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你丫有病吧?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51:02
A+ A- 關燈 聽書

第238章你丫有病吧?

侍衛長風中凌亂,王爺這就走了?

丟下這麼一個爛攤子?

他看著坐在地上,胸口嘩嘩呲血的慕雪柔,眼角直跳。

這玩意兒要怎麼辦啊?

侍衛一把拉旁邊的小侍衛,「你去,給扛回走。」

「為什麼是我?」旁邊的小侍衛哭喪著臉,怎麼這事落他頭上了?

「哪兒那麼多廢話,我是領導,讓你去就去。」侍衛長拿出領導的架勢,外加吹鬍子瞪眼嚇唬他。

小侍衛認命的走了過去,他在一處站定想了又想,怎麼抗呢?

「快點,愣什麼神兒啊!」侍衛長一抬腳踢在他屁股上,辦個事磨磨唧唧的。

小侍衛揉著屁股,一臉的怨念,小聲嘟囔,「去就去,踢人幹啥。」

來到慕雪柔身前,因為她被封了穴道,下面這群侍衛功夫又不如夏侯銜,是以根本沒人能解開,慕雪柔坐的姿勢跟思想者的雕像差不多。

小侍衛左右比劃了比劃,最後只得攔腰將她扛起,送入雪羽院。

人是送到了可侍衛長著實頭疼,柔側妃都成這副樣子了,是叫人醫治還是不叫人醫治。

若是不叫人,他日王爺萬一怪罪下來錯處便在他身上,若是叫人醫治,不管有效無效,往後王爺總拿不住他的錯處才對。

最後還是吩咐手底下的小兵去請府醫,反正他只做職責內的事情,其他事情,他可不擔那個責任。

只是他不知道,今日這個決定,在不久的將來,會對端王府造成怎樣的損失。

與此同時,老老實實在容府待著的容離,沒想到夏侯銜會再次登門。

容離正在屋裡乘涼,現下的天氣太熱,丞相府中將存著的冰拿了出來,放在各主子屋中,悶熱的屋子瞬間涼爽了下來。

幾個丫頭在屋子裡翻繩、繡花,她坐在一旁看著夏侯襄帶給她的遊記,這本書里記載的各國地貌、民俗、文化十分詳盡,她看得興緻正濃。

就在這時,芽兒射門外跑進來,這丫頭一向內院二門來回跑,是個閑不住的小丫頭,她嘴甜腿勤,在府里頗得管事婆子們的喜愛。

芽兒一進屋,先是行了個禮,然後脆生生的開口,「稟小姐,端王爺在門外求見,手裡還端著一個大海碗。」

邊說還邊比劃碗有多大。

「端王爺端著碗在咱們家門口?」容離不確定的問道,這丫頭確定沒傳錯話?

「嗯嗯。」芽兒使勁點了點頭。

「什麼情況?要飯來了?」容離有些疑惑,小聲嘀咕了一句。

恕她腦洞小,端碗上門除了要飯,她還真想不出別的理由。

一旁的丫頭們聽得『噗嗤』笑了出來,端王來要飯,主子怎麼想出來的。

小桃笑著說道,「小姐,您可不能胡說。」

容離輕笑著挑了挑眉,看向芽兒,「碗是空的還是有東西?」

芽兒想了想,「聽門房說是一碗紅色的東西,奴婢也不知道是什麼。」

紅色?

容離想了想,她倒是有些好奇。

合上手裡的書,容離起身準備去看看,這次夏侯銜又要出什麼幺蛾子。

小桃和倚翠對視一眼,兩個人都是在王府待過的,自然不喜端王,此次過來更是不知打的什麼主意,她們可不能讓小姐再受到傷害。

容離帶著一群丫頭浩浩蕩蕩的來到了前院,門房見容離來了,連忙行禮,「小姐。」

「將門打開。」容離抬了抬下巴。

門房麻利的打開大門,外面正中站著的正是夏侯銜,他身後站了一圈看熱鬧的人。

今年奇事多,容府天天有。

他們發現只要沒事來容府附近轉轉,總能有不同的收穫。

容離邁步出來,與夏侯銜相對而立,目光看向他手裡的海碗,她嘴角抽了抽,這東西怎麼那麼像——血?

「離兒。」夏侯銜本來無神的目光,在容離出現的那一剎那恢復了神采,他欣喜的看著容離,終於又再次見到了她。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請叫我容離或者容小姐,咱們不熟,謝謝。」容離淡淡的開口說道,並不理會夏侯銜眼中喜悅的光彩。

夏侯銜眼中的逛黯淡了些,他輕輕嘆了口氣,隨後將手中的碗往容離面前遞了過去,「容…容小姐,這個…給你。」

容離挑眉,「這是什麼?」

這東西,像能送人的嗎?

「慕雪柔的心頭血。」

夏侯銜此言一出,身後的圍觀群眾都驚訝了,慕雪柔是端王府里的側妃,這他們知道,端王今日鬧的是哪出?

將自己側妃的心頭血獻給前王妃。

這是在表忠心嗎?

所有人瘋中凌亂,包括容離。

容離沒忍住朝天翻了個白眼,「你丫有病吧!」

送血來給她,她是喝啊還是用啊?

以為她是吸血鬼嗎?

「當日,慕雪柔自行服毒,是為了要你性命,今日,我替你報仇,取了她的心頭血來給你,總不能白白便宜了她!」夏侯銜的語氣漸漸狠厲,慕雪柔那個賤人!

容離嘴角抽了抽,「她連服毒的事都暴露了?」

也太不小心了吧?

「你知道?」夏侯銜倏地瞪大了眼睛。

「不知道,不過猜也能猜得出,好端端的餘毒複發,又好端端的只能要我的心頭血當藥引,想不知道她自己服毒都不成啊。」容離聳聳肩,這麼明顯的事情,很難猜嗎?

「那你為何當時不說?」夏侯銜有些接受不能,他沒想到容離當時便想到了。

「說什麼?」容離瞟了他一眼,「你會信嗎?」

他當時會信嗎?

當然不會!

夏侯銜身形晃了晃,如果當時容離這麼跟他說,他會如何?

他一定會認為容離滿口胡言,慕雪柔怎麼會像她說的那般?

她應該也正是知道這一點,才會選擇默默不語。

他虧欠了離兒太多、太多…

容離見他像遭雷劈似的,便不欲與他多言,看來夏侯銜是腦子有病,還不輕。

「端王爺請回吧。」容離說了一句,轉身邁進門中,她知道碗里是什麼就成了。

「離…容小姐,血。」夏侯銜急急上前兩步,舉著手中的碗。

「我要這玩意兒沒用,你自己留著吧。」容離再次翻了個白眼,不行,她以後不能再見夏侯銜了,不然老翻白眼,她眼睛受不了。

吩咐門房關門,徹底隔絕門外夏侯銜的視線。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