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有什麼臉生氣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0:58
A+ A- 關燈 聽書

溫情點點頭,很輕地說:「我這……也沒事了。」

她虛弱地聲音令夜傾風心頭一痛。

都是雲輕歌,這個女人根本不配成為他的嫂子,竟然如此惡毒!

他哥哥是被那女人給蒙蔽了雙眼吧?

「你就別說話了,好好休息,我正好也沒什麼事兒,就在這裡陪你吧!」

溫情臉上挽起一抹蒼白的笑容,也就不再說話。

私心裡,她才不想他陪她,她想要非墨哥哥陪。

「這次事情,我一定會讓雲輕歌這女人給你道歉的,你放心好了!」

夜傾風握著拳頭,恨恨地說道。

此時此刻,他的心底哪裡還有什麼秦暮雪,滿心滿意都在怎麼惡整雲輕歌的心思上。

溫情看著他,心頭劃過一抹笑意。

她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

不知道非墨哥哥是不是也很生氣?

……

夜幕落下。

街上的行人也漸漸少了些,雲輕歌走在前,夜非墨走在後。

她始終不曾停下腳步,身後的男人便沉默地跟在她身後,一副大有要陪她走到天荒地老的意思。

雲輕歌走著走著終於不耐煩了,頓住腳步,「你要跟我到什麼時候?」

「你何時回客棧休息?」面對她那依舊還盛著惱怒的小臉,他卻問的很輕。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怎麼,想讓我回去給溫情解毒?」她揚起眉梢,冷笑。

雖然男人向她解釋了,但始終心頭不爽快。

溫情這女人會演戲,段位倒是高。

比起溫情,雲挽月都不曾有這麼令人討厭。

大概是因為……溫情喜歡的是大反派,所以對雲輕歌來說實在很惱火。

月光朦朧地落下,灑落在二人肩頭。

面前的男人目光染著月色的柔和,卻也溫柔了些許,他大步朝著她走來,隨即伸手握住了她的小手。

「輕歌,你若是不想去給她解毒就不解。你若是不想回客棧里休息,我們重新尋客棧休息,如何?」

這一副百依百順的語氣,還真是令人感動呢。

不過寒涼的夜風一過,寒涼還是令雲輕歌清醒了不少。

她睜著大大的眼睛看著他:「我不想……」

「主子!」話還沒有說完,忽然一道黑影掠來,站定在了夜非墨的身側。

雲輕歌扶額。

青川落至夜非墨的身側,性情涼薄的他壓根沒有察覺到此刻王爺和王妃之間的古怪情緒,他看著夜非墨很認真地說道:「主子,有夜天珏的下落了。」

那日他們圍剿叛軍反被截殺的事情,這事兒早已在西臨城傳開了,如今太子失蹤下落不明,蕭將軍重傷不敢輕舉妄動,大家都相互議論著這事兒。

雲輕歌回過神來,看向青川。

夜非墨蹙眉,冷沉的俊臉上滿是寒霜,不是因為找到了夜天珏的下落,而是這下屬實在沒眼力。

「既然人找到了,便將人抓走。」他冷冷道。

青川一怔,才道:「屬下也想,只是那太子又被一名姑娘救走了。」

「姑娘?」雲輕歌也好奇了。

青川撓了撓臉頰,連忙往四周看了看,才說:「秦暮雪姑娘。」

這姑娘,他們都認得。

畢竟夜傾風把娶秦慕雪的事兒鬧的這麼大,想讓人不知道都難。

然而,這句話,令雲輕歌的嘴角狠抽。

靠!

還真的是秦暮雪。

失態發展果然和系統告訴她的一樣,接下來雲挽月一定會以擔心夜天珏為由趕到西臨城尋人,到時候……

雲輕歌冷笑,有好戲看。

「繼續派人抓人。」夜非墨冷沉開口。

「等等。」雲輕歌打斷他的話,「你抓太子,是為了什麼?」

見剛剛還跟自己冷戰的女人,此刻提到太子就說話和顏悅色起來,夜非墨的臉色更加難看了。

果不其然,這丫頭心底還在乎著夜天珏吧?

迎視著男人那陰沉的面容,雲輕歌暗嘆了一聲:「夜非墨,你別想那麼多,我們是一條船上的人,你還說我不信你,你不也不信我?」

她話音一落,男人的神色怔了一下。

「你不說罷了,青川,你跟我說。」

青川撓了撓頭,有些尷尬。

夾在這夫妻兩之間,他才是最可憐的。

「太子妃好像也悄悄來了西臨城,主子,我們要儘快回到天焱軍那兒去。」

「對對,我同意。」雲輕歌點點頭。

她知道夜非墨是讓人假扮在西臨城,但離開太久實在不妥,而且她覺得夜非墨在這兒也並非有重要事情。

男人清冽的目光危險地凝視著雲輕歌。

就在青川擔心二人之間僵持不下之時,夜非墨才緩緩說了一個字:「好。」

媳婦說的也確實沒錯,他也確實該回去了。

……

雲輕歌還是跟著夜非墨回了客棧里,剛入客棧就被人給攔住了去路。

「哥哥,溫情的身子好像撐不住了,讓雲輕歌趕緊給她解毒吧!」

雲輕歌算是發現了,夜傾風這少年似乎更在乎溫情。

從溫情受傷中毒到現在,所有人里就屬夜傾風最激動。

他急切地說罷這話,特地看向雲輕歌。

夜非墨也看向了雲輕歌。

「輕歌,阮大夫明日才能到。」

這話意思是,讓她去給溫情解毒。

雲輕歌再清楚不過分明是溫情故意為之,毒也是溫情自己毒自己,不過就是為了讓她出手給溫情解毒,到時候再栽贓陷害她一番,讓夜傾風和夜非墨更加誤會她。

不過……

「好啊,那我就給她解毒吧。」

她的腦子裡電光火石般閃過了無數的念頭,但最後只變成了一句簡短的話。

既然溫情非要她出手,那就別怪她心狠手辣了。

夜傾風盯著她,發現她眼底滿是暗芒,心頭不安,拽了拽夜非墨的衣袖。

「無妨。」男人安慰弟弟,隨即抬步走了。

看著男人漠然的背影,雲輕歌暗自撇嘴。

他有什麼臉不高興?

整件事上,最該生氣的難道不是她?

「我上去看溫大夫。」她也不看夜傾風,抬步往二樓走。

唯有夜傾風,看了看左邊,又看了看右邊,心底泛起無數想法。

為什麼哥哥和雲輕歌之間好像彆扭了許多?

雲輕歌上了樓卻沒有馬上去見溫情,而是去堵住了夜非墨的去路。

經系統提醒,她知道她現在只能顧得住自己了!

被攔住去路的男人頓住腳步,不解看向雲輕歌,漠然問:「怎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