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不願意出手相助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2:54
A+ A- 關燈 聽書

只見聖初雪的皮膚不知因為什麼開始皮開肉綻,一寸皆著一寸,像是被無形的刀給割開一般。

「陛下這是怎麼了?」宮女顫著聲問道。

這種詭異的情況,簡直讓人覺得遇見了鬼。

「噓,小點聲。」另外一位宮女忙用手肘撞了撞她。

不過一會兒,太醫匆匆忙忙趕了過來。

因為事情太突然,整個太醫院的太醫全集中在了女帝的寢宮。

大家一見榻上始終昏迷不醒又不斷痛哼著的女子表情俱是一驚。

尤其是為首年長的太醫,抖著唇瓣道:「這……這是劇毒。」

榻上的聖初雪這下是徹底被痛醒了,猛的睜開眼睛。

她的一雙瞳孔裡布滿了紅血絲,格外嚇人。

「陛……陛下!」

「快……快叫……蘇……」聖初雪的瞳孔中布滿了恐懼。

她知道一定是蘇雲沁下的毒!

……

咚咚咚!

睡至二更天的時候,門忽然被敲響了,頓時將床榻上的蘇雲沁驚醒。

身邊的男人也微微睜開雙眸,幽深而不耐的目光落至門邊。

「何事?」黑暗中,他沉冷出聲問道。

「爺兒……是聖女國的女帝急求見蘇姑娘。」金澤聲音低低的,雖然明知道已經叨擾到了他們家陛下的睡眠。

蘇雲沁坐起身來大大地打了一個呵欠。

「這麼快就發作了?」她懶散地說著,隨手理了理自己因為睡眠而凌亂不堪的頭髮。

風千墨側過頭來看她,眸底似是多了一抹瞭然。

「那……」金澤在門口問了一個字,就被蘇雲沁給打斷。

她紅唇揚起一抹弧度,聲色很輕:「告訴他們,若是再吵我睡覺,我絕對不會過去。我要睡覺,不許再來吵鬧!」

言罷,她復又躺下,連同拉著身邊的男人一起躺下。

風千墨由著她的拉扯,但因為這麼一驚擾,什麼睡意都沒有。

「明日我可能離開一陣子。」因為沒有睡意,他抬起手輕輕撫了撫她的臉頰,來回摩挲著,

男人的指尖有薄繭,可刮在肌膚上並不顯刺痛,反而讓她有一種莫名的安全感。

蘇雲沁點點頭。

她知道他為什麼要離開。

蠱王發作的日子,到了。

他們二人確實需要分開。

想到在地宮裡大長老提出的兩個要求,她又瞥了男人一眼,默默地闔上了眸子。

男人側頭看著她沉靜的模樣,摩挲在她臉頰上的手指輕輕停頓住。

如果蠱王與蠱后之中非得選擇一個,他願意選擇帶著蠱王死。

……

蘇雲沁的宮殿里靜謐溫淡,而女帝的寢宮卻一直鬧騰到白天。

蘇雲沁一早醒來時,身邊的男人已經離開了。

而她,這才慢悠悠地起床收拾自己,這時候門又被急急忙忙地敲響了。

「蘇雲沁,蘇雲沁,你在不在?」

這道急切的聲音正是聖初月。

蘇雲沁梳著長發的動作一滯,唇邊泛開了一絲弧度。

看來這聖初月還挺重情的,姐姐如此待她,她還願意來。

手不過停滯一會,之後她便若無其事地繼續開始梳發。

「蘇雲沁!」門口的聖初月急的又是跺腳又是拍門,「我求求你,救救我姐姐!我姐姐真的知道錯了,求你給她解毒!」

那是一種怎樣可怕的毒,讓聖初雪的肌膚經過一夜的時間就變成了面目全非,甚至連一寸完美的肌膚都不存在。

她一想到若是自己把蘇雲沁給惹到這個份上,這樣的待遇就是自己了,她的身子就禁不住駭然地顫抖。

蘇雲沁正好將髮髻梳好。

聽著聖初月這哀求的語氣,她並沒有感覺到同情亦或者得意,心底只覺得嘲諷。

她們這些人,果然都是欺軟怕硬的主。

她走至門邊打開了殿門。

「公主,我若是給她解毒,她會殺我可如何是好?」

聖初月猛地搖頭,「不不不……我保證。她不會!她若是殺你,我立馬將聖女國的國土拱手出去讓給別人!」

這個賭注下得可有些大。

「行吧,我去看看。」

她似是有些不太情願,但腳步已經朝著前方走去。

聖初月的眼眶早已紅了,一想到姐姐可能遭受的痛苦,她覺得自己的呼吸都有些不暢。

「你為什麼要這麼毒害皇姐?皇姐她雖然性子高傲了些,可從來……」

「從來不會害人嗎?」蘇雲沁冷冷打斷她的話,「看來你對你的皇姐了解不是很多。她若是從來不害人,又怎麼會想到用刀刺我?又怎麼會想到將我留在大長老的地宮中,讓我一輩子都出不來?」

聖初月抿唇。

「初月公主,你雖然性子張揚,可你顯然比你姐姐善良。」蘇雲沁臉上染上了一分冷笑。

聖初月雙唇已經抿成了毫無血色。

蘇雲沁卻抬步從她的身側走過,「走吧,我去看看。」

看,不代表願意出手相助。

不過蘇雲沁肯定不會說。

女子的腳步很輕盈隨意,讓身後跟隨的聖初月心情莫名有些沉重。

……

「啊……啊!好痛!」還未踏入殿內就聽見了聖初雪那一聲高過一聲的叫聲。

這一個好痛被她用極其尖銳的聲音叫出口,嚇得宮人紛紛退開,都不敢再靠近。

聖初月踏入殿內,聽見皇姐的痛呼聲,連忙大步往裡走。

「皇姐!皇姐!」

屋子裡一個衣衫襤褸而沾滿血跡的女人披頭散髮地在地上打滾。

她驀地抬起頭來,臉上的皮膚幾乎沒有一處完好。

看見如此模樣,嚇得聖初月猛地停頓下腳步。

蘇雲沁隨即跟隨在後,微微勾唇。

這個女人,現在該解決了。

其實一開始聖初雪想用刀刺她之時,她並沒有對這女人動殺機。但偏偏這女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害她,以為她會被大長老扣下,甚至以為她會被大長老給折磨?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向來不是善良的人,睚眥必報才是她的性格。

聖初雪瞪大的眼睛慌亂中四處張望,忽然定在了站在不遠處的蘇雲沁身上,跌跌撞撞爬了過來。

「你!就是你!求你,給我解藥,給我解藥!」

她哭了,混雜著臉上的血水,看不凄慘。

蘇雲沁看著如此模樣的她,心中沒有任何的波動。

聖初月也連忙在蘇雲沁的腳邊跪下。

「求你救救我皇姐,求你!」

「她現在的毒已從皮膚入了肉里,想要解毒,需要……和她有血緣關係的人皮來換。」

「什麼?」聖初月驚呆了。

聖初雪此刻也懵了一瞬,竟是連身上的痛意都感覺不到分毫了。

她怔怔地看著蘇雲沁。

「你說的血緣關係……」

「不過這肯定會要了另一人的命。要將那人的皮剝下,換到你姐姐的身上。」

蘇雲沁幽幽說著,毫無表情波瀾。

其實根本不需要這些,她不過是故意如此說,讓聖初月徹底看清楚自己的姐姐到底是什麼性子。

一聽這話,聖初雪忽然朝著聖初月撲了過去。

「初月!救救姐姐,救救我,我真的很痛!快把你的皮剝下給我!」

聖初月猝不及防被她撲在了地上,她身上的血跡全沾染在聖初月的衣裙上,讓人驚駭。

聖初月卻處於崩潰的狀態,尤其是看著此刻近在眼前已經面目全非的姐姐,驚叫了一聲,使足了力氣將身上的聖初雪給推開。

「姐姐!你知道這樣我就會死!」

「你死了就死了,我是一國之君,我不能死!」聖初雪已經魔怔了。

聖初月忍不住嗤笑,「姐姐你這是在開玩笑?我即將成為聖女國未來的女帝,你若是死了,我就會繼承你的位置。」

「啊!痛!死初月,你不願意剝是吧,我親自剝!」

說罷,聖初雪再次朝著聖初月撲了過來。

蘇雲沁漠然地站在一旁看著兩個女人扭打,神色冷然。她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在聖女國待久了,她的心也變得黑暗極了。

若非不是因為這樣,她也不會把這兩個女人逼到這樣的地步。

一盞茶的時間過後,聖初雪已經徹底被打趴在了地上,身上的血跡彷彿也已經流幹了,整個人無力地趴在地面上,奄奄一息。

聖初月則是喘著氣坐在一旁,瞪著趴在地上的聖初雪。

「姐姐,若是非得讓我們兩中有一人活下去,那我……必須是活下去的!」

聖初雪闔上眸子,氣息微弱。

蘇雲沁轉身往外走,再也不看殿中的情況。

不過一會兒,聖初月從殿中走出。

幾名宮女連忙迎上前去,便聽見了聖初月那有些沉痛又有些疲憊的話語:「皇姐,已薨。」

這四個字,每一個字都被她咬得很重。

蘇雲沁站在門邊並沒有走。

聖初月走向她,雙眸通紅,哽咽著說:「你……好狠的心!」

「哦?初月公主這話說的像是我殺了你姐姐,最終殺了你姐姐的是你自己。」

聖初月狠狠握住了雙拳。

「聖初月,我說過,幫你嫁給你想要嫁的男人。如今你姐姐已逝,無人阻攔你的出嫁。」

聖初月猛地抬頭。

她的話,像極了一種致命的蠱惑,讓她為了這般蠱惑再也沒有猶豫。

對,她可以光明正大嫁給漠北王了!再也不用擔心其他的了!

蘇雲沁凝著她臉上一閃而逝的笑意,眼神深晦難測。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心魔,能控制便是贏了,不能控制……那只有臣服心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