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她還真能演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6:13
A+ A- 關燈 聽書

夜傾風因為擔心,所以跟著雲輕歌的身後步入了屋中,卻瞧見了前方正準備走下地的溫情,激動地叫道:「你等下!」

腳尖剛剛碰觸到地面上的溫情被夜傾風這一聲低喝聲給嚇到了。

不止溫情,雲輕歌都被夜傾風這誇張的聲音給驚住了。

「老大……」

「你要做什麼?你的傷口才包紮好,若是掙扎又裂開了怎麼辦?」

溫情笑了笑:「我沒事。」

她不經意間看了一眼雲輕歌,臉上笑意漸漸退散下去。

雲輕歌倒也不介意,不過她看得分明這夜傾風對溫情的心思,可不就是再清楚不過了。

當初,夜傾風生她放走秦暮雪的氣,可很快也就不氣了,甚至之後她教他追女人的手段后他還態度特別好。

如今這次溫情的事情之後,夜傾風已經把她當成了敵人。

顯然……夜傾風真正喜歡的是溫情而非秦暮雪。

這樣的結果,令雲輕歌心頭也有些煩躁。

他們的感情糾紛,倒也與她無關,可就是這複雜的牽扯關係令她擔心會影響到大反派。

夜傾風看向雲輕歌,邊說:「你看什麼看?還不過來給溫情解毒。」

那不悅和無禮的語氣,令雲輕歌不喜地蹙眉。

「夜傾風,你最好想明白今日對誰說話。」

她冷冷撂下一句話,走向前看向溫情。

眼前的女子臉上滿是膿瘡,只要這膿瘡破了,這張臉恐怕是徹底毀了。

她冷冷笑著,說:「溫姑娘還真是狠得下心,自己的臉都敢這麼不負責任。」

溫情面容一僵,裝著不解:「靖王妃說什麼呢?你下毒的事兒我雖然沒有證據,但我密室里一名下屬可是被你毒死了。」

這下屬指的便是那名黑衣人吧?

當時因為只有她們兩人,現在誰來顛倒是非黑白說話都可以,畢竟沒有證人。

雲輕歌抱著手臂,「那可真是好笑了,那黑衣人倒下時,為何手中還握著裝載著神仙靈芝的錦盒?當時溫大夫可是口口聲聲說那是偷葯的賊,怎麼,這會兒就說不是了?」

正在一旁看著的夜傾風愣了一下,連忙問道:「你們在說什麼?」

顯然,他不信雲輕歌說的話。

「溫大夫這毒,恐怕是溫大夫自己調製的吧,恕我還真的解不了呢。」

溫情咬唇。

夜傾風怒道:「胡說八道,溫情為何要把自己毒到毀容?你說話沒有證據嗎?」

「少年,你喜歡溫大夫吧?既然喜歡又何必裝作非娶秦姑娘為妻來掩蓋自己的感情?不管你們的事如何,我都不想過問。但這毒,還是勸溫大夫儘早服用解藥吧!」

她不信,這溫情還能撐到毒死自己都不服用解藥。

她就等著溫情自己打臉。

夜傾風則是被雲輕歌的話給驚得半晌說不出一句話。

他……喜歡溫情?

很多感情的事情並沒有特別的絕對,只是有時候他自己不自知的時候卻被人給點出來,如何不震驚?

雲輕歌瞥向溫情。

溫情神情木訥了一下,很快就雙眼紅了,捂著臉哭起來,「我知道你肯定不肯給我解毒,我已經活不過十二個時辰了。你怎麼能這麼惡毒,我到底是怎麼惹你了?」

說到後面,她已經泣不成聲了。

雲輕歌:「……」

這姑娘還真能演。

夜傾風看的心疼,走到了床沿邊安慰溫情:「你也別擔心,我一定讓她給你解毒。」

「好了好了,不就是解毒嘛,我給你解藥。」雲輕歌看著他們這副模樣,實在有些看不下去了,隨手從袖中取出了葯。

她遞給了溫情。

她倒要看看溫情有沒有膽把葯吞服下去。

這不是毒藥,但卻是跟溫情吞服的毒相剋的,若是服下去必然難受,不過也不過幾個時辰之後就能恢復了。

以溫情對藥理的擅長,就看她敢不敢。

溫情打開藥瓶嗅了一下,蹙眉,「你不會害我吧?」

事實上,她嗅出這葯是什麼。

夜傾風也忙不迭問:「怎麼樣?沒問題吧?」

「嗯。」溫情說罷,當真當著雲輕歌的面把葯喝了。

看著她此番舉動,雲輕歌嗤笑。

這女人可真狠,對自己都這麼狠,對別人必然也是不會留情的。

她要除掉這女人,就得用別的法子才行。

夜傾風一雙眼睛緊緊凝視著溫情,「有沒有什麼不適?」

溫情笑著搖頭。

「我沒事。」

說罷這話,她就躺下了。

雲輕歌眼神一深,轉身走了出去。

「青玄,今晚上幫我辦件事。」她回到夜非墨的屋門前,喚了一聲青玄。

青玄點點頭。

她要證明給夜傾風看看,溫情這女人有多少句話是謊言。

走入屋中,就瞧見男人坐在桌案邊看信件。

看見他,雲輕歌不由得覺得自己的嘴又有點疼了,她冷哼了一聲,蹬掉鞋子爬上了床榻休息。

正在看信的男人微微抬起眼帘看向她,見她已經躺下了,才將手中信燒掉,起身走至她的身側。

雲輕歌連忙背對他,不說話。

「小歌兒,你還在生氣?」

雲輕歌翻白眼。

「不許氣了。」

她沒理他。

結果,被褥被人驟然掀開,男人直接躺了進來,還把她給抱進了懷裡。

雲輕歌險些要跳起來把他一腳踹下床榻去,好在她忍住了這衝動。

「溫情如何了?」他的聲音響在耳畔。

雲輕歌抿了抿唇說:「毒是她自己給自己下的,解藥她自己服用便沒事了。若是你們不信,明日等著看吧,她必然不會善罷甘休。」

身後沒有了聲音。

雲輕歌轉過身,發現身邊的男人已經闔上了眸子,似是……睡著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這樣都能睡著?

雲輕歌忍不住伸出手指在他的俊臉上戳了戳,暗暗嘆息。

看來明日也不能回西臨城,她現在很想知道夜天珏和雲挽月那邊的情況。

……

夜深了,三更天。

溫情被藥力折磨得起身,她連忙從袖袋中掏出了解藥服用。

再拖下去,她必定會死。

她踉蹌走到了窗邊,吹了一聲口哨,立刻有一名黑衣人拂入屋中。

「溫大夫?」

「我讓你準備的人都準備得如何了?」

黑衣人點頭,「要現在帶過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