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為什麼要逃跑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54:31
A+ A- 關燈 聽書

「少爺請吩咐。」

「你現在就去召集安氏集團的所有小股東,讓他們發起董事會,以轉移和侵吞公司財產的名義,罷免安諾晨的總裁之位。」

林管家看他:「少爺是想把安諾晨也送進監獄?」

「他做了這種事情,的確該去監獄里好好的反省幾天。」

「可是夫人不會同意的。」

「我知道,所以這件事,要通過大眾輿論的力量去推進,而不能以我們的名義去進行,只要這件事不是我們做的,安然也無可奈何。」

「萬一夫人因為安諾晨入獄的事情而傷心了呢?她現在可是孕期最重要的階段,最好還是不要讓她受什麼打擊的比較好。」

「沒關係,我會安撫住她的,反正我本來也沒打算讓安諾晨老死在監獄里,只要等到安然順利的生下孩子,我將真相告訴了她之後,我自然會把他弄出來的。」

林管家點頭:「好的少爺,我這就去辦。」

他剛要走,想到什麼似的又道:「少爺,你之前不是答應過夫人,要將安氏集團重新拉回正規嗎?如果安諾晨被罷免了,安氏集團現在就是群龍無首了,夫人是安氏集團最大的股東,可她現在的身體情況,根本不可能有辦法去公司主持工作。」

喬御琛淡定一笑:「我倒是有個合適的人選。」

「誰?」

「你。」

林管家驚了一下,忙道:「少爺,我不行。」

「我相信你行,這件事,我會去跟安然商量,你先去辦我安排你的事兒吧。」

林管家為難的看了喬御琛一眼,還是離開了。

他是覺得,自己不該做這件事,這是違背老爺子本意的。

不過想到現在,老爺子已經不主事了,也就沒什麼了。

他離開后,喬御琛就回了屋裡。

安然在邊吃飯邊跟阿姨聊天。

喬御琛進來,阿姨自動的退到了一旁。

安然納悶:「林管家呢?」

「他替我去公司跑腿了,估計一時半會兒也回不來。」

他坐下繼續拿起碗筷準備吃飯。

「對了,我忘記了,上午我聽林管家說,安氏集團的幾個小股東鬧著要召開董事會,討論罷免安諾晨的事情。」

安然凝眉:「因為他轉移財產的事情嗎?」

喬御琛點頭:「會議應該就在明天上午。」

安然猶豫片刻問道:「我哥的行為,違法嗎?」

「這要看怎麼追究了,嚴格意義上來說,是違法沒錯。」

安然凝眉:「你有辦法幫忙嗎,我不想讓我哥坐牢。」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你現在是公司的第一大股東,如果我出面的話,我怕一些小股東們會有說辭,不過你放心,即便安諾晨真的被關了進去,我也會想辦法把他弄出來的。只是眼下,我們要稍微避一下嫌。」

安然凝眉:「避嫌?避到什麼時候。」

喬御琛看著她寬慰的笑了笑:「你放心吧,我不會讓他被關太久的,等到輿論的風頭一過,我會立刻安排人去把他救出來的。」

安然淡淡的嘆息了一聲,「也只能這樣了,說起來,這件事兒的確是我哥做的不夠厚道,股東們會鬧,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畢竟自己的資金,就那麼憑空蒸發了,換做誰,心裡都不會太好受的。」

喬御琛點頭,她其實很通情達理,也不會過多的推卸責任,不然今天,他也沒有那麼容易糊弄過關。

「對了,如果安諾晨被罷免成功的話,安氏集團就需要一個人去領導,這個職位,你暫時不能去,所以,我打算讓林管家代替你去管理一段時間,你能放心吧。」

「當然,」安然一臉認真:「林管家的能力,現在我也相信了,讓他在安氏集團主持工作,我也放心。」

「那好,我會安排林管家暫時去代替你,接替一下總裁之位,別的事情你就不用擔心了,我會儘快把安氏集團拉拔起來的。」

安然抿唇笑了笑,點頭,有喬御琛在,她真的覺得很有安全感。

因為他是萬能的。

第二天,董事會如期舉行,毫無意外的,安諾晨被罷免,林管家走馬上任,擔任代理總裁之位,瞬間忙的團團轉。

安諾晨尚未來得及報復喬御琛的威脅,已經自身不保。

警察到達他的公寓之前,隋東浩先一步趕到。

他給安諾晨準備了一行李箱的現金和必備品。

「諾晨,什麼都別管,先帶著這些出去躲一段時間的風頭。」

安諾晨凝眉:「你要我逃跑?我沒有做錯什麼,憑什麼要逃跑。」

「喬御琛有心要整死你,這次如果你被送進監獄,就會像路月和路陽一樣,老死在監獄里,他不會放你出來,讓你胡言亂語的,別太小看喬御琛。」

安諾晨握拳:「難道……從此以後,我這一輩子都要做縮頭烏龜,活在黑暗裡嗎?」

「你先躲一段時間,我會想辦法的。」

「你能有什麼辦法,顧雲清讓你幫忙搶帝豪集團,你們兩個研究了半輩子,可是結果呢,帝豪集團還是穩穩的握在喬御琛的手裡,你們根本就沒有辦法。」

「我是一個父親,為了救你,我會有辦法的,諾晨你相信我,」隋東浩雙手握著他的雙肩,「我不會讓你等太久的,就算是拼了我這條命,我也不會讓你一直等的。你先走,如果你以後覺得不妥當,再回來。」

看到隋東浩雙眸里的真摯,安諾晨呼口氣:「好,我走。」

他拉著行李箱要出門,隋東浩遞給他一輛車鑰匙:「你開這輛車,就停在門口,還有,車上,手機還有生活用品我都給你準備好了,你把你的手機給我。」

「為什麼?」

「因為你不能帶走,會被找到信號的。」

安諾晨點了點頭,將手機留下。

「車上有我讓人給你安排好的酒店,你可以用車上的身份證進去登記入住,記住,從現在開始,不要跟除了我之外的任何人聯絡,不要讓警察找到你。」

安諾晨深深的看了隋東浩一眼,道了一聲『謝謝』后,轉身拉著行李箱離開了家。

警察沒有找到安諾晨,自然會安排人去抓他。

隋東浩開著另一輛車,在岔路口,看著警察的車揚長而去。

他握拳,心裡很清楚,這一切,都是因為安然而起的。

所以,安然是解決一切問題的關鍵。

他必須要想辦法,見安然一面。

不然,蘇溪也好,諾晨也好,未來都很渺茫。

安諾晨逃跑的消息,很快就在新聞上傳播開來。

安然看到新聞的時候,有些震驚。

她想不明白,他哥為什麼要跑呢。

明明只要隱忍幾天就可以解決所有的事情了,他在害怕什麼?

她下樓,找到了喬御琛。

「資本家,剛剛你有沒有看到新聞?」

喬御琛問道:「你說的是你哥的新聞?」

安然點頭:「是啊,我哥為什麼要逃跑呢?」

「大概是知道自己做的事情,責任不小,有些害怕了吧,我會派人幫忙找到他,讓他先接受調查的。」

「你一定要告訴他,你不會不管他,會把他救出來的,不然他會害怕也是正常的,沒有人願意坐牢。」

喬御琛笑了笑:「放心吧,我會這麼做的。」

安然心裡默默的祈禱,哥,你會沒事兒的,所以,你千萬不要胡來。

安諾晨會逃跑這件事兒,喬御琛也沒有想到。

他當然會派人去搜尋他的下落,只要安諾晨還在外面躲避一天,他就會做一天的定時炸彈。

他可不喜歡自己和安然的未來被人威脅。

周三,喬御琛陪安然去醫院做產檢。

一切指標都很好,胎位也很正。

兩人從醫院裡出來的時候,一直都有說有笑的。

剛來到大廳,安然就聽到有道女聲在喊她的名字。

她轉頭循著聲音望去,就看到了一張有些熟悉又陌生的臉。

周圍,幾個保鏢迅速將喬御琛和安然圍了起來。

女人緩緩走近,看著安然,表情裡帶著和善。

「然然,你還記得我嗎?」

「你是……嫻書姐?」

女人點頭笑了笑:「對,我是隋嫻書,我們好多年沒有見過了,我走的那年,你還是個小少女呢,沒想到幾年不見,你竟然要做母親了。」

兩個人隔著一眾保鏢聊天。

喬御琛眼神裡帶著一抹寒氣。

隋嫻書,她找到這裡來的目的,顯而易見。

「然然,我能跟你單獨的談談嗎?」

安然看向喬御琛:「你先帶著大家……」

「不行,隋小姐,我太太現在懷著身孕,有許多人都對她圖謀不軌,你單獨帶走她,我怕會被一些有心的人鑽了空子,有什麼事情就在這裡談吧。」

看到喬御琛這麼冷漠的樣子,安然尷尬了一下子,看向隋嫻書。

不過她也並沒有責怪他。

畢竟,喬御琛也是為了她好。

「嫻書姐,你是有什麼特別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談嗎?你可以跟我去我家坐會兒。」

隋嫻書對安然笑了笑,隨即看向喬御琛:「我看,喬總是擔心我把諾晨的事情,告訴然然吧。」

安然凝眉:「諾晨哥怎麼了嗎?」

喬御琛眼神一冷,對保鏢使了個眼色:「看來,隋小姐並不友好,那就只能讓人請隋小姐離開了。」

保鏢上前,伸手作勢要拉隋嫻書離開。

隋嫻書卻是用力的喊道:「然然,諾晨對你那麼好,你怎麼忍心,讓喬御琛算計他、傷害他,你不覺得自己這樣做,實在是太過分了嗎。」。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