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還血

A+ A- 關燈 聽書

第237章還血

什麼?

慕雪柔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她腦子有些懵,明明每個字她都知道是什麼意思,怎麼連在一起她卻聽不明白了呢?

夏侯銜這句話…什麼意思?

夏侯銜的眼睛已然看不出神色,然而他身上卻有一種悲天憫人之感,只是憐憫的是慕雪柔還是他自己便不得而知了。

「唉…」夏侯銜嘆了口氣,他一手撫上慕雪柔的臉頰,「你既已要了離兒一碗心頭血,那如今我就替離兒再將血取回,這很公平,對不對?」

夏侯銜聲音依舊輕柔,只是說出來的話卻讓慕雪柔牙關不住的顫,甚至蔓延至全身,她渾身打著擺子,不停的搖頭,「不不…王爺,不是那樣的…」

「噓,」夏侯銜食指立於慕雪柔的唇前,像是怕嚇到慕雪柔一樣,嗓音輕柔的不像話,「不要說話,現在省些力氣,等會不會受太多苦。」

那樣子,體貼入微。

「來人…」夏侯銜一瞬不瞬的看著慕雪柔的雙眼,手指還在她的臉頰摩挲,仿若在撫摸一件稀世珍寶。

「王爺。」侍衛長再一次上前領命,他其實很不想出現,今天先是聽到前王妃的一些事情,現在側妃這邊又出事,今日看來真的不宜當差。

「去廚房拿只海碗來,再取把鋒利的匕首,鈍了柔兒會痛。」夏侯銜平靜的命令道。

「是。」這次侍衛長一刻都不敢停頓,剛剛差點被王爺嚇死,他可不敢再出差錯。

地上的慕雪柔抖著身子往後縮,她不要,她不要放心頭血,那樣會痛死的啊!

「王爺您聽我說,碧衣說的不是實話,您不是已經懲罰她了嗎?您是相信我的對不對?之前…之前我冒充離姐姐是我不對,我已經知道錯了,您不要再…再生氣了好不好?碧衣說的都不是真的,您相信我啊!」慕雪柔一邊哽咽一邊說,她一定要說服夏侯銜,不然在她心口剌一刀,她擔心自己撐不住啊!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鬼知道容離怎麼做到的,她可不成!

「不怕,」夏侯銜好脾氣的輕聲安慰,像是安慰孩子般耐心,「很快就會過去的,當時離兒取血時你沒在,她可是一聲都沒吭,你也可以的對不對?欠了別人的總要還回去才是,我們柔兒不會那麼不懂事的,是不是?」

「不…我不…」

慕雪柔還欲再說,可夏侯銜的手突然扣住她的後腦,倏地一下將她拉到眼前,額頭挺住她的,整個臉都猙獰了起來,「事到如今,你以為還能由得了你嗎?」

一字一字,似從牙縫中擠出,哪怕他的雙眸已看不出任何情緒,可那撲面而來的恨意,還是讓慕雪柔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

無邊無際的涼意席捲慕雪柔的全身,她感覺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冰凍一般動彈不得。

腦後的大手死死控制著她,慕雪柔現在連跑都跑不了。

當然,周圍一群侍衛在,她就是想跑都不可能。

侍衛長很快取來了碗和刀,看著如同鬼怪般的夏侯銜,他一個大男人心頭都有些發顫,「王爺,東西取來了。」

夏侯銜沒說話,只是伸出手去。

侍衛長連忙將手裡的東西遞了過去,夏侯銜快速點了慕雪柔兩個穴道,讓她動彈不得。

慕雪柔雙眼滿是驚恐之色,她動不了了!

夏侯銜慢條斯理的解開她的衣襟,當著眾人面就要為她寬衣。

這群侍衛哪裡敢看,連忙轉過頭去,生怕慢一點看見什麼不該看的東西。

慕雪柔臉色蒼白,既有嚇的也有氣的,夏侯銜當真一點兒情面也不講了,在這些人面前就將她的衣物除去,若她死了便罷,若是還有何臉面見人?

夏侯銜這是要逼死她啊!

可不管慕雪柔如何想,夏侯銜都是不知道的,哪怕就是知道也不會在意。

很快,慕雪柔的心口處已經露出,夏侯銜拿起一旁匕首看了看,鋒利的刀刃泛著點點瑩光。

慕雪柔呼吸變得急促,她真的怕了,心口取血只想想便知道會有多痛,可是她不但躲不了甚至連話都說不出。

夏侯銜目光專註的看著刀尖,他近乎虔誠的手執刀柄,比了比心口的位置,緩緩拿著刀刺向慕雪柔的心臟。

刀尖刺入皮膚時受到了些阻力,即便再快的刀,透皮而過總要費些力氣,待刀下的感覺一空,那便是尖刀的刀刃已刺了進去。

痛!

銳利的疼痛直襲慕雪柔的大腦。

她眼睛微凸,腦門上迅速蒙上了一層薄汗。

剛剛被點住的穴道阻止了慕雪柔的任何動作,再痛她也只能生生忍著。

慕雪柔感覺身體像要整個的裂開,面色極速變得慘白,她的眼睛開始模糊,看不清楚周圍的一切。

血腥味瞬間湧進嘴裡。

夏侯銜的動作絲毫不見遲疑,用力將刀柄往慕雪柔的心臟處一推,另一隻手拿出旁邊的海碗置於刀鋒下。

「滴嗒,滴嗒……」是血從心臟處,沿著刀峰落進碗的聲音,極快極脆。

刀峰,早已血紅一片。

夏侯銜目不轉睛的看著手裡的碗,因他捅的足夠深,血線漸漸匯成一小股流了下來,不出片刻碗底已經被掩蓋。

血越來越多,夏侯銜有些出神,他自己都不知在想些什麼,心下空落落的,那滋味不似疼痛卻難受之極。

夏侯銜感覺自己已經麻木,他更像是個旁觀者,冷眼看待正在發生的一切,心中再也沒有一絲情緒。

怒火早已消失,他的眼睛漸漸恢復清明。

可眸中的神采,也隨之消失。

一碗的血並沒有多長時間便已取完,夏侯銜將碗放下,刀上的血還在不住的往下流,坐著的慕雪柔早已失去意識,她雙目緊閉,臉上唇上一絲血色也無。

若不是鼻端那若有似無的呼吸,當真會讓人以為,她已經死了。

夏侯銜從身上掏出帕子,掖著刀刃將刀抽出,他之所以幫慕雪柔捂著,是怕拔刀時血濺自己一身。

「將她送回去。」夏侯銜端起碗來,再也不管坐在地上的慕雪柔,消失在前院眾人眼中,不見蹤影。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