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條件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54:17
A+ A- 關燈 聽書

「今天你前腳把安然帶來,喬御琛後腳就來了,只怕他就是害怕你知道真相,會告訴安然,所以才會追的這麼緊的。既然他已經將安然帶走了,現在你只怕很難接近安然了。」

安諾晨想了想,掏出手機就給安然打電話。

可是手機卻很快就被掛掉了。

安諾晨再次往外走去:「我總有辦法見到安然的,如果見不到安然,那我就從喬御琛身上下手。」

想到當初喬御琛威脅自己的事情,安諾晨至今不能釋懷。

隋東浩擔憂:「你現在還不是喬御琛的對手。」

「可是我手裡捏著他的軟肋,即便不疼,只要我讓他叫,他就得喊疼。」

他說完,冷眼推門離開。

車上,安然看了看安諾晨的電話,正要接的時候,喬御琛將她的手機隨手搶過,掛掉。

安然看他:「你這是幹什麼。」

「如果你信任我的話,以後就離這個安諾晨稍微遠一點。」

「他是我哥,」安然無奈:「幫過我很多。」

「那是以前,現在的他,你還了解嗎?」

喬御琛看著她,安然視線閃躲了一下。

是啊,現在的諾晨哥,總讓她覺得雲里霧裡的。

他明明對她很好,可她總覺得……不知道哪裡有些不太對勁。

「你不了解,因為他已經變了,你想想,他坐在安氏集團總裁的位置上,想到的不是要如何發展壯大這個已經屬於他的公司,而是接著往外轉移資產,是為了什麼?」

「當年,是我說過的,等到我們得到了安氏集團,就把安氏攪黃,然後帶著蘇姨,一起去沒有人認識我們的地方重新開始,他找個好女人娶了,我找個好男人嫁了,我們一起,過上新的生活,或許,他只是想事件曾經的諾言。」

「你已經嫁了,而我們的孩子馬上就要出生了。即便是安氏集團,也跟從前的情況不同了,安諾晨會這樣,只能證明,他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我可以同意你跟你的哥哥往來,但卻不允許你跟一個心懷不夠坦蕩的人來往。」

「我哥他……有苦衷。」

「天大的苦衷,也不該站在這個位置上卻只做拆台的事情,你知道現在找一份工作有多難嗎?多少人,是在安氏集團工作了一輩子的老員工,他們馬上就能熬到退休了,結果呢?他為了自己的利益,毀了這個公司,也毀了別人的幸福。」

喬御琛的話,竟然讓她有些無言以對,畢竟,都是事實。

她也是真的不知道,諾晨哥到底是在做什麼。

到底有怎樣的苦衷,竟然能夠讓他做出這麼不理智的事情呢。

喬御琛伸手握著她的手:「你相信我,從我打算跟你白頭到老的那天開始,我就沒打算再傷害你分毫,我都不捨得傷害的女人,別人也休想算計。」

「我哥不會算計我,不過……這次我聽你的。」

她看著他,笑了笑,反手握住他的手:「是看在孩子的份兒上。」

喬御琛挑眉,用另一隻手摸了一下她的肚子:「安安,爸爸這可是沾了你的光呀。」

開車的林管家從後視鏡里看了兩人一眼,笑了笑。

安然拍了他的手一下:「林管家會被我們搞的不好意思的。」

「沒關係的夫人,你們繼續甜蜜,可以把我當成空氣,沒問題的。」

「哪有這麼顯眼的空氣啊,」她呼口氣。

剛剛心情還有些壓抑的,現在瞬間就覺得舒服了好多。

看來,還是在喬御琛身邊最讓人放鬆。

「對了,安氏集團以後會怎麼樣,會倒閉嗎?」

喬御琛揉捏著她的手:「這要看你希望它怎麼樣了,如果你希望它倒閉,那隻要放任不管,它用不了多久就能退出北城的商業舞台,可如果你希望它不要倒閉,那它就不會倒閉。」

「你這話說的,好像我的話是開過光的似的。」

「差不多吧,」他點頭,自信一笑,指著自己:「我就是你開過的那道光,只要你一句話,我就能讓安家起死回生。」

安然看他:「這恐怕……要投入很多吧。」

「是不少,不過看在我們安安的份兒上,我也不能讓他媽手裡好不容易抓到的生錢的搖錢樹倒了呀,他媽媽不是最愛錢的嗎。」

安然一想,是呢,她本來還打算把安氏集團得來的錢,貢獻給孤兒院,養那些可憐的孩子們呢。

她努嘴:「愛錢有錯嗎?」

「沒錯,所以,我現在才這麼努力的賺錢呀。」

安然嘶了一聲:「你這話,話裡有話哦。」

「你喜歡什麼,我就為你準備什麼,這是我讓你跟著我過一輩子,必須要付出的籌碼。」

安然瞥嘴一笑:「林管家,你幫我做個見證,以後我亂花錢,如果喬御琛罵我的話,你要站在我這邊哦。」

「好的夫人。」

回到家,喬御琛將安然攙扶到了床上。

作為一個大肚婆,一天之內,坐著車來來回回這麼久,也真的是累腰。

她慢悠悠的側躺下,摸著自己的肚子:「安安,辛苦了。」

喬御琛在她額頭上親吻了一下:「你也辛苦了,稍微休息一下吧,一會兒我讓阿姨給你送點點心過來。」

安然點頭:「嗯。」

喬御琛下樓,安然舒服的緩了一口氣,還是床上好。

安諾晨的車才開到環海路上,就接到了蘇溪的電話。

他帶著耳機接起:「媽。」

「諾晨,我聽你爸說,你要去找然然攤牌是嗎?」

安諾晨咬牙:「他可真是多嘴。」

「諾晨,你別衝動,你不能這樣跑過去。」

「為什麼,這是能夠讓安然離開喬御琛最快的辦法。」

蘇溪有些頭疼:「你有沒有想過然然現在的狀態?」

「我就是想過,所以才要去,然然她怎麼可以愛喬御琛,那個男人,強姦過他,是個畜生。」

「可是她快要生了,如果你現在告訴她,你有沒有想過,然然能不能承受得了這個打擊。」

蘇溪的話,讓安諾晨將車停到了路旁。

「諾晨,真的愛一個人,怎麼可能捨得讓對方受到傷害,你現在的行為,無疑就是在安然的心口上捅刀,她會痛死的。」

「這把刀,是喬御琛給她捅的,我只是去給她解開傷口,讓她看到這個事實。」

「那你就不顧她的命了?」蘇溪眉心帶著一抹糾結:「你是我的兒子,我事事處處的都是站在你的立場上考慮的,那個孩子你可以不要,可是安然呢,如果她現在這種時候受了打擊,她還能順利生孩子嗎,這對她來說真的很危險。」

安諾晨用力的砸了一下方向盤:「那我就什麼都不做了嗎。」

「安然預產期就在下個月十二號,即便再多等,也不會超過一個月,你想想,你十幾年都等過來了,難道還在乎再多等一個月嗎?」

安諾晨握拳:「讓她留在喬御琛身邊多呆一天,對我來說,都是無法容忍的事情,喬御琛算什麼,他不配。」

「可這是你沒有辦法改變的事實。」

安諾晨呼口氣:「好,我明白了。」

「那你現在會回來嗎?」

安諾晨咬牙:「不,我可以選擇等到然然生完孩子再告訴她,但喬御琛,我不打算讓他好過,媽,你別擔心了,好好休息吧。」

他說完,就將電話掛斷,重新發動車子離開。

來到御香海苑門口,他下車,按門鈴。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開門的是林管家。

見是安諾晨來了,林管家板著臉。

「安總,您找來是有什麼事情嗎?」

「林管家,勞煩你幫我通知一下,我要見喬總。」

「通知?」林管家冷眼:「我們喬總,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通知的。」

「你只管去告訴他,我是為了五年前,那一夜來的。」

林管家面上雖然不動聲色,可是心裡卻是驚了一下。

他站在原地未動。

安諾晨挑眉:「那麼,林管家是想要讓我在這裡喊出五年前的事情嗎?」

「安總請稍等,我這就進去通知少爺。」

他轉身,快步進屋,敲門進了喬御琛的書房:「少爺,不好了,安諾晨來了,他要見你,談五年前那一夜的事情。」

喬御琛握著筆的手緊了幾分。

「少爺,他是知情的嗎?如果是這樣的話,他剛剛為什麼沒有告訴夫人?他是想要要挾你,從而得到什麼呢?」

喬御琛放下筆,起身:「林管家你上樓照看著安然,不要讓她出來。」

「少爺你放心吧。」

喬御琛起身,出門。

見到安諾晨,他抱懷走過去:「說吧,你想說的五年前那一夜的事情。」

「喬御琛,你不必故作鎮靜,所有的事情,我都知道了,那晚你睡的那個女人,不是安心,是然然,你這樣的人,根本就沒有資格留在然然的身邊。」

「我有沒有資格,不是你能決定的。」

「如果然然知道,她絕不會留在你身邊。」

喬御琛握拳,他當然知道。

「喬御琛,這次我們的立場調換了,該換做我對你提條件了。」

喬御琛冷眼:「說吧,你的條件。」

「然然生完孩子以後,放了她,如果她不肯走,你就主動的離開她。之前你對我說的那句話,我原封不動的還給你,我的條件,只要你能做到,我就幫你保守一輩子的秘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