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讓人放了吳王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6:06
A+ A- 關燈 聽書

「我若是給溫情解毒,你能放了吳王嗎?」

男人的瞳孔微縮,「夜無寐?」

夜無寐確實還在他手中,甚至在他心底,因為雲輕歌夢裡夢見過夜無寐而吃味。

可此時此刻,雲輕歌卻讓他放了人。

「我可以勸勸他,保證他不會成為你的絆腳石,你能放了他嗎?」

男人沉冷地盯著她,不言不語。

雙方對峙著,氣氛僵硬。

雲輕歌明知道他不悅,她卻依舊很平靜地等待著他的回應,一雙眸子盈盈回看著他的雙眸。

夫妻之間這麼久,他們已經足夠了解彼此。

沉默了良久,男人才幹澀開口:「給我理由。」

「額……」雲輕歌撓了撓臉頰。

她不能再用做夢這種蹩腳的理由了,可她要怎麼忽悠大反派呢?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男人現在這副模樣,黝黑深邃的眸子里皆是瀲灧寒芒,這眼神好像會在下一口咬死她。

「沒有理由,本王不會放。」他言罷轉身要回屋。

「你若不放,我也不必給溫情解毒。」就在他轉身要入屋時,雲輕歌連忙說道。

他頓住腳步。

男人的背影僵直了幾分,可明顯心情低沉。

對他來說,給不給溫情解毒都無關緊要,只是奈何溫情手中有他想要的東西。

而夜無寐……

他看向雲輕歌,「你沒有理由,我不會放。」

語落,雲輕歌明顯看出他眼底一閃而過的殺念。那是真的想要殺了夜無寐的。

她心底也有了一分鬆動的念頭,隨即問系統。

「傻瓜,要是真的讓夜無寐在這兒死了,他能回到自己原本的世界中去沒?」

系統:「……主人,你不會真的想讓大反派殺了夜無寐吧?」

主人為什麼每次都不按常理出牌的?

雲輕歌很認真:「確實有這種想法,免得大反派以為我對他不忠。」

系統:「……」

如果它有嘴角的話,嘴角一定狠抽。

「喂,我問你話呢,你倒是說一句。」

系統:「主人,不得不提醒你一句,在這兒死了就是死了,要麼是他還有一條命成為別的角色重新完成任務,要麼是徹底死在這個書里。」

「卧槽,你們可真狠。那我也一樣?」

「是的呢,這是最近新制定的規則。就算你能陪著大反派走一輩子,但任務沒有完成,你還是會重新回到原點,繼續給大反派完成任務。」

雲輕歌:「……改規則之前不會跟我打一聲招呼?」

真想罵髒話。

她到底是上輩子造的什麼孽,竟然被這系統一而再再而三地坑死。

不過經過系統的提醒,雲輕歌知道自己必須要去把夜無寐放出來,她抬起頭看向夜非墨:「你不是想問我為什麼要救他?因為我也欠他一命。」

欠一條命這種理由當然是胡謅的。

現實里師兄可是個膽小如鼠的人,只有她救的機會。

只是她沒想到在書里,師兄的性子真是三百六十度大轉變。

夜非墨蹙眉。

他寒涼的視線剜著她,似是要從她這滿是堅定的目光里看出些許蛛絲馬跡來。

眼前的女子不閃不躲,還特地將下顎抬起些許,以此來表達自己沒有心虛。

「好。」就在雲輕歌以為他不會答應的時候,男人說了一個字。

沒想到他答應了,雲輕歌也微微鬆了一口氣。

她的任務值也不至於會被清零了……

她見入屋的男人沒有再出聲了,她才道:「那我去給溫情看看。」

話雖這麼說,她可沒這麼好心要給溫情解毒。

若是別人也罷,不過對於溫情這樣的白蓮花,救下來就是自找麻煩。

「進來。」

就在她邁出第一步時,卻被屋內的男人喚住了。

雲輕歌愣了一下。

系統:「主人,大反派很生氣,你可要好好順毛哦。」

好好……順毛。

她倒是想呀,可大反派這麼可怕,她能如何順?

穩了穩心緒,雲輕歌才抬步往屋中走去。

男人並未像往常一般坐在桌案邊,負手立在窗邊,昏暗的光線映照在他挺拔如松的背影上,卻莫名令雲輕歌看出他的背影有一股寂寥感。

她猛地晃了晃頭,被自己這荒謬的想法給驚呆了。

他若是真的寂寞,她會一直陪著他走下去,走一輩子!

「阿墨,你有事與我說?」她走向他,輕聲問。

剛剛靠近他,他立刻伸手摟住她的腰際,將她拉近到彼此之間的距離近無可近。

「明日離開去西臨城。」

「哦……」

「本王會讓人放了吳王。」

說這句話,男人卻暗暗咬牙。

那一副欲要把她咬死的模樣,還真嚇到了雲輕歌,令雲輕歌連忙往後退了一步,卻被他更緊地握住了腰際。

雲輕歌暗叫糟糕。

她打又打不過這男人,力氣也敵不過他,最後只能乖乖地待著。

「輕歌,相應的,你要用別的賠償本王。」

「什麼東西?」雲輕歌詫異抬頭,很錯愕。

她知道他生氣,但之前不是說好給溫情解毒,他相應放走夜無寐嗎?現在看來,他是想跟她討價還價?

她話落,腰際鐵臂勒得她更緊了幾分,將她拉扯近。

隨即,唇上一痛。

「你要用孩子賠償本王。」

孩子????

……

雲輕歌從屋中出來時,腳步有點虛浮,連唇都是腫的。

青川和青玄皆好奇地看了她一眼,被她狠狠回瞪了過去,他們才弱弱撇開了頭去。

她摸了摸被啃得可憐的嘴,心中腹誹大反派這報復方式實在卑鄙。

她走向溫情的屋子,夜傾風已經站在門口不耐煩了,腳尖一下又一下有節奏敲在地面上,一張白俊的臉卻皺得跟個老頭似的。

「你怎麼才來!」夜傾風看見雲輕歌,連忙吼道。

可吼完,他發現雲輕歌這一臉粉面桃花的模樣,唇紅腫的厲害,彷彿……走了桃花運似的。

他愣了一下。

是跟哥哥廝磨去了吧?

哼!

夜傾風吼完又不自在地轉開頭,不再看雲輕歌,說:「去給溫情解毒。」

這麼耽誤時間下去也不是辦法。

據說夜天珏已經有消息了,他們要儘快解決這次事情!

雲輕歌輕哦了一聲,抬步走入。

屋中簾饅遮蓋得嚴嚴實實,她挑開了一層又一層簾帳才走到最裡面看見溫情坐在床沿邊,一副準備下地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