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他可真夠狠的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6:20
A+ A- 關燈 聽書

「帶過來,我現在離開。」溫情神色冷沉,眼神也帶著一分寒涼。

她大而有神的眼睛里此刻更是淬了一層毒般。

雲輕歌……

她一定要這女人生不如死。

竟然敢下毒算計她!

黑衣人按照她的命令將人帶到了客棧里,溫情便易容換好了衣裳跳下了窗戶離開。

可在爬出圍牆時,森冷的長劍突然攔住了她的路。

溫情連連往後退。

「溫大夫,你想去哪?」

聽見攔住自己去路的人聲音,溫情神情一震,是青玄!

……

翌日。

雲輕歌被夜傾風踹門的聲音給鬧醒的。

「雲輕歌!你這毒婦,你把溫情害死了!」

幸虧是鎖著門的,外面的夜傾風無法闖入屋中,以至於雲輕歌直接又在床榻上翻了個身,繼續賴床。

她伸手摸了摸身邊,是涼的。

夜非墨應該是不在。

「砰砰砰!」

門口踹門的聲音還在繼續,再踹下去,這門必然會喪命在這少年腳下。

雲輕歌翻了一個白眼,若不是看在夜傾風這少年一直追隨夜非墨的份上,她還真的沒有必要這麼客客氣氣。

她穿戴整齊過後,才去開了門。

「大早上你嚷什麼呢?真不知道讓你當叛軍頭領,是不是要毀在你手中。」

「你你你!」夜傾風一雙眸子通紅,「你害死了溫情,我要你陪葬!」

提到這事兒,夜傾風想都不想就提劍朝著雲輕歌刺了過來。

每一劍都帶著凌厲的殺氣,一副勢要刺死雲輕歌的模樣。

雲輕歌左躲右閃,心底哀嚎。

怎麼偏偏這個時候大反派不在?

就在她躲得吃力的時候,忽然一道冷沉而慍怒的醇厚嗓音響起:「夜傾風,你想死?」

這低醇的男音可不就是大反派!

夜傾風此刻衣襟刺紅了眼,根本不顧身後夜非墨的威脅警告,他一劍一劍逼向雲輕歌,如同魔怔了一眼。

劍氣劃破了屋中的桌椅,又在牆壁上製造了無數痕迹,令雲輕歌暗道倒霉。

夜非墨怒氣也冒了上來,疾步上前點了夜傾風的穴位。

劍「哐當」一聲墜至地面。

男人大步走向雲輕歌,將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沒事吧?」

「沒事,我沒事。」雲輕歌搖搖頭。

她暗暗鬆了一口氣,幸好大反派來得及時,不然她還真的不知道怎麼躲閃夜傾風。

「你鬧夠了沒有?」夜非墨看向被點了穴位的夜傾風,「還是你想讓輕歌給你溫情陪葬?」

夜傾風雖說被點了穴位,可嘴還能動,他憋屈地說:「哥哥,她害死了溫情!」

「呵,就你這傻子,還不知道事實。」男人冷冷罵了一聲這腦子不清醒的少年。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少年此刻白俊的臉氣得紅通通一片,目光怔怔地看著男人,好半晌才木訥地說:「什……什麼事實?」

看哥哥的模樣,好像有什麼事是自己不知道的?

夜非墨給了門口青玄一道眼神。

青玄很快便將一名女子帶到了夜傾風的面前,女子的小臉上滿是臟污,眼神里還帶著幾分倔強的光。

看見她,夜傾風渾身一震。

「溫情?」

這活生生的女子,不就是溫情?

青玄才道:「容屬下多嘴一句,溫大夫為了害我們王妃,先是用靈芝之葯哄騙王妃去了醫館取葯,又在藥鋪密室里派黑衣人險些要刺殺我們王妃。」

「之後溫大夫見沒有弄死王妃,又自己演了一出精彩大戲,裝作自己被王妃下毒又捅了一刀的模樣,其實這些事兒都是她自己做的。」

「昨日讓王妃給她解毒,實則自己派人弄了一具屍體裝成自己,而她則是想逃之夭夭。其心可誅!」

「至始至終,我們王妃都是被溫大夫殘害的受害之人。」

聽著青玄這一連串的解釋,夜傾風一張臉滿是驚愕。

到了如今,他才知道哥哥說的不知道事實真相的話是這個意思……

原來,真的是這樣。

他詫異地看向雲輕歌。

雲輕歌則是眉眼淡淡的,神色並不見異樣。

她卻有些想,夜非墨想從溫情手中拿到的東西又是否拿到手了?

看他如今願意對溫情出手,想必是已經把東西拿到手了吧?

「嫂子……」夜傾風扯了扯唇角,乾澀地開口,有些後悔自責的模樣。

雲輕歌輕輕撇了撇嘴。

向她賠禮道歉也沒用,剛剛差點要殺了她,這事兒她可真是看不下去了。

「主子……溫大夫要如何處置?」青玄看向夜非墨,小聲詢問。

畢竟是曾經的主子救命恩人……

「傾風,人交給你處置,你可會處置?」然而,男人卻把處置大權給了夜傾風。

這話,讓雲輕歌渾身一涼。

她不由得驚愕看向夜非墨。

這男人可真夠狠的!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夜傾風其實真正喜歡的是溫情,但卻讓他來處置溫情,這不是在人家心尖尖上扎刀子嗎?

然而,雲輕歌並不反對。

夜傾風握拳,緊緊咬著牙后槽,臉色逐漸陰沉下去,才道:「好,我來處置。」

此時此刻的他,腦子裡想的也都是雲輕歌說的那番話——他喜歡溫情。

他難道真的是喜歡溫情?

溫情這時候抬起頭來,低笑著說:「非墨哥哥,你是不是不忍心殺了我,所以才把我丟給老大處置?我變成如今這樣,全都是因為非墨哥哥啊!」

夜非墨皺眉。

「我傾心非墨哥哥這麼久……可非墨哥哥,從來沒有看我一眼,甚至都不允許我靠近十步之內。非墨哥哥卻娶了一個女人,一個根本幫不到哥哥的女人。哥哥日後必定是君臨天下之人,如今竟然娶了個一無是處的女人……」

「閉嘴!」夜傾風怒斥了一聲,「你說誰是一無是處?」

他一直以為溫情在他心底是最美好的。

他還想著初見溫情時那單純可愛的少女,如今這陰測測笑容的女子,早已不是他曾經認識的溫情了。

溫情看向夜傾風:「我有錯嗎?我救了你們,你們卻恩將仇報,你們還耽誤了我的終身大事!」

說到後面,她幾乎是尖利叫起來。

就連雲輕歌都有些無語。

她的終身大事怪得了夜傾風他們?

還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