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謊言就像是滾雪球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54:24
A+ A- 關燈 聽書

喬御琛冷漠的睥睨著安諾晨,表情裡帶著一絲顯而易見的憤怒。

安諾晨冷笑:「我知道,喬總很生氣,可你別忘了,當初,你抓著我一個小小的把柄,逼我娶別人的事情,於我而言,那時所承受的痛苦,不比你現在的少。喬總也該知道,這世上有個詞,叫做因果報應吧。」

喬御琛眼眸中閃著戾氣:「你以為,我跟安然分開了,你就能得到她了嗎?」

「或許現在得不到,可我有信心等到她愛上我的那一天,畢竟,她連你這個仇人都愛上了不是嗎?」

喬御琛伸手一把拎住安諾晨的衣領:「你想找死嗎。」

「喬總錯了,我並不想死,我的好日子才剛剛開始,若真有人要對我不利,那我只能把真相告訴然然,找人墊背了。」

喬御琛咬牙:「你根本就不愛安然。」

「我愛她,」安諾晨的聲音有幾分激動:「因為愛她,所以我才會這麼迫切的想要她離開你,她從來就不該屬於你。」

「如果你愛她,你不會用這種方式傷害她,你明知道她現在有多愛我,可你卻想要試圖拆散我們,你知道讓相愛的兩個人分開,對相愛的人來說,是多麼殘忍的事情嗎?你的殘忍,不是只為了報復我,也是在傷害安然。」

安諾晨咬牙:「這是我能夠把安然從你身邊搶回來的唯一方式,我別無選擇,短暫的傷害,只是為了更好的未來。」

「那份更好的未來,只是你一個人的,不是安然的。」

「夠了,喬御琛,你不要跟我說這些,現在,我把話給你撂在這裡,你沒有路可以選擇,安然生完孩子,如果你不放手,我會選擇將真相告訴他,你還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考慮。」

他說完,轉身就離開了。

再繼續跟喬御琛說下去,他會被喬御琛洗腦。

他不會給喬御琛這個機會。

因為他根本就不是在傷害安然,他是在救贖安然。

如果安然知道真相,也絕不會跟喬御琛在一起。

他很清楚,江姨對安然來說意味著什麼。

喬御琛在門口站了片刻,他咬牙,握拳,該死。

過了足有五分鐘,他才轉身回了別墅。

他進了書房,給林管家發簡訊,讓他下來。

林管家下樓來,進了書房,見門口沒人,這才把門關上,走了過來。

「少爺,怎麼樣,這個安諾晨真的是知情人嗎?」

喬御琛面容嚴肅,目光深邃。

林管家看到他的表情,就知道了答案。

「可是既然他知道,剛剛夫人就跟他在一起,他為什麼沒有告訴夫人這件事呢?」

「或許是因為安然現在還懷著孕,他是考慮到了安然的身體,」他看向林管家:「也有可能,他剛剛根本就不知情,剛剛我去他家找到安然的時候,他看向我的眼眸里全都是恐懼,可是現在……他眼睛里全都是憤怒還有仇恨。」

「少爺,現在該怎麼辦,知情人似乎越來越多了。」

「沒關係,他會等到孩子出生后才動作,反正我本來也打算,等到孩子出生后,告訴安然真相。」

「那萬一,他反悔了呢?」

喬御琛眉心微挑:「為了以防萬一,我只能走……下下策了。」

「下下策?」

喬御琛看他:「你去派人,不動聲色的把蘇溪給我請出來,藏在一個沒有人找的到的地方,好生招待,他既然想要用五年前那晚的事情來威脅我,那我就用他最愛的母親來壓制他,我倒要看看,是他母親的命重要,還是他對安然的私心重要。」

「如果他最終選擇了夫人呢?說出了秘密呢?」

「那我就讓他也嘗嘗喪母之痛,想要讓我喬御琛不好過,他也休想獨善其身。」

此刻他眼神里的陰鷙是林管家從未見過的。

林管家有些擔心,不過他知道,這時候即便他想勸少爺,少爺也不見得聽得進去,索性,就由著少爺去好了。

「少爺,我會把這件事兒,神不知鬼不覺的處理妥當的。」

「你去吧。」

「是。」

林管家離開后,喬御琛的手臂支在桌上,手指輕輕揉捏著眉心。

謊言就像是雪球,會越滾越大,為了掩藏這個謊言,他必須要編織更大的陰謀做代價。

這條路的終點到底在哪裡,他已經看不到頭了。

他忽然間想起了霍謹之曾經說過的一句話。

愛情是這世上最毒的毒藥,不要喝下,只要輕輕聞上一聞,就能讓人七竅流血。

他還說,愛情可以把一個活生生的人,變成活死人,也可以把一個心地善良的人,變成魔鬼。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這些,他現在都信。

可是如果是為了能夠守護安然,哪怕最終真的會變成魔鬼,他也認了。

傍晚,安諾晨給他打來電話的時候,他正在跟安然一起吃飯。

兩人邊吃邊研究是要在家裡坐月子,還是在月子中心坐月子。

安然想在御香海苑,可是喬御琛擔心這邊的海風太厲害。

最終,兩人商議好,去金沙灣。

才剛訂好,書房裡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林管家去書房,將他的手機取出,看了一眼后,對喬御琛道:「少爺,是公司的電話,應該是有什麼要緊事需要你處理。」

喬御琛放下碗筷,對安然道:「你先吃,不用管我。」

安然點了點頭。

他拿起手機,只看了一眼號碼,就走到玄關處,將門打開走了出去。

安然起身,「喂,你倒是穿件衣服呀。」

她正要幫他取衣服,林管家上前,笑了笑道:「夫人,您用餐吧,我去給少爺送衣服。」

安然重新坐下,由著林管家去了。

門口,喬御琛抱懷,將手機貼到耳邊。

電話那頭傳來安諾晨的怒吼聲:「喬御琛,我媽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喬御琛凝眉:「你母親的什麼事情,我怎麼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你別裝蒜了,我今天剛去找過你,我媽就失蹤了,我媽卧室的桌上,放著紙條,對方讓我管好自己的嘴巴,不然我就會失去我媽,除了你,不會有人讓我這樣做的。」

喬御琛冷笑:「說話要講求證據的,沒有證據,警察都不能隨便給人定案,怎麼,現在你比警察還要厲害?」

「喬御琛,如果你敢胡來,我會跟你魚死網破的。」

喬御琛挑眉,眼神里的戾氣凝聚:「我這個人,最討厭別人威脅我,雖然你母親的事情與我無關,但我做為你妹妹的丈夫,還是要友好的提醒你一句,別太無視別人的話,不然,倒霉的可是你自己,畢竟,你母親的生命不能重來,她若出了什麼事情,可就是你害的。」

林管家推開門出來,將衣服幫他披到了肩上。

喬御琛對他擺了擺手,林管家點頭走到一旁。

安諾晨咬牙,握拳:「喬御琛……我媽到底在哪裡。」

喬御琛勾唇:「我都說了,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安諾晨閉目,糾結半響,這才低聲道:「今天去威脅你的事情,是我不好,你別傷害我媽,她是無辜的,她對然然是真的很好,然然跟我媽之間的感情,親如母女,如果我媽出了什麼事……」

「今天的事情,的確是你錯了,至於你母親的事情,我想,如果你能夠聽那些帶走你母親的人的話,她會沒事的,我這邊也會命人幫你找尋一下你母親的下落,畢竟,我也清楚,她跟安然的關係真的不錯。」

安諾晨呼口氣,喬御琛的話,他全都聽懂了。

他媽的確是被喬御琛帶走了,喬御琛要的,只是讓他聽話。

他沉悶又痛苦的握拳,隋東浩說的對,他的確不是喬御琛的對手。

這個男人,狠毒的讓人不敢與之敵對。

「我怎麼能知道,我媽現在是不是真的沒事。」

「這事兒你不該問我,我說了,我不知道你母親的事情,不過我想,既然對方給你留了紙條,那你按照對方的要求做就對了,畢竟……如果你母親真的出了什麼事,他們就沒有能夠控制你的籌碼了。」

安諾晨呼口氣:「好,我知道了。」

掛了電話,安諾晨狠狠的將手機摔到地上。

一直在一旁焦急不安的隋東浩起身:「怎麼樣?」

安諾晨冷眼看向他:「還能怎麼樣,你以為喬御琛會傻到不知道我們會錄音嗎,他那麼精明,完全沒有透露一點痕迹,我們根本就無法從他身上拿到任何證據。」

隋東浩握拳:「該死的喬御琛。」

安諾晨眼神間帶著一抹憤怒,望向隋東浩:「都怪你們,如果你們能早點兒攤出底牌,何至於走到今天這個地步。」

隋東浩拍了拍他的肩膀:「別這樣,諾晨,如果你媽真的在喬御琛手裡,那她現在應該就是安全的,我會再想辦法的,你放心,我一定幫你實現你想要得到的一切的。」

安諾晨推開隋東浩的手:「夠了,別再說空話了,」

他說完,就轉身離開了蘇溪的別墅。

從小到大,他學到的唯一的道理就是,靠誰,都不如靠自己。

想要得到的一切,必須靠他自己的方式去得到。

御香海苑門口,喬御琛將手機塞進口袋裡,轉身看向林管家,眼神微眯:「林管家,你再幫我去做一件事情。」。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