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還沒有輸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54:10
A+ A- 關燈 聽書

「這是我在美國買房的文件和我買到的房子的照片,因為你喜歡清靜,所以我特地找到了一處依山傍水的地方,這裡夠大,足夠將來,你跟我還有我媽一起住了。」

安諾晨看著她,表情專註:「我轉移財產,不是只為了我一個人,我想帶你和我媽一起離開這裡,重新開始,我知道,你現在覺得自己愛上了喬御琛,無法自拔,可是你了解喬御琛嗎,你知道他是個怎麼樣的人嗎?

這四年,我親眼看到他是如何對待安心的,曾經他對安心也是這樣的好,可是後來呢?他還是甩掉了安心跟你走到了一起?」

安然凝眉,「他不愛安心。」

「你有想過,這個男人的話到底有多少真實性嗎,眼見為實,你應該也沒有忘記,當初你出獄后,喬御琛對你的態度吧。」

聽安諾晨這樣說,安然心裡有些難受:「哥,你不了解他,當初,他對安心有愧疚。」

「狗屁愧疚,你不是他的第二個女朋友,他在之前,對一個女人也是用情很深,可還不是一樣隨隨便便的就放棄了嗎?安展堂為了能夠讓喬御琛成為安心的丈夫,對他調查的很清楚,安展堂說過,這個男人,根本就沒有心。」

「夠了,」安然心口劇烈的起伏,他看向安諾晨:「哥,我知道你這樣說,是希望我能夠好好考慮,跟你們一起離開,可是旁人都說,寧毀一座廟,不拆一門親。喬御琛對我是不是真的好,我自己感受的到,我相信他。」

安諾晨無奈,心痛不已:「你真的是被她洗腦了。」

安然咬唇:「如果這就是你轉移財產的目的,那我現在就告訴你,我不需要你為我做這些,哥,你現在已經擁有了你想要的一切,也該好好過你的生活了,我現在很好,你不必為我這樣擔心。」

「我沒有。」

「什麼?」

安諾晨握拳:「我最想要的,可能永遠也得不到了。」

「你想要什麼?」

他看著她,表情凝重,你。

可是這個字,他卻終究說不出口。

門口傳來一陣急促的門鈴聲,安諾晨走到門邊,打開屏幕看了一眼。

見門口的人竟是一臉冷冽的喬御琛,他的心一緊。

安然走了過去,也是愣了一下。

「喬御琛怎麼會到這裡來。」

「還能是因為什麼?」他苦澀的看向她:「這個掌控欲和佔有慾這麼強的男人,怎麼可能會容許自己的女人被別人帶走呢。」

他這樣說,安然卻是只覺得心裡暖暖的。

她知道,喬御琛是擔心她。

她上前,要去開門。

安諾晨一把握住了她的手:「然然,我最後問你一次,你真的……真的不跟我們走嗎?」

安然揚起陽光般的笑容,看著他,淺淺的笑了起來:「嗯,我留在喬御琛身邊,生活的會更幸福。」

安諾晨鬆開手,安然走過去,將門打開。

喬御琛看到安然,緊張的握住她的雙肩:「你沒事吧。」

安然笑:「我能有什麼事,你怎麼找到這裡來了?」

「林管家說,你在咖啡廳里喝咖啡,卻半個小時沒有出來,他進去一看,發現你不見了,他調了監控,發現你是跟安諾晨走了,所以就給我打了電話,我們一起過來接你。」

他說完,將安然藏到了身後,眼神凌冽的看向安諾晨。

「安總,你就這樣帶走我的妻子,甚至招呼都不打一聲,不合適吧。」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安諾晨費力的扯了扯嘴角:「我帶她來商量一下公司的事情。」

「難道咖啡廳里不能商量?」

安諾晨一時語塞。

安然打圓場道:「我哥在美國買了一套房子,以後打算去美國發展,我是跟他來看美國的房子照片的。」

喬御琛抬手揉了揉她的發:「在外面轉悠了兩個小時,也該累了吧。」

安然點頭:「是有些累了,那我們就早點回去休息吧。」

她說完回頭看向安諾晨,「哥,那我們先走了。」

安諾晨沒有作聲,目送兩人一起離開。

喬御琛還是將安然帶走了。

房間里只剩下安諾晨一個人,他將桌子上所有的杯子全都推到了地上,怒吼了一聲,發泄心中的壓抑。

半個多小時后,隋東浩來了。

看到他客廳里的一片狼藉,隋東浩很是的耐心,「那個安展堂又來了。」

安諾晨抬手甩開隋東浩的手,慢悠悠的從地上站起身,走到沙發邊坐下。

隋東浩有些著急:「看來你們母子必須要抓緊時間走了,不然一直留在這裡,會被安展堂騷擾的沒有辦法生活的。」

「不是他,是喬御琛。」

「喬御琛他來這裡做什麼?」

「我把安然帶來了。」

「我不是說過,讓你放棄安然的嗎,你怎麼還是不死心。」

安諾晨凝眉看向他:「那你當年為什麼沒有放棄我媽?如果我真的是安展堂的兒子,我怎麼可能會愛上自己的親妹妹?」

隋東浩愧疚,沒有作聲。

「生了就該負責,為什麼沒有早點兒帶我們母子離開?說白了,你還不是為了安家的財富嗎。」

「諾晨,不是你想的這樣的,我們跟安家的仇……不共戴天,我想過帶你母親了離開,可是她不願意,所以……」

他打斷了隋東浩的話,甩開他的雙手,站起身,背對著他,怒吼。

「過去的事情已經發生了,安然已經是喬御琛的人了,我費勁了心思,卻沒有辦法拆散他們,你知道我現在有多痛苦嗎,別在跟我說什麼過去的仇恨了,你們上一輩人的仇恨,為什麼現在要讓我們來承擔責任?我做錯了什麼?我現在什麼都不想要,只想要帶著我媽,帶著安然一起離開這個是非之地,重新開始。」

隋東浩看著安諾晨這麼痛苦的樣子,心裡也很清楚,他對安然,是真的。

想到喬御琛給安諾晨帶來的傷害,隋東浩握拳。

反正,他早晚也是要幫雲清對付喬御琛的,不如就一起好了。

他轉到安諾晨的身前,雙目灼灼:「諾晨,別這麼沮喪,你還沒有輸。」

「別再安慰我了,現在的情況,顯而易見,我沒有機會了,我這輩子也不可能得到安然的心了,在她眼裡,我只是個哥哥。」

「感情是可以培養的,只要她離開喬御琛,你多陪在她身邊,照顧她,幫助她,你這麼好,總有一天,她會愛上你的。」

安諾晨咬牙:「你還沒聽懂我在說什麼嗎,她愛上喬御琛了,不愛我。」

「總之,先把他們分開再說。」

「分開?呵,」他煩躁的擺了擺手,不想再跟隋東浩談論這個問題,「你來找我做什麼。」

「我有辦法能夠分開喬御琛和安然。」

安諾晨凝眉:「別再耍我了。」

「是真的,我手裡有一個能夠扼住喬御琛的把柄,我們已經利用安心試過了。」

安心?安諾晨凝眉:「什麼把柄?」

「五年前,喬御琛被雲清下藥后,睡的女人並不是安心,是安然。」

安諾晨心裡一驚:「什麼?你說的是真的?」

「當然,這件事兒不會錯的,當年雲清離開的時候,帶走了門口拍下的監控視頻,把門口的視頻換成了壞的。為了能夠留下證據,她將視頻藏到了一個U盤裡,可是現在,那個U盤不見了,但這事兒卻是真的,因為我也親眼看到過安然下著大雨,進了別墅的畫面,幾個小時以後,她是衣衫不整,狼狽不堪的一瘸一拐的逃出來的。」

安諾晨氣憤:「是喬御琛強姦了安然。」

「沒錯。」

「該死,該死的喬御琛,」他眼神冰冷的望向隋東浩:「為什麼現在才告訴我這件事。」

「那時候,我們都沒有想過,喬御琛竟然會愛上安然。最開始的時候,雲清想用這個視頻控制安心,畢竟安心會害怕失去喬御琛,這個視頻,可以讓她不敢亂來。也能讓她控制住喬御琛,可是沒想到,安心失敗了,因為喬御琛不愛她。

她以為喬御琛這樣的人沒有心,不會愛上誰,她的兒子去世后,她悲傷過度,暫時離開了中國,就把這件事擱下了。後來,她無意間從喬家老爺子的口中得知,喬御琛竟然愛上了安然,所以,這個視頻成了她最後的底牌。」

安諾晨握拳,眼神中帶著一抹森寒:「喬御琛,終於,我也找到了你的把柄。」

「唯一可惜的是,現在我們沒有U盤了,若喬御琛不承認……」

「我記得,這件事兒,就發生在江阿姨去世的那晚,這件事兒是安然切身經歷過的,只要時間和地點對的上,可容不得喬御琛不承認。」

他看向隋東浩:「你說,這事兒已經利用安心試過了,那是不是意味著,喬御琛已經知道這件事了?」

「對,當初,就為了讓安心不要告訴安然真相,喬御琛才會寧可冒著引起緋聞的危險,每天去探望安心,那雖然是一個將死之人利用這個秘密,對他提出的條件,可我們心裡都很清楚,真正讓他妥協的,是這個秘密。」

安諾晨眼神一揚,往門口走去。

隋東浩拉住他:「諾晨,你幹什麼去。」

「我去找安然,把這件事兒告訴她。」。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