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你永遠都別想逃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2:31
A+ A- 關燈 聽書

馬車慢慢往皇宮的方向駛去。

風千墨還將蘇雲沁壓制在軟榻上,似乎並沒有要起身的意思。

蘇雲沁好幾次推了推他想起來,卻毫無反應。

「我的話,你有什麼問題就跟我說,我並不是……」

「蘇雲沁,你永遠都別想逃。」他忽然俯下頭,攫住了她的唇。

他怎可能放手,這個女人只能是他的。

他的後宮,永遠只為這一個女人空置。

這是一個柔情繾綣的吻,沒有太多的狂暴和懲罰,倒是有些像是安慰性。

她承受著他輕柔的吻,緩緩的,伸手落在了他的腰間,輕輕嗯了一聲。

她幹嘛要逃?

她蘇雲沁這輩子還沒有遇到什麼事情退縮過。

親情是,愛情亦是。

只是,她需要把很多的事情解決了。

……

下了馬車后,風千墨並沒有與她一同入宮。

「你去哪?」見他沒下車,她忽然問道。

「找母后。」他語氣幽深,「乖,等我回來。」

言罷,他在她的額際上印下了一道輕柔的吻。

蘇雲沁無奈,卻也只能目送著他揚車而去,默默地盯著那絕塵而去的馬車,幽幽收斂眸光。

他不在更好,她要去會會這聖女國的長老。

……

聖女國的長女長居地下,只有每年的國祭之日才會現身。

因為太過神秘,對整個聖女國的人來說,長老們就是整個聖女國的信仰和神一般的人物。

蘇雲沁跟隨著聖初雪來到地宮門口。

聖初雪轉頭看了一眼穿著宮女衣裳的蘇雲沁,輕咬了咬下唇,「我只要按照你做的,你便放過我?」

她現在唯一想到的只是能活命。

蘇雲沁會殺她,這是她再清楚不過的事情。

這個女人絕對不會這麼簡單放過她。

蘇雲沁紅唇一揚,笑意淡漠,卻毫無溫度。

「放心好了,你若按照我說的做,我便不會動你。」

當然,若是這個女人不知好歹的話……

聖初雪依舊咬著下唇,這個時候聽著蘇雲沁的話,心底已經衡量了一番。大不了就是兩人魚死網破,她就是不想看見蘇雲沁如此幸福,如此坦然地跟著那高高在上的男人恩恩愛愛。

「帶路。」見聖初雪還站在原地咬著下唇,蘇雲沁不耐地蹙眉。

她推了一把聖初雪,示意她趕緊走。

聖初雪被推搡了一下,無奈地往前走。

地宮的門是有機關設置,需要歷代聖女國女帝的鮮血才可。聖初雪走到了門口,咬破了自己的手指,滴了一滴血在石門前的石獅子嘴裡。

隨著她這動作,石門開了。

蘇雲沁抬頭看了一眼眼前的甬道,綿延不盡的黑暗,讓人望不到盡頭。

「走吧。」聖初雪在前面帶路,脖子確實縮著。

若是可以的話,她當真不想進去見長老,那三個老太婆性子不但古怪,而且除了碾壓她之外再不會做其他事情。

蘇雲沁跟隨在後,眼尾掃著四周的布置。

因為是處在地下,陰暗潮濕,整個牆壁上還浮動著水珠。地面上有不少青苔布滿,使得路面又濕又滑。

不知走了多久,黑暗的盡頭出現了昏暗的光亮。

越往裡走,那水汽也漸漸少了。

「長老。」這時候聖初雪停在一間木門前,幽幽地喚了一聲門內的人。

門外並沒有侍衛或者侍女守候,甚至連一絲絲生氣都感受不到,不知道的還以為這地宮內其實根本沒有人。

「陛下,請進。」終於,自屋內沉沉地傳入了一道嘶啞粗嘎的老婦聲音。

滄桑,也難聽。

蘇雲沁特地轉頭看向聖初雪,發現她聽見這道聲音后,臉色驟然變得蒼白,身子開始顫抖,不知道是怎麼了。

「進。」聖初雪推開了門,看了蘇雲沁一眼。

她雖然害怕,可她還妄圖想著能夠靠著今日見長老的理由,讓長老殺了蘇雲沁!

就算蘇雲沁武功再高,毒術再厲害,不信還能比得過她們聖女國的長老。

蘇雲沁漠然跟隨入屋。

屋內並不暗,甚至屋中點了上百隻蠟燭,每一個黑暗的角落都被照亮了。

一名老婦坐在一張雕琢華麗的金絲楠木椅上,枯瘦如柴的手指正捏著兩根蟲子,蟲子有一根食指般長,她手法嫻熟地將兩根蟲子纏繞在一起,隨即丟之一旁的木桶里。

「大……大長老。」聖初雪看著那滿桶被纏繞在一起的蟲子,暗暗咽了一口口水,心慌地喚了一聲老婦。

老婦抬起頭來看向聖初雪。

「陛下。」她渾濁的眼睛輕眯了眯,自聖初雪的臉上晃過,落至了蘇雲沁的臉上。

「今日帶了小姑娘來?伺候本尊?」長老看見蘇雲沁,雙眸大亮,彷彿見著了寶似的。

聖初雪心中雖然再是懼怕,可一聽到長老如此說,臉上漾開了一抹笑容。夾雜著恐懼的笑容,看上去格外扭曲難看。

大長老又從一旁捏起兩根蟲子,轉頭看向蘇雲沁,上下打量了一番,點點頭。

「行,就把這小丫頭留下來。」

「大長老,朕就是瞧著您這缺個人手,這姑娘心思細膩手又巧,一定符合您的喜愛。」

聽見聖初雪如此說,蘇雲沁輕眯了眯眼睛。

這麼說話,看來聖初雪是想玩她?套路她?

呵!

「也罷,既然這樣,你先走吧。」大長老揮了揮手。

聖初雪立時大喜過望,對著長老連連道謝,隨即往外走,心底那叫一個喜悅。

看著聖初雪大步往外走的身影,那彷彿逃命似的樣子,蘇雲沁心底暗自嘲弄。

她以為她真的逃得掉?

「你叫什麼名字?」大長老那犀利的眼睛掃著蘇雲沁,詭譎異常。

蘇雲沁微微扯了扯唇角,「蘇雲沁。」

沒有任何掩飾,她覺得很多事情不需要隱瞞和掩蓋。尤其是她的這個名字。

大長老人雖然長居地宮,但外面的一絲一毫消息皆在她的掌握之中。

正因為如此,她聽見蘇雲沁的名字時,臉上無波無瀾。

「原來是……古周國的公主。」

蘇雲沁沒說話,目光掃著老婦,神色平靜。

這位大長老以嫻熟的手法處理著她手邊的蟲子,渾濁的眼睛只是偶爾抬起來掃視著蘇雲沁,表情淡漠至極。

「既然如此,你說說你來此的目的。」

「大長老眼力果然好,我確實是有事相求於大長老。」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正在折磨著手中蟲子的大長老聽見蘇雲沁如此說,動作倏然一頓,這才慢慢抬起頭來,以一種格外詭異而認真的目光看著蘇雲沁。

從蘇雲沁進來到現在,這是她第一次如此認真地看她。

之前的打量也不過是輕掃。

眼前這小丫頭年紀雖然不大,可卻難得的成熟穩重,她喜歡這樣性格的女子。

「你坐下,與我慢慢說。」

蘇雲沁察覺到大長老的自稱都變了,心底頓時感覺到了一絲絲的希望。她上前了兩步,當真在位置上坐下。

「不瞞大長老,我身上有一種極致的蠱毒,至今沒有找到法子解。如今希望大長老能夠幫我解。」

大概是女人的直覺,看著長老的第一眼,蘇雲沁莫名覺得她對自己並沒有敵意。

不過很多事情不能只看表面。

「把手抬起來讓我看看。」大長老說道。

蘇雲沁將兩隻手同時抬起,將衣袖也撈起給她看。

這一刻,她自己的心情也略微有些緊張了。

大長老掃視著她兩隻白皙細膩的手臂,原本毫無波瀾的混沌雙眸此刻竟是多了一種難以置信的暗芒。

「這是……」她低低喃喃,「蠱后?」

蘇雲沁頷首,雖然她不明白這位長老是如何通過她的兩隻手臂看出來的,不過也沒有深想,「確實是,我的丈夫,身上有蠱王。」

「什麼?」她抬起頭來,一張溝壑縱橫的臉上充滿了驚愕的神色。

如此模樣,蘇雲沁實在捉摸不透她的想法和情緒。

默了好一會兒,大長老忽然伸手,竟也是將自己的衣袖抬起,露出了兩截乾枯到只有皮包骨的手臂。

蘇雲沁循著她手臂看過去,瞳孔驟然一縮。

「這是……」

這兩隻手臂不止是乾枯,上面布滿著一條條黑色的血管,雖然沒有凸起來,可卻在她乾枯瘦弱的手臂上格外顯眼,讓人驚駭。

「看得出來什麼嗎?」長老滄桑的語氣問道。

蘇雲沁抬起手臂看了看自己的,輕輕蹙眉。

她記得,風千墨蠱王發作的時候也是黑色的血管凸起,雙目赤紅……

「你!」她心咯噔了一下。

「唉……是啊,當初鳳族被驅逐和滅族之時,便獨留下了蠱王和蠱后,不過你們身上的其實是蠱王和蠱后的子蠱。母蠱並非是在你們身上。」

「呃……您等等,您這話的意思是……這不但是情人蠱,還是母子蠱的關係?」

還有這種操作的?

得知了這一切的時候,蘇雲沁覺得刷新了她的三觀。

蠱毒真是被他們給用活了。

大長老輕微頷首,「你很聰明。確實如此,原本其實蠱王名字叫幽冥蠱,蠱后名字叫幽鳳蠱,這兩種蠱是蠱毒之中的王者,他們都是以母子蠱的樣子被用來製作蠱毒。哪知後來……竟是變成了情人蠱。」

蘇雲沁一臉懵逼。

這話聽起來有點想玄乎,甚至她有那麼剎那懷疑這是在聽天方夜譚。

兩種蠱毒,搞得像是可以細胞不斷分裂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