個孩子。

至今為止,思琴也未曾把孩子的事情告訴她,所以她一直以為蘇雲沁身邊帶著的兩個孩子是別的男人的。

畢竟關於蘇雲沁帶著兩個野種的消息早已傳遍了整個天下。

正是如此,她絕對不能讓這樣不乾不淨的女人進門!

……

天漸漸暗淡。

蘇雲沁剛入屋,發現風千墨已經斜倚在床頭,就著燭火掌讀書卷。

昏黃的光落在他那刀削斧刻般的俊顏上,竟是鍍上了一層柔和的光,還多了一分靜謐繾綣的美好。

光暈落在他俊挺絕倫的側顏上,美好得像是一卷畫。

氣質卓絕的男人,哪怕只是靜靜地保持一個動作不動,也是賞心悅目的。

蘇雲沁的眸光柔和了幾許,慢慢關上了門。

「兩個小傢伙睡了?」風千墨聽見動靜,抬起頭來問道。

蘇雲沁點點頭,故作淡定地朝著他走近。

昨晚上翻雲覆雨的事情,到現在她都一點沒想起來。

現在又要和這個男人同床共枕,她為毛有些緊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