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為讓媳婦滿意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6:27
A+ A- 關燈 聽書

少女嚷著嚷著,雙眼通紅,一雙眸子里盈滿了淚珠。

「若不是你們招惹我,若不是你們……我也不會傾心於你,我又怎麼會嫁不出去。」

雲輕歌:「……」

夜非墨:「……」

不得不說,這姑娘的三觀實在很奇葩。

就連夜傾風,也嘴角抽了兩下,好半晌才有些猶豫地看向夜非墨:「哥哥,當真給我處置?」

「嗯,本王要回西臨城,別忘了本王吩咐你做的事。」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夜傾風知道這事兒是板上釘釘的事實,溫情是不可能活下去的……

夜非墨伸手握住了雲輕歌的手,輕聲道:「走,我們去西臨城。」

不等雲輕歌說什麼,人就被拉著往外走了。

事到如今,她也沒辦法再說什麼了。

上了馬車后。

雲輕歌說:「你早知道夜傾風其實喜歡的是溫情吧?」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夜非墨輕嗯了一聲。

這男人!

「那既然如此,你讓他來處置溫情,豈不是很殘忍?你這不是……」

「殘忍?他險些要了你的命。」他赫然出聲打斷她的話,「若我再晚到,你想死於他的劍下?」

此話一出,令雲輕歌神色也漸漸沉下去。

「你是……為我報仇?」天哪,這男人還能再卑鄙一點嗎?

雲輕歌才算是真正領略到大反派的過分卑鄙殘忍。

男人輕挑了挑眉梢:「不然你以為?」

話都到這個份上了,雲輕歌竟是再也不知說什麼了。

她輕嘆了一聲,正醞釀著要說什麼時,忽然男人遞給了她一張易容人皮,她訝然看他。

「給我貼上。」

「喔……」她應了一聲,結果他的人皮面具。

又聽他沉沉地說:「你要的將吳王放了,本王已經派人放了,這樣,你可滿意?」

她聽得小手一抖,差點把手中的易容面具抖落在地,半晌才說:「其實這事兒真不是我滿不滿意的問題,只是因為……如果不把他放出去,我……我可能很多事都要重頭來過。」

事情又不能解釋清楚,她這麼模稜兩可說著,夜非墨自然是聽不懂的。

但,男人還是擰著眉。

這次暫且就先把夜無寐放了,日後……呵,有的是機會除掉。

凡是覬覦他媳婦的,他可不會留著。

二人到了這一步,他是絕對不會留著她的桃花,見一個砍一個。

雲輕歌把人皮面具往他臉上貼,才繼續說道:「現在你還不明白算了,日後你就會知道了,就會相信我。」

夜非墨眯了眯眸。

不喜歡這種感覺。

他對她很多事不了解,但夜無寐似乎很了解她的事一般,這算什麼?

「……好,本王等你哪日想清楚了親自告訴我。」他說到這裡,目光盈盈地掃向她的小臉。

「輕歌。」

「嗯?額?」

「上次本王說的生個孩子,你考慮得如何了?」

一提到這事,雲輕歌的臉徹底紅的徹底,「你之前……之前不是說,等你事情都搞定后,再……」

她畢竟是個沒有談過戀愛的人,都還沒有好好享受二人世界就要生孩子,估計一時半會兒也真的承受不住。

夜非墨看出她的窘迫,倒也不逼她,大手伸出揉亂了她的髮髻。

「我等你。」

「呃,明明是我等你。」雲輕歌輕聲嘟噥了一句。

不過她發現男人每次的自稱都變換的很有規律,一下是「我」一下是「本王」,在態度上可見有了變化。

要回西臨城,雲輕歌忽然想到了什麼,眉眼一凜。

糟糕!

不知道姜愷有沒有被大反派的人送回帝都,雲挽月現在來了西臨城的話,必然會碰到?

畢竟是雲挽月的男人之一,她要阻止這男人愛上雲挽月,也等於是給書中女主添堵,也可以增加任務值的。

……

是夜,西臨城。

雲挽月匆忙趕到西臨城,一入屋就看見了卧在床榻上的男人,「珏哥哥!」

而此刻,分明站在床榻邊還有一名女子,可她卻直接忽視了。

她撲向了床邊,看著床榻上略有些奄奄一息的男人,眸底染上了心疼。

「月兒……咳咳咳,你怎麼來了?」

那日圍剿叛軍后反而遭到了埋伏,他腹部後背都受了傷,右腿又受了傷還傷到了骨頭,此時此刻只能卧在病榻上,無能為力。

雲挽月咬住下唇說:「珏哥哥,這事兒一定是靖王的錯!分明是他負責剿滅叛軍,這事兒倒好,他不領兵,反而讓你領兵,讓你受傷!」

「咳咳,無事,這事兒回頭咱們再慢慢找五弟算賬便是了。」

「太子妃,太子殿下應該好好休息,不能說太多話。」

一道冷漠而寒涼的女音在一旁淡聲響起,帶著幾分嘲弄。

聽見這道女音,雲挽月古怪地轉頭,看見了一名長相不錯的姑娘。

只是這女子眉眼冷冷的,整個人如同罩了一層寒霜般冷淡。

雲挽月蹙眉看向夜天珏。

雖知夜天珏本身就是個招惹女人的體質,可這麼短短的時間內又給她招惹了一個女人,夜天珏可真是……

但換個角度想想,也說明她看上的男人是極其優秀的,所以才會讓這麼多女人趨之若鶩。

感受到雲挽月的敵意,夜天珏連忙拉住雲挽月說:「她救了我,月兒你不用警惕她,若不是她,我恐怕死在了埋伏中。蕭明就是……」

提到蕭明,雲挽月眸中殺氣騰騰!

沒錯,蕭明死在了那場剿滅叛軍的戰役中,被叛軍的人埋伏誅殺。

蕭明對她一直忠心耿耿,這次竟然……

一想到蕭明對她的好,她心就鈍痛鈍痛的。

「月兒?」

「沒事,珏哥哥,你該好好休息。」

雲挽月拍了拍他的手背,起身說:「我去找靖王!」

這事兒,她一定要讓靖王付出代價。

若不是夜非墨這男人躲在後面做縮頭烏龜,讓她的男人打頭陣去剿滅叛軍,受傷的怎麼會是她的男人?

可氣!

她握著拳頭,氣勢洶洶大步就走。

看著雲挽月的背影,秦暮雪淡淡收回目光,這才看向了榻上正在休息的夜天珏。

「殿下,可有什麼身體不適,我可以給你尋個大夫過來……」

「暮雪。」見她要走,夜天珏連忙喚住她。

秦暮雪不解地看向他。

「你……想不想做本宮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